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歷史軍事

逆鱗 第一百七十九章、被我俘虜!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面的鳳凰之心就自然而然的生出抗衡力量。她也在潭水之中獲得重生。 正當她一路遊行,準備進入更深一些的地方看看時,卻有一隻威力強大的三眼冰蟾前來騷擾。 她沒有和其游斗,而是速度迅捷的朝著更...

?

第一百七十九章、被我俘虜!

「我怎麼就死了呢?我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做過啊,我還有好多東西沒有吃過埃我要是死了我爸媽怎麼辦?等到他們老了誰來給他們養老送終?我要是死了李思念怎麼辦?她要是嫁給一個好吃懶做整天喝酒**還打她罵她的男人,誰來保護她照顧她?燕相馬肯定是不行的,他也不是什麼好人。我連個媳婦都沒有,我們李家要絕後了——」

李牧羊傷心欲絕。

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比死亡更加難過的事情?

比死亡即!將來臨更加痛苦的是,你還沒有任何準備,死亡就已經降臨——

你只不過是跳了一個湖遊了一個泳遇到一隻癩蛤蟆鑽了一道小門,然後你就死了——

越想越是傷心,眼淚順著臉頰滑落。

陸契機手握長劍,眼神冰冷的盯著坐在地上哀嚎的李牧羊。

「這個白痴。」雖然她嘴裡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但是她看向李牧羊的眼神已經表達出了她的情緒態度。

原本長劍的劍尖是頂在他後背心臟的位置,只要陸契機稍微用力,就可以刺穿他的心臟,讓他成為一個徹徹底底的死人。

但是當李牧羊突然間倒地的時候,劍尖自然就脫離了他心臟的要害部位。

就像是李牧羊在刻意躲避一般。

陸契機的劍尖下移,又把劍刃放在他的脖頸位置,聲音冷淡沒有一絲煙火氣息,說道:「你沒有死。」

「我沒死?」李牧羊大驚。他滿臉驚喜的看著陸契機,說道:「難道我不是個死人?我還活著?我們這裡不是鬼王殿?」

「你沒有死。這裡也不是鬼王殿。」陸契機再次說道。她討厭說廢話。可是這個社會上的大多數人說的大多數話都是廢話。

她改變不了自己,更改變不了別人。這是她和這個世界的矛盾。

她討厭這個世界,討厭這個世界給予自己的束縛。

「我怎麼會沒死呢?」李牧羊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從那白玉石地板上爬了起來,無視陸契機放在自己脖頸上的長劍,隨意的走來走去,打量著這華麗空曠卻又威嚴赫赫的大殿,說道:「我沒有死的話,這裡是什麼地方?我們怎麼會在這裡?」

「你為什麼會來這裡?」陸契機寒聲問道。

陸契機受楚潯之邀,兩人結伴出來遊玩。

看到這座寒潭之時,覺得此潭有些奇異。寒潭被金、木、土、火四殺困擾,是典型的四煞之地。

而且上面又有巨瀑澆灌,這是有名的『銀河落日』之格局,就像是在打壓阻擋什麼東西抬頭一般。一看就是經過高人精心設計的五行困局。

以寒潭的深度和廣度,以及周圍巨大灌木的年輪推算,這寒潭存在歲數足有萬年之久。

萬年以前,會有什麼人在這裡設下一個五殺困局?

他們想困的又是什麼凶物?

心生好奇之下,便和楚潯打了一聲招呼,率先跳下了潭水之中。

潭水冰冷刺骨,入水的瞬間就像是被萬針貫穿一般的痛苦。

但是,她的身體原本屬火,很快身體裡面的鳳凰之心就自然而然的生出抗衡力量。她也在潭水之中獲得重生。

正當她一路遊行,準備進入更深一些的地方看看時,卻有一隻威力強大的三眼冰蟾前來騷擾。

她沒有和其游斗,而是速度迅捷的朝著更黑暗的深處游去。

原本緊追不捨的三眼冰蟾感覺到又有新的獵物落水,只得放棄了追趕陸契機而去阻攔緊隨其後跳水的楚潯——

這也是楚潯和三眼冰蟾搏鬥,然後被聽到聲響的李牧羊林滄海千度三人聽到然後詢聲趕來的原因。

陸契機一直游到了潭底,然後從漏斗的最尾端鑽了進去。

啪——

她出現在了浮屠城的門口,然後進入這個讓她感覺到震驚的宮殿。

但是,李牧羊怎麼也跟著過來了?

難道,他也發現了這寒潭的奇特之處?還是說,他受到了什麼東西的招引?

「我太傻了。我為什麼要做出這種傻事啊?我為什麼要聽說你被癩蛤蟆吃掉之後就跳進了寒潭裡面。反正你平時又不喜歡我,我們之間又沒有什麼交情——你死了就死了吧,我為什麼要陪你一起死?」李牧羊仍然處在後怕和後悔的恍惚狀態之中,絮絮叨叨的說道。「要是知道我不在了,我爸媽一定會傷心死的。李思念也會傷心死,你害慘我了——」

陸契機眼神流轉,不動聲色的問道:「你是為了救我才跳下寒潭?」

「不然呢?」李牧羊猛然轉身,雙眼憤怒的盯著陸契機,生氣的說道:「如果不是為了你,我為什麼要跳進這寒潭?我為什麼要被那隻癩蛤蟆追殺?為什麼會落到這鳥不拉屎的奇怪地方?你說你好端端的,跑到這種地方來幹什麼?無名山那麼大,其它地方還不夠你去賞玩嗎?」

陸契機漂亮的睫毛撲閃,盯著李牧羊俊俏的面孔,看起來生氣卻又充滿了擔憂的眼神,兇狠的話怎麼也說不出來。

無論如何,他是因為自己跳下寒潭的,這個男生也不像自己認識的那麼討厭——

不,他仍然很討厭。他仍然該死。

不過,他也有讓人喜歡的一面。

譬如,他願意捨生忘死的跳下來救自己——

「我又沒讓你跳下來。」陸契機強硬的說道。不過,聲音卻是溫和了許多。也不似之前那般的硬邦邦的,堅硬的就像是石頭。誰撞上去都要磕出一臉血的模樣。「你又不是孩子了,你應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我當然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但是,你就不應該這麼做嗎?」李牧羊生氣無比的說道。「不要讓在乎你的人擔心,這難道不是一個善良的人應該具備的最基本品德嗎?你驕傲任性,又不在乎別人的感受甚至生死,你這樣的女人——我為什麼要跟著跳下來?我一定是腦袋進水了才做出這種事情吧?」

「你——」

「我什麼我?難道我說得不對?你不就是這樣一個人?」

「我的事情——」

「你的事情不需要我管是吧?我就是要管,我不管不行——」李牧羊說話的時候,大步朝著陸契機走了過來。

他的情緒變得無比激動,伸手抓向陸契機的肩膀,無比酷炫又深情的表白,說道:「我就是想要替你考慮,就是不希望你遇到任何危險,就是不想讓關心著你的我受傷難過——所以,把你手裡的劍丟下吧。你已經被我俘虜了。」

「——」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