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一百七十二章、三眼冰蟾!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性的打擊,力求一擊致命。」 「要是怪獸不出來呢?」 「怪獸不出來,林滄海和楚潯也一定會出來。」李牧羊說道。「那時候,是打是逃,他們心中應該有一個清楚判斷。咱們聽他們的決斷就好。」...

? 第一百七十二章、三眼冰蟾!

斷山即高且大,除了星空學院佔據的位置,其它地方都沒有進行開發和利用。請大家搜索看最全!的有些地方甚至人跡罕至,根本就沒有什麼人能夠找到那裡。

雖然斷山有屠龍仙人一劍斬山腰的傳說,但是那個故事的時代背景發生在數萬年前。

不說那故事的真假,在這數萬年的時間裡,時光荏苒,歲月流逝,斷山仍然保持著山頂平坦的形狀地貌。可是山中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巨大變化,多了什麼樣的奇怪鄰居,怕是只有這座大山才能夠知道。

星空學院地處孤山,可供學生賞玩的景點極少。所以,學生們就喜歡自發性的出門『探險』。

正如今天的李牧羊和千度林滄海一般,一方面是為了領略這斷山的大好風光,熟悉一下斷山的風貌地形。另外,也不無遇到一些奇珍異獸或者靈芝奇寶的想法。

李牧羊心裡就藏著打一隻宮山五彩雞或者斷山短腿兔去給師父夏侯淺白煲湯的想法。畢竟,夏侯師剛剛才送了自己一本道家秘笈《通玄真經》,師恩似海,而且他煲的湯聞起來很香湯裡面煮的肉也確實好吃。

有些奇珍異寶是可以滋補身體,甚至可以提高一個修行者的修為境界的。

神州大地,時常會出現那種大批量的修行者匯聚一地為了搶奪一件不出世的寶貝而大打出手血流成河的悲劇場景。

天才地寶,有緣者得之。萬一他們就是那有緣人呢?

李牧羊和千度林滄海乘興而游,一直朝著深山古林裡面走去。而且後面又有《鳳求凰》的牽引,沒想到竟然走到了這不知名之地。

更沒想到的是,還有人比他們走得更遠,而且是他們相熟的同系同學。

「楚潯怎麼跑到這裡來了?」千度好看的眉毛身微微的挑起,她的視線盯著瀑布下面的深潭,說道:「潭水裡面有什麼怪物?」

「看不清楚。剛才那怪獸只露出一個背部輪廓,卻沒有展露出真實面目。不過,楚潯實力不弱,以他的能力都被逼迫的如此狼狽,看來那東西極其厲害」

「確實很厲害,塊頭那麼大。」李牧羊出聲說道。他也看到了水潭裡面的那個巨大的黑影。在他的有限知識和眼界認識里,認為越大的東西就越是厲害。那個黑影很大,那頭怪獸自然就很強大。

正如他之前所騎坐的那頭鼉龍,雖然他最後受傷慘死,可是,他倒下去的龐大身軀都製造了一場雞鳴澤海嘯

楚潯一劍將那怪獸給驚跑,人在空中時自然也發現了李牧羊千度等人的存在。

他的臉色冷峻,只是眼神冰冷的朝著這邊掃了一眼,根本就沒有打一聲招呼,或者請求一聲支援,然後便手持長劍一頭扎進了那深不見底的寒潭之中。

「我們要不要出手幫忙?」林滄海出聲問道。

「即便是萍水相逢素不相識的路人,我們也不能坐視不理,更何況現在遇險的是同班同學,我們哪有不出手相助的道理?」千度聲音堅定的說道。「滄海,你在旁邊掠陣,我過去看看。」

林滄海不想讓千度去冒險,說道:「還是你在旁邊掠陣,我過去看看吧。」

不待千度同意,就已經拔劍朝著瀑布所在的位置飛了過去。

嗖!

林滄海的身體落入潭水之中,沒有帶起一點點的水花。

千度看了李牧羊一眼,說道:「你在此處留守,我也過去看看。這寒潭看起來有些古怪,我怕他們有危險。」

李牧羊一把拉住千度的手臂,說道:「不要著急。那怪物暫且沒有露頭,而且有楚潯和林滄海都是用劍高手,想必不會讓它討到什麼便宜。」

「再說,楚潯和那個陸契機形影不離。楚潯明明有機會逃生,卻又不管不顧的一頭跳進深潭裡面。證明那個陸契機也在潭水裡面以他們三人的功力,就是有龍也能夠屠得。」

千度轉身看向李牧羊的眼睛,視線緩緩轉移到他抓住自己手臂的大手上面,說道:「你害怕?」

「怎麼會呢?」李牧羊拚命的否認,說道:「身為星空學院的學生,早就將生死之事置之腦外。再說,我是夏侯師的弟子,要是臨陣逃脫,不是給師父臉上抹灰嗎?」

「那你把我抓那麼緊做什麼?」

「有嗎?」李牧羊趕緊鬆開自己的手,不好意思的說道:「我就是想著,咱們先在外面看看。知已知彼,才能百戰不敗。現在都不知道那深潭裡面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遭遇的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怪物,就這麼的貿然跳下去這是很愚蠢的行為。」

