逆鱗

逆鱗 第一百八十八章、萬龍赴死!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桶一樣的大。 它朝著那大桶衝去,想要將大桶衝破,想要把困守在裡面的李牧羊給救出來。 轟—— 火鳥沖向了那巨桶,那金色大桶去紋絲不動。倒是火鳥尾巴上燃燒著的火焰減弱了不少。...

? 第一百八十八章、萬龍赴死!

「哤哞阿嗡嘛呢哞——」

梵音威嚴,陣法肅殺。

無數的金字字體和金色符號繁瑣花紋堆積在一起,組成了一堵堵巨大的金色圍牆。

這些圍牆從四面八方聚攏而來,以李牧羊為核心,轟隆隆的拼湊在一起,嚴絲合縫,組成了一個密不透風的方形鐵桶。

李牧羊被方形鐵桶困守在中間,四面八方無出逃之路,天上地下無生存之機。

在李牧羊進入鐵桶之後,那梵音的速度突然間加快,那金色的字體旋轉的也更快。就像是它們都是活物一般,眼見大勝在望,大敵將誅,於是吟誦的更加熱烈起勁兒,旋轉的也更加激情勇猛。

更多的金色字體和符號從那石頭小徑裡面涌了過來,然後鑽進那方塊的鐵桶上面消失不見。每消失一個字體或者一道符號,那鐵桶上面的金色就會加亮一分。

現在的方塊鐵桶已經金光閃閃,就像是懸浮在峽谷上空的一輪驕陽,照耀的人眼睛根本就難以視物。

「怎麼會這樣?」陸契機一臉驚詫的看著那如洪水般涌過來的金色字體以及將李牧羊包裹其中的金色大桶。「這屠龍峽谷是一個巨大的陷阱,這整個浮屠城就是一個封櫻當有任何龍族誤闖進這屠龍峽谷,看到同伴的鮮血和被砍掉的頭骨都會勃然大怒,殺心大起,因此喚醒高能大賢們設下的降龍禁咒。然後,整個浮屠城都活了過來,彙集全城之力來鎮壓和剿滅來犯龍族——」

想通了這些環節,陸契機的心中不由得對人類的狡猾和兇殘大生惡感。

「那些混蛋傢伙,他們到底要做出多少骯髒事才肯罷休?他們的心到底有多麼的黑暗多麼的邪惡,才會無所不用其極的——屠龍?」

陸契機握緊的拳頭輕輕的抖動著,臉上浮現迷惑哀傷的表情。

「自己的堅持,到底是不是正確的?或者——真正的滅亡,才是他們最終的歸屬?」

李牧羊很痛苦。

頭痛欲裂,七竅流血,身體裡面的血液沸騰狂竄,隨時都有可能突破身體的束縛而四處狂噴一般。

龍血性熱,現在他感覺到自己的血液已經燃燒起來。它們在體內流敞一遍,就等於用一把沾著鹽水的鞭子給全身的經脈翻過來抽打一遍。

痛!

