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一百七十四章、邪惡氣息!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悔了。 就連林滄海和楚潯那樣的實力境界,進入寒潭之後也沒有討到任何便宜,被那隻三眼冰蟾給追得四處逃竄,最後用計把它引出來決戰。雖然不知道陸契機到底是什麼樣的修為境界,但是從她不可一世根本就不把...

第一百七十四章、邪惡氣息!

我們經常是腦袋一熱就做出某種決定,而當我們的腦袋冷卻下來后,就開始為那種決定後悔。

這就是熱起來膨脹冷起來又開始退縮的原理,課本上將這種現象形容為『熱#脹冷縮』。

冷!

冰徹入心,刺骨之寒。

當李牧羊的腦袋投入寒潭的那一瞬間,他感覺到自己的頭皮彷彿要炸開一般,就像是有一萬根銀針在一瞬間扎向自己的頭頂。

它的身體也仿若刀割,被一片片的凌遲。

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不再循環,也不再給他提供熱量和生機。

它就像是一個凍僵了的死魚,難以掙扎,更動彈不得。

「該死。」李牧羊在心裡狠狠地唾罵著說道。「我怎麼就跳下來了?」

李牧羊就是典型的『熱#脹冷縮』型性格,在被那一池冰水包裹起來時,他的大腦變得清醒起來,他也終於恢復了自由的意識——在有那麼一剎那間,他覺得自己的意識是被某種強大的東西給控制住了,渾渾噩噩,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做過了什麼。

聽說陸契機有可能葬贍時候,李牧羊簡直是傷心欲絕。心臟都像是被人挖去了一塊似的。想著無論如何也都要把她給救回來,救不回來也把屍體帶回來,帶不回來她的屍體就把那隻大癩蛤蟆的屍體帶回去——

他怕最終的結果有可能是別人跳下來把他的屍體帶回去。

李牧羊開始後悔了。

就連林滄海和楚潯那樣的實力境界,進入寒潭之後也沒有討到任何便宜,被那隻三眼冰蟾給追得四處逃竄,最後用計把它引出來決戰。雖然不知道陸契機到底是什麼樣的修為境界,但是從她不可一世根本就不把任何人看在眼裡的態度來看——應該比自己厲害一些吧?

以自己剛剛築基的那點兒三腳貓功夫,跳入寒潭之後不就是死路一條?

直到這個時候,李牧羊才開始后怕起來。

不僅僅是后怕,簡直是畏懼如蛇蠍埃再說,那隻修行千年的三眼冰蟾比他見過的所有蛇蠍還要更加厲害一些。

他可是見過那隻三眼冰蟾張開的巨型大口,它要是悄無聲息的游到自己的身後,然後一口把自己給吞掉,自己還當真沒有任何的反抗能力。

「為了一個傲嬌女人,為了一個處處栽贓陷害自己的傲嬌女人——我為什麼要做出這樣的蠢事啊?」

「她死了關我什麼事情?我為什麼要和她同歸於盡,不知道的人還以為自己和她之間有什麼姦情呢——死後的名聲多麼難聽啊,簡直難以接受——」——

因為對那未知的恐懼,導致了李牧羊開始胡思亂想起來。

反正他現在什麼事情都做不了,身體就像是被冰水給束縛住了一般。

李牧羊突然間想到了一件事情,自己竟然還能夠思考——

能夠思考,而且思維還相當的清晰。

證明自己的身體並沒有開始變得衰弱,而且能夠保持獨立的思維意識。

「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情況?」李牧羊想不明白。

他睜開眼睛看向四周,正如林滄海所說的那樣,潭底漆黑一片,就像是整個人浸泡在一個巨大的墨池裡面。水下世界沒有任何的透明度。

更要命的是,他才剛剛睜開眼睛,那一萬隻尖針的一部份就朝著他的雙眼眼球上面扎了過去——

此時此景,每一滴水滴都有可能是一根刺破他眼球的細針。

只是稍微睜眼,就像是整個眼球被人挖掉一般的疼痛。

他痛得趕緊閉上了眼睛。

「身體動不了,眼睛看不到,看來等待自己的只有死路一條——」李牧羊在心裡想道。

每個人的心中都有著強烈的求生慾望,李牧羊不想就這麼死了,不想被人『誤會』自己和陸契機有一腿所以殉情。所以,他必須要活著。

他動了動手指頭。

手指頭是可以動彈的。

「很好。」李牧羊給自己鼓勁兒。

他又握了握拳頭。拳頭也是可以活動的。

「太好了。」李牧羊激動不已。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在逐漸適應這水下的溫度。

等到他的手臂也能夠自由的活動,他就拚命的游泳——然後離開這該死的地方。

反正古人說過:君子報仇,一百年不晚。

他的身體趴在潭水中間,沒辦法下潛,也不會上福

可是,他沒辦法轉身。

他在等待身體恢復,或者等待那頭癩蛤蟆的身體恢復。畢竟,它剛才遭遇了林滄海和楚潯的聯合狙擊,怕是受傷不輕。

「呼——」

水波蕩漾。

李牧羊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也隨著那水波在輕輕的飄蕩著。

他的身體緊縮,巴不得縮小成為一隻細小的水蟲。他的心臟砰砰砰的跳得厲害,幾乎要從喉嚨裡面擠出來一般。

「呼——」

他的身體蕩漾的更加激烈,那讓人絕望至死的聲音也越發的臨近。

「死了。死了。這一次真的要死了——」

李牧羊雖然難以轉身,甚至連眼睛都難以睜開。

但是他心裡非常的清楚,那隻怪物就躲在他的身後。

他看不到它的身體,但是能夠感受到它的氣息。

李牧羊想象的到,那東西可能已經對著他張開了血盆大嘴——

他想多了!

那隻癩蛤蟆確實就藏在他的身後,那三隻醜陋又腥紅的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盯著他的屁股。

瘌蛤蟆看到竟然有人敢跑到自己的地盤來挑釁自己時,確實憤怒不已,暴跳如雷,張開大嘴就想來著把他給撕裂吃掉。

可是,當它確實要這麼乾的時候,卻發現有一點兒不太對勁兒——

什麼不對勁兒呢?

它發現自己沒辦法下嘴。

也就是說,它不知道是先吃掉它的雙腿還是吃掉它的屁股,或者轉到前面嚇他一跳,看一場滑稽好戲,然後一口吃掉他的整個身體。

不僅僅沒辦法下嘴,它甚至都沒有勇氣靠近,就像那個人不是個人,而是一個什麼危險的種族,就像是自己遇到了蛤蟆王族的天敵——在這隻癩蛤蟆的眼睛里,李牧羊的全身上下都散發出你別惹我老子可不是好惹的邪惡氣息。

可是,他確實是個人埃和那些被他追得東躲西藏的傢伙長得一模一樣。

雖然他長得更丑一些,連隻眼睛都沒有。自己卻有三隻眼睛,比他好看威武多了。

三眼冰蟾眨巴著自己巨大的三隻眼睛,醜陋的腦袋想了又想。

它得情緒也變得越來越憤怒,在李牧羊的身後不停的游來游去。

它很猶豫,拿不定主意。

一口吃掉,又沒有勇氣。

就此逃跑,又沒有骨氣。

「呱呱呱——」三眼冰蟾哇哇怪叫,忍不住用蛤蟆族的語言破口大罵:「日你仙人板板,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手機用戶請訪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