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八十七章、降龍禁咒!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3-11 09:54  |  字數:3615字

第一百八十七章、降龍禁咒!

鳳舞龍吟,廝殺慘烈。

鳳凰之心還在不停的吞噬屠龍峽谷裡面的光明能量,除了那兩頭燃燒著羽衣的鳳凰帶來唯一的光亮,峽谷裡面漆黑一片根本就難以視物。

即便是那兩隻火鳥燃燒時的火焰,也在瞬間釋放的同時被那鳳凰之心給吸納了過去。

鳳凰之心是世間至純至烈的能量體,沒有什麼東西能夠抗拒它們的融合需要。

兩隻火鳥的纏繞越來越緊,束縛越來越死。

此大招名為『雙鳳朝陽』,以雙鳳斗龍的格局來將李牧羊化身的黑龍給圍困滅掉。

陸契機和李牧羊纏繞相殺萬年,是世間最懂得李牧羊能力特性的對手。她知道用什麼樣的方式才能夠真正的解決這場爭端,真正的做個了結。

一生一世,生生世世。它們由肉體打成能量體,最終又轉世重生——

這種日子何時是個頭啊?

陸契機也覺得無趣之極,實在是心生疲憊了。

可是,即便如此,她也仍然沒有太大的把握——

陸契機的臉色嚴肅之極,雙手高高的托舉著鳳凰之心,用《大涅磐術》來催動它吸納周圍的光亮。

剛才的鳳凰之心是白玉微瑕,純粹白潔的碧玉裡面挾裹著細細的紅色血絲。

隨著那兩隻火鳥的戰鬥消耗,鳳凰之心裏面的紅色血絲越來越少,也越來越淡,看來都快要消失了一般。

等到那些紅色的血絲全部消失,證明鳳凰之心裏面儲藏的光明能量將全部用完,那兩隻用來幫助陸契機戰鬥的火鳥也將消失不見。

這是陸契機不願意看到的場景,她希望在光明力量使用完之前解決掉這場戰鬥。

吼——

李牧羊長哮出聲。

在火鳥就像是吸血蛭一般的纏繞在他的身體不肯下來時,他的身體也在不停的旋轉。

他張開大嘴去撕咬火鳥的尾巴,他揮舞著尖利的龍爪去抓破那火鳥的身體。他狠狠地甩動著尾巴,一次次的將那兩隻火鳳給打出去,然後它們又一次朝著李牧羊龐大的身體沖了過來——

黑暗降世,巨龍騰空。

兩隻火鳥猶如兩團火焰,以王者姿態來誅殺巨龍。

巨龍更加兇猛,以肉體之軀對無形之態,一次又一次的將它們咬斷,一次又一次的將它們打飛——

可是,巨龍終究有乏力的時候,有不耐煩的時候。

吼——

它一聲又一聲的長嘯,巨大的龍體開始縮小,然後它變得和那兩隻火鳳一般的大小模樣。

糾纏、戰鬥、飛出去,又衝過來——

「去死吧。」

李牧羊突然間嘶吼出聲,龍體瞬間恢復成人型。

他的身體漂浮在空中,在他的雙手之中,各抓著一隻火鳳的脖頸。

那是能量體的核心,是沒辦法脫離和受損後沒辦法立即恢復生長的位置。只有抓住那裡,李牧羊才能夠真正的控制這兩隻火鳥。

那兩隻火鳥落在了李牧羊的手裡,它們悲傷的慘叫,拚命的掙扎,可惜,卻難以動彈分毫——

火花飛濺,就像是它們身上拋灑的鮮血。

李牧羊血紅色的的瞳孔一眨不眨的盯著陸契機,冷聲說道:「萬年以前,你沒辦法用這一招殺死我。現在,你更不可能用這一招殺死我——你太弱了。」

話音剛落,李牧羊突然間張開嘴巴,硬生生的將那兩隻火鳳給一前一後的吞進了肚子里。

咕咚咕咚——

它的腹部鼓起又落下,落下又鼓起。

如此反覆幾次就趨於平靜,那燃燒著的火鳥巨大的能量體落進他的肚子里竟然也沒有帶來什麼太大的後遺症。

李牧羊打了個飽嗝,那兩隻火鳥的味道還是不錯的,吃了之後精力充沛,腹部有著強烈的飲脹感。胃部也曖曖的,很貼心。

他的視線再次轉移到了陸契機身上,說道:「你殺不了我。以前殺不了,現在殺不我,以後更殺不了——誰也沒辦法阻擋我前行的腳步。我要做的事情,就一定會做到。」

「是嗎?」陸契機的雙手收了回來,小嘴微張,將那顆處於純白透明狀態的鳳凰之心給吞咽進去。「數萬年來,我沒能殺了你,你也沒能做成你想要的事情,不是嗎?」

「所以,你該死——」李牧羊的眼睛紅了起來,一隻手掌輕輕的伸在空中。

嗖嗖嗖——

斬龍台上的石案上,那巨大的混沌斧開始顫顫巍巍的抖動起來。

李牧羊猛地招手,那混沌斧飛舞盤旋著化作一條光球跳到了李牧羊的手掌裡面。

李牧羊手持著巨大的混沌斧,眼神冰冷的盯著陸契機,說道:「你想要一個真正的了結,我給你——」

陸契機眼神清明,深深的看了一眼李牧羊。

「既然如此,我就再陪你死一次吧。」

陸契機說話的時候,眼裡紫火再現,就連她的身體也跟著燃燒起熊熊的火焰。她的整個身體被紫火包圍,就連頭髮也跟著燃燒起來。

鳳凰涅磐!

鳳凰投身天火,浴火重生,獲得新生。

但是,以陸契機現在的修為境界,根本就沒辦法達到涅磐境,也根本就沒辦法獲得新生。

她這是催動體內的真氣,將它們煉就成天火。

然後強行涅磐,用身體自爆的方式來傷害李牧羊。

這屬於典型的傷敵八百自損一千的自殺式襲擊。

「你這個瘋子。」李牧羊憤怒之極。這個女人還真是執著,為了殺死自己什麼事情都幹得出來。甚至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

他將自己的力量灌注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