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逆鱗 第一百七十章、單獨談談!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他說自己才剛剛築基,我是不相信的。一個吹出音符都能夠幻化出異火的強者,怎麼可能才剛剛築基呢?你們倆打一場也好,我可以看看你們倆的實力到底如何了。看看誰能夠成為最後的贏家。」 千度豪邁的擺了擺...

? 第一百七十章、單獨談談!

風停了,雨歇了。

天空漆黑如墨池,點點繁星就是星海長河裡面落下的幾顆珍珠翡翠。

遠處巨樹騰空,近處草葉茂盛。

一片片花香被輕風吹拂過來,沁人心脾,讓人為之迷醉。

李牧羊坐在褐色大石之上,正一臉嚴肅的向站在他面前的兩個同學解釋著自己剛才的離奇遭遇。

李牧羊其實是有意識的。

在他能夠用一片樹葉熟練的吹出《鳳求凰》時,他就知道事情不太對頭了。

他確實能夠用樹葉吹出曲子,因為以前受傷受辱一個人去落日湖舔傷口的時候,就喜歡坐在湖邊摘一片樹葉輕輕的吹出一首又一首或憂傷或歡快的曲子。

當他吹出歡快的曲子時,他的心情會很難過。別人的世界那麼美好,為什麼就自己生活的這麼孤獨寂寞?

當他吹出憂傷的曲子時,他的情緒會更加的低落。這個世界已經讓人絕望了,就連音樂也這麼絕望,未來在哪裡?溫暖在哪裡?

後來,他就很少再吹曲子了。

可是,他從來都沒有吹過《鳳求凰》,甚至連聽都沒有聽過。

曲譜都失傳百年,他一個來自江南城的布衣少年怎麼會聽過《鳳求凰》呢?

他偏偏就吹出來了,而且能夠吹出那種前面歡快後面憂傷,最後變成悲哀絕望的調子出來。

那個正向他走來的白衣少女,他拚命的想去看清楚她的容顏

那一朵一朵的紫色火焰,是他體內燃燒著的委屈怒火和不死不休的痛苦掙扎

他知道,自己又出事了。

那東西又出來了。

根本就不受他的控制。

最致命的是,千度和林滄海全程見證了這一切。

李牧羊需要給他們一個解釋,他們相信不相信不重要,他們接受不接受最重要。

「夏侯師是你的師父?」林滄海一臉驚訝的看向李牧羊,出聲問道。老師和師父的區別還是很大的,老師是所有學生的老師,只要是願意聽夏侯淺白講課的學生都可以叫其『老師』。但是師父就不一樣了,只有李牧羊這種被收入其門下的人才可以稱其為『師父』。

如果李牧羊沒有說謊的話,李牧羊就是夏侯淺白功法的傳承,也是他身份地位的繼承者。

外面的人會因為李牧羊是夏侯淺白的學生而對他高看一眼,但是會因其是他的徒弟而不得不對他給予一定的尊重和畏懼。

「那是自然。」李牧羊一定肯定的點頭。「這種事情怎麼能撒謊呢?你們要是不相信的話等到我們回去你們直接去問夏侯師好了。不過,夏侯師是一個低調的人,他不希望這種事情被外界所知。」

「所以」林滄海的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個可愛迷人的笑意,說道:「你是準備用夏侯師來壓迫我們來幫你保守秘密嗎?」

李牧羊的眼神變得凜冽起來。

看來,事情有些麻煩埃

林滄海手握劍柄,臉上的嘲諷笑意越加的明顯,說道:「怎麼?你覺得我說得不對?」

「我說過,每個人都有秘密。」李牧羊一臉認真的看著林滄海,說道:「那些秘密原本是無害的,只要把它緊緊的鎖在內心最深處的角落就好了。可是,如果有人把它散播出去,卻是會死人的。很多人都會因此而死去。」

林滄海臉上的笑容不減,說道:「那麼,你覺得會死的人是誰呢?」

「林滄海」李牧羊聲音低沉的吼道。他的眼睛陰沉如頭頂的夜空,心裡的戾氣迅速上竄,隨時都有可能會一飆千丈。「一定要把事情做得那麼絕嗎?」

「李牧羊。」林滄海臉上的笑容終於消失了,那俊美無暇的可愛臉蛋上竟然也多了一幕幕的極其少見的火藥味。「你把自己變成一個怪物,然後用學院導師的名頭來威脅我們不要把這件事情說出去你要把事情做得那麼絕嗎?」

「我不是想要壓迫你,我只是說了一個事實。」

「什麼樣的事實?你是一個怪物的事實?還是你用夏侯淺白威脅我們的事實?」

「你是想要害死我嗎?」

「我更怕自己被你害死」

「林滄海」

「李牧羊」

一人手握劍柄,一人握掌成拳。

兩人不再說話,眼神碰撞間有刀光劍影在閃爍。

劍拔弩張,氣氛沉悶之極,隨時都有可能大打出手的可能。

「噗嗤」

千度嬌笑出聲。

她的眼睛笑成月牙,聲音清脆如百靈鳥輕啼。

千度看了看林滄海,又看了看李牧羊,問道:「你們是不是要打一場了?」

「」

千度雙手抱胸,在李牧羊和林滄海的面前走來走去,說道:「打一場也好。反正閑著也是閑著。林滄海不是一直想試試自己的《一氣萬妖斬》劍決到底修鍊到哪一層境界了嗎?李牧羊對了,我直到現在還不知道李牧羊的修為到底是到了哪一境了。他說自己才剛剛築基,我是不相信的。一個吹出音符都能夠幻化出異火的強者,怎麼可能才剛剛築基呢?你們倆打一場也好,我可以看看你們倆的實力到底如何了。看看誰能夠成為最後的贏家。」

千度豪邁的擺了擺手,說道:「打吧打吧,你們就當我不存在。」

「」

李牧羊看了林滄海一眼,鬆開了自己的拳頭。

林滄海面對千度時沒有任何的脾氣,也鬆開了握劍的劍柄。

「怎麼?不打了?」千度看看李牧羊,又看看林滄海,不無遺憾的說道:「我還想要看一場好戲呢。」

林滄海苦笑,說道:「我知道你不想讓我們打。」

李牧羊一臉嚴肅的看向千度,對著她深深的鞠躬,說道:「這一次,拜託了。」

「李牧羊,你要拜託我什麼?」

「」

千度看了林滄海一眼,說道:「讓我和李牧羊單獨談談。」

林滄海不無擔心的看了李牧羊一眼,千度明白他的心意,說道:「放心吧,他不是我的對手。」

「」

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