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一百七十三章、君子報仇!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來,我們大家合夥商量一番。看看有什麼辦法再次把那怪物給引出來。如果入水和其硬拼的話,我們只有死路一條」 楚潯掃了這邊一眼,視線再次轉移到了那寒潭湖面,聲音嘶啞的說道:「沒什麼好商量的。不是它死...

? 第一百七十三章、君子報仇!

很奇怪的感覺。

明明很討厭,明明恨得你死我活,明明一點兒也不喜歡她。

甚至李牧羊剛才還想著,要是那個女人被湖底的怪物給一口吞掉了,自己以後是不是就要了卻了一樁心事少了一個敵人?

可是,當那樣的事情當真發生在自己的面前,當陸契機當真要葬身怪物之口,當聽到千度的分析說她可能再也上不來時,李牧羊的大腦卻『轟』的一下炸開,即而一片空白,心臟就像是被人給挖走了一塊似的。

他覺得自己丟失了一件非常重要的東西,他覺得自己的人生已經不再完整。

「難道說」李牧羊不得不對自己的這種古怪感受進行猜疑,心想:「自己其實一直暗戀著她?所謂的劍拔弩張,其實是兩人的花式**相愛相殺?」

「絕不可能。」李牧羊這樣對自己說道。

千度沒有注意到李牧羊的古怪情緒,眼神一直放在那張開巨口不停地對著林滄海楚潯噴出寒氣的三眼冰蟾身上。

寒潭上空,林滄海和楚潯正在極力飛高,躲避那三眼冰蟾的寒氣侵襲。

倘若他們的身體被那冰冷氣息碰到的話,輕則凍傷皮肉,重則變成冰雕。

李牧羊說的沒錯,楚潯和林滄海都是用劍高手。

楚潯一劍揮出,天空出現一道耀眼的紫光。

紫光細長,足有十幾米長。

楚潯手握長劍,猶如握著一把十幾米長的紫色光劍。

他的身體騰空,長劍由上至下奮力疾斬。

那把長劍重劈而來,有斬斷山河之氣概。

漆黑的天幕之中,紫色是最明亮的光彩。

周圍的黑色被它熏染,周圍的元素被那彷彿正在燃燒著的光球所吸納。

長劍每下劈一分,它的長度便加長一尺,它的寬度也加快一丈。

當它即將落入湖面斬在那不停噴出寒氣的醜陋腦袋上的時候,已經成了一個讓人目瞪口呆的龐然大物。

轟隆隆

彷彿楚潯握著的不是名貴寶劍,而是一根擎天巨柱。

「紫氣東來。」

楚潯大聲喝道。

紫色巨劍斬在湖面之上,寒癱層被它給劈成了兩半。

嚓嚓

以那被劈開的縫隙為原點,大量的冰水溢了出來。湖面的冰層大塊大塊的破裂,然後快速的消融瓦解,然後沉入潭底。

林滄海出劍更是凜冽,沒有楚潯揮劍時那麼大的異像和動靜。

但是,當它揮出去的劍氣落入深潭裡面時,那潭水便霹靂啪啦的爆開,彷彿裡面被丟入了大量的硫磺火藥。

可是,那巨大的三眼冰蟾卻消失不見了蹤跡。

除了那飄蕩在湖面上的冰塊,以及那爆炸之後不斷起伏蕩漾的波紋,深潭再一次恢復了寧靜。

楚潯手持長劍,眼神警惕的盯著那深潭的湖面,隨時都有可能給予致命一擊。

林滄海的身形飛速,瞬間出現在了千度的身邊。

「這三眼冰蟾有千歲之齡,久居寒潭,受萬斤瀑布澆灌,成就鐵鑄鐵打之身。我們的劍氣根本就難以傷及他的外層皮肉。而且它又日夜吸納極寒之物,渴飲寒潭水,餓食寒潭裡面的魚蝦,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就連吐出來的氣體都有著讓人難以抗拒的寒冷,呵氣成冰,就連我都差點兒著了它的道,被它的一口氣給凍成人雕」林滄海眼神不善的盯著寒潭,出聲說道。他和楚潯聯手都沒能夠把這隻癩蛤蟆給做掉,對於極端自信的美男子來說心裡其實是有一點小失落的。

「水底如何?」千度問道。

「冰徹刺骨,要不是有真氣禦寒,早就在水下凍成冰雕了。」林滄海無限懊惱的說道:「而且水底漆黑如墨,就算我們的眼睛異於常人,也難以看到一丈之外。那隻癩蛤蟆無比的狡猾,來無影,去無蹤,時不時的給我們一個背後偷襲不是我和楚潯故意複習把它引出來,怕是根本就見不到它的真身。」

千度注視著那寒潭深思,說道:「牧羊同學說的不錯,就算剛才我們跳下去怕是也討不到任何的便宜。那隻癩蛤蟆在這裡面生活千年,對寒棠一草一石每一處地形都熟悉無比。它是這裡面的絕對統治者。我們想要在它的地盤裡面將其擊殺,怕是不太容易陸契機呢?她還在水底嗎?」

林滄海搖頭,說道:「我沒有見到她。倘若當真在水底的話,怕是」

接下來的話林滄海沒有說下來,不過意思清楚明白。

倘若陸契機剛才也在寒潭水底,而且直到現在也沒有露頭過。以寒棠溫度以及裡面的惡劣環境,恐怕人不是凍死就是被癩蛤蟆給吃了。

大家同學一場,雖然關係不睦,陸契機總是一幅把誰也不放在眼裡的驕傲模樣。但是想到以後有可能再也看不到她那種臭屁的模樣,林滄海的心裡還是有一些傷感的。

千度看向飛翔在半空中的楚潯,喚道:「楚潯,你下來,我們大家合夥商量一番。看看有什麼辦法再次把那怪物給引出來。如果入水和其硬拼的話,我們只有死路一條」

楚潯掃了這邊一眼,視線再次轉移到了那寒潭湖面,聲音嘶啞的說道:「沒什麼好商量的。不是它死就是我亡。多說無益,只是浪費時間而已。無論如何,我都要把契機救出來」

千度無奈,出聲說道:「這三眼冰蟾實力強悍,極難對付。而且我們幾人都不通水性,倘若它一直不願意出來的話,我們就很難把它給怎麼樣」

她轉過身來,對李牧羊說道:「所以,我們要按照牧羊剛才所講的,要尋找它的弱點找它的破綻,攻其不備,一擊斃命李牧羊?李牧羊人呢?跑哪兒去了?」

千度這才發現,一直站在她身後的李牧羊竟然已經消失不見了。

撲通!

在身邊不遠處的地方,李牧羊縱身一躍跳進了寒潭。

千度大急,喊道:」李牧羊,你這個白痴你剛才不是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嗎?」

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