痛徹心扉,痛入骨髓。

比世間任何一種疼痛都要更加痛苦一些。

不僅僅是身體的疼痛,就連靈魂也在不停的掙扎扭曲著。

那焚音是專門針對龍族而設,每一次吟誦都讓李牧羊痛不欲生死去活來。

它們是利劍、是匕首、是死神的鐮刀,是世間最鋒利的殺器——

它們聽起來越是莊嚴大氣,對李牧羊的傷害也就越發的深重慘烈。

它們聽起來越是急促威猛,李牧羊就越是難以逃離和躲避,只能一次又一次的——經歷如天雷擊打在頭頂天靈蓋一般的痛苦。

那是把李牧羊的靈魂從身體裡面抽離,然後針對靈魂進行著最慘絕人寰的刑罰和詛咒。

讓們讓李牧羊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讓李牧羊生不如死。

李牧羊被折磨的瘋了。

他的雙手捂著腦袋,拚命的用腦袋去撞擊那金光閃耀的牆壁。他的腦袋裡面生滿了噬腦蟲,那些蟲子正在拚命的吸食它的腦汁,在撕咬他腦內的腦槳和血管。

他要把腦袋撞破,他要把它們撞死。

那些牆壁是由金色的字體和符咒凝結而成,但是當李牧羊用自己的腦袋擊撞過去時,卻會發出『鐺鐺鐺』的響聲,就像是江南靈隱寺的鐘聲。

江南。

靈隱寺。

李思念。

那是多麼悠閑美妙的時刻,那裡有他最至愛的親人——

想到這些的一剎那,李牧羊的心神才有一瞬間的清寧。

很快的,那些符咒以更加兇猛的姿態碾壓過來。

李牧羊目眥盡裂,拳打腳踢。

他不再像一個體面的人類,更像是一頭瘋狂的野獸——

李牧羊瘋了。

入魔了——

變成厲鬼——

李牧羊時而化身為龍,時而又變幻為人。

不管是為人還是為龍,都是痛苦之極,生死無依。

在梵音的吟誦之中,那方形的金色鐵桶還在不停的束縛,不停的縮校

它們不斷的擠壓李牧羊活動的空間,它們要把李牧羊給擠成肉餅、擠成肉渣,榨出它的鮮血,然後將它形神覆滅——

「藹—」

「吼——」

「藹—」

「吼——」——

李牧羊寧願把自己放在氈板上切,寧願放在油鍋里炸。

肉體上的痛苦他可以承受,但是靈魂受到的痛苦,卻比割肉挖心還要讓人難以承受。

聽到那響徹峽谷的悲嚎,那幻化為龍時的嘶吼。

陸契機的拳頭握得越來越緊,額頭已經出現細密的汗珠。

她的眼睛裡面閃現出紫色的火焰,又被她強行壓下。

很快的,又再一次的燃燒起來,比上一次更加的熾烈和雄壯——

「李牧羊——」陸契機的聲音低沉,眼眶紅潤。「李牧羊——這就是你的宿命嗎?那我的宿命又是什麼?」

「我的命運是你。」陸契機聲音清朗的說道:「就算是死,你也只能死在我的手裡。」

陸契機的手心出現一隻幼小的火鳥,它猛地將那火鳥推了出去。

火鳥轟的一聲炸開,身體變得和那金色的大桶一樣的大。

它朝著那大桶衝去,想要將大桶衝破,想要把困守在裡面的李牧羊給救出來。

轟——

火鳥沖向了那巨桶,那金色大桶去紋絲不動。倒是火鳥尾巴上燃燒著的火焰減弱了不少。

火鳥氣憤之極,再一次朝著那金色大桶沖了過去。

一次——

兩次——

三次——

直至火焰漸弱,體力全失。然然逐漸的熄滅,消失在這峽谷的上空。

降龍禁咒專門針對龍族而設,其它的攻擊對此無效。

金色方桶越來越小,李牧羊存在的空間也越來越校

方桶的四周邊角,滲出紅色的血絲。

先是一滴一滴,然後是嘩啦啦的向下狂#泄——

那些鮮血滴落進峽谷底部的紅色血池裡面,紅色的血池蕩漾起一滴滴的漣漪,當更多的鮮血掉落進來時,那血池開始有了巨大的反應。

它們憤怒了。

它們咆哮起來。

它們掀起巨浪,然後朝著那金色的方桶拍打過去。

轟——

血池裡面,有一道紅色的影子朝著那金色的大桶撞擊過去。

砰——

金色大桶發出巨大的聲響,但是仍然保持著固若金湯的狀態。那紅色的影子轟然倒塌,化作滴滴血水掉落在血池。

砰——

山野的頭骨裡面,竄出一條巨大的青色身影朝著那金色大桶撞擊過去。

青色身影四分五裂,它所依存的骨頭也嚓嚓的斷為粉沫。

砰砰砰——

無數的巨大幻影騰空而起,有死無生有去無回的去撞擊著那金色的大桶。

君王有難,萬龍赴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