「你有什麼建議?」

「我們就在這裡看著,等到他們把那怪獸引出來,咱們倆就立即制定一個斬首計劃,針對怪獸的弱點進行針對性的打擊,力求一擊致命。」

「要是怪獸不出來呢?」

「怪獸不出來,林滄海和楚潯也一定會出來。」李牧羊說道。「那時候,是打是逃,他們心中應該有一個清楚判斷。咱們聽他們的決斷就好。」

「林滄海和楚潯要是也出不來呢?」

「那我們更加沒理由進去了。」李牧羊說道。「那麼多人進去都沒辦法出來,咱們倆進去不也同樣要被那怪獸殺掉?」

「」

「是不是覺得我這種做法太過殘忍了?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只要我們記住這個地方,記住是什麼怪物吃掉了我們的朋友以後,無論如何,我們都要殺掉它替我們的朋友報仇。」

「你還是害怕。」千度說道。「你怕我也走了你一個人在這裡太過危險不過,我贊成你的建議,我們先看看那池子裡面到底隱藏著一個什麼樣的怪獸吧。」

千度的眼神變得凜冽起來,眼神死死的盯著深潭方向,手裡出現那把用來吹奏《鳳求凰》的碧綠笛子,說道:「然後,一擊必殺。」

話音剛落,一個人影從深潭裡面鑽了出來。李牧羊看得真切,那是林滄海。

緊隨其後,又有一個人從深潭裡面鑽了出來。李牧羊也看得仔細,那是楚潯。

然後,深潭的水波開始震蕩起來,一隻巨大的醜陋的腦袋從深潭裡面沖了出來。

那隻腦袋實在是太丑太丑了,比李牧羊見過的最醜陋的生物還要醜陋一百倍,比還沒有變白之前的李牧羊要醜陋一萬倍

扁平的巨大頭顱、尖細的嘴巴頰骨。它長了三隻眼睛,左右兩側的眼睛向兩邊高高的凸起,就像是隨時都有可能爆掉眼球一般。

第三隻眼睛長在頭部中央,呈豎立形狀。那隻眼睛血紅一片,就像是被一片紅雲給包裹。

兩腮向兩邊鼓起,就像是臉頰兩側長了兩個大肉泡私的。

皮膚呈青褐色,腦袋上面長滿了大小不一的肉瘤。

不說觸碰,看著就讓人噁心不已。

「呱」

它張開血盆大口,對著飛舞在空中的林滄海和楚潯噴出一大口的白氣。

嘩啦啦

方圓數百米溫度驟降,就連李牧羊所站的位置也感覺到了一股股的寒意。

嚓嚓

濕潤的空氣開始凝結,被楚潯和林滄海帶到半空的水滴瞬間結冰。

更加讓人震驚的是,那被巨瀑不停敲打不湧入的深潭湖面竟然凝結出厚厚的冰層。那些冰球擊打在冰面之上,發出啪啪啪的響聲。

寒潭之中,除了那顆醜陋的腦袋還在不停的掙扎扭動,對著楚潯和林滄海噴出一口又一口的寒氣,整個冰面都被凝固住了。

瀑布定格、水滴定格,彷彿時間也在定格。

「三眼冰蟾。」千度低呼出聲,說道:「沒想到在這斷山之上竟然能夠找到三眼冰蟾斷山前面是花語平原,後面是怒江,原本就是奇花異獸聚集的地方。這隻蟾蜍竟然能夠長出第三隻眼睛,而且第三隻眼睛完全長開了,不是呈現閉合狀態,怕是足有千歲之久。」

「這是什麼怪物?」李牧羊驚呼出聲,說道:「千歲?」

對於一個只有十幾歲的少年人來說,『千歲』這兩個字眼實在太過遙遠也太過讓人震撼。

「情況不對。」千度說道。「林滄海出來了,楚潯也出來了。你剛才說楚潯和陸契機形影不離楚潯剛才有逃跑的機會卻不走,而是冒死再次衝進了寒潭。證明陸契機根本就沒有出來」

「陸契機」李牧羊一臉的驚詫,喃喃說道:「沒有出來?」

在這一瞬間,李牧羊很難形容自己的感受。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兒,他和陸契機第一次見面時,對方就對他特別的不喜歡。

後來同入一系,陸契機更是處處找茬,屢次三番挑釁陷害。

李牧羊感受得出來,她看向自己的眼神帶著一種難以形容的仇恨。

她恨自己,雖然那恨讓李牧羊很是莫名其妙。

可是,現在聽說她沒有出來,有可能葬身寒潭

李牧羊的眼眶紅了。

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