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逆鱗 第一百六十九章、斬斷音符!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所以,只要我們斬斷它的音符,李牧羊的病症自然可解。」 林滄海點了點頭,伸手握向劍柄。 他的身體騰空而起,繞著正處於瘋狂飛舞狀態的李牧羊旋轉了幾圈,終於找到了出手的機會。 「一...

? 第一百六十九章、斬斷音符!

李牧羊的身體飛舞在空中,雙手捧著樹葉還在不停的吹奏。

暴雨傾盆,越下越大,看起來就像是一幅魔獄景象。可是,這場大雨竟然沒辦法澆滅那些飄蕩在空中的紫色火雲。

狂風吹來,它們隨風飄蕩。

暴雨壓來,火苗萎靡下去,看起來搖搖欲息。卻又瞬間反彈,綻放出更加耀眼的光彩。

那些紫色的火雲在那黑蒙蒙的雨陣中飄蕩,仿若森森鬼火,恐怖之極。

在雨滴落下的瞬間,林滄海的身體四周出現了一道無形的氣罩,將那些雨滴給阻擋在外面。

千度的身體不見有任何異常,但是卻像是置身於一個透明無暇的琉璃器皿中似的。狂風難以吹亂她的長發,大雨也沒能淋濕她的衣角。

林滄海身體輕躍,朝著千度所在的方向沖了過來。

他用自己的身體擋在千度前面,急聲問道:「皇姐,李牧羊這是入了魔嗎?前段時間大家都傳言說他入了魔,看來這是真的——」

「休得胡言。」千度眼神冷洌,臉上若有所思的盯著在空中亂竄的李牧羊呵斥道。

「皇姐——」林滄海這才意識到自己失言,趕緊改口說道:「李牧羊不聽我們的勸告,現在怎麼辦?」

「他被魔音入體。」千度說道「心智已失,根本就聽不進我們說話。」

「那我們——」

「斬斷它的音符。」千度說道。

「斬斷音符?這有用嗎?」

「魔音之所以有蠱惑人心的作用,是因為它不停的對人進行催眠。那連綿不絕的音符就是自我催眠的根源。所以,只要我們斬斷它的音符,李牧羊的病症自然可解。」

林滄海點了點頭,伸手握向劍柄。

他的身體騰空而起,繞著正處於瘋狂飛舞狀態的李牧羊旋轉了幾圈,終於找到了出手的機會。

「一氣萬妖斬。破。」

清喝之中,天空出現一道白色的銀鐮。

那鐮刀的鋒銳對準了那飄蕩而出的紫火長龍,狠狠地斬了過去。

轟——

一陣巨響傳來。

就像是有巨大的光球爆炸開來,照耀得人難以睜眼。

大地一片雪白,很快又陷入了黑暗之中——

李牧羊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的是那無盡的星空和點綴在夜幕上面的星星。

星星的數量極多,而且看起來極其明亮,就像是散落在無垠河面上的黃色寶石。

有蟲鳴鳥叫,有泉水潺潺。

還有人的呼吸和那如馨如蘭的熟悉香味撲鼻而來。

李牧羊猛的起身,然後就和兩對眼睛碰了個正著。

黑衣少女千度和唯美少年林滄海正站在身前,一臉狐疑的打量著自己。就好像躺在地上的這具屍體——這個人是什麼妖魔鬼怪似的。

「你醒了?」千度笑著問道。

「是埃」李牧羊打量四周,自己正置身在一塊凸起的大石之上,四周沒有樹林,所以自己能夠沒有任何障礙的看到繁星點點。「這裡是什麼地方?」

「這裡是斷山山頂。」千度打量了一番四周,說道:「我也是第一次來,並不知道它是否有其它的名字。」

「我們怎麼會——」李牧羊努力的想了想,一臉疑惑的問道:「我們怎麼會在這裡?」

千度笑了笑,說道:「你什麼都不記得了對嗎?」

李牧羊點頭,說道:「我記得你用笛子吹奏《鳳求凰》,我聽的高興,就摘了一片葉子也跟著吹了起來——我記得我們吹得很開心,很盡興。後來我覺得自己的情緒越來越不好,就好像是有什麼天大的委屈難以訴說似的。後面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千度笑笑,說道:「沒事。你就是身體有些不舒服——休息一下就好了。」

林滄海終於忍不住說話了,說道:「李牧羊,你真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不知道。」李牧羊一臉無辜的搖頭,用手掌拍了拍額頭,說道:「什麼都不記得了。一覺醒來,發現自己躺在這裡,你們倆人用那樣的眼神看著我,我還覺得怪怪的呢。我是不是——又做了什麼很瘋狂的事情?」

「也不算太瘋狂吧。」林滄海摸了摸自己俊美的臉蛋,想起那滾燙的熱氣撲來的情景,說道:「就是有一點兒——和以前不一樣。李牧羊,你做了很多我覺得你不應該做出來的事情。當然,惡魔入體那樣的說法我是不相信的。如果你體內當真有一個惡魔的話,星空學院裡面的那些名師——他們早就把你驅逐出去了。在這樣的地方,他們怎麼會允許有一個惡魔學生出現在這裡呢?如果他們連那樣的事情都解決不了,星空學院也就難以搏出這巨大的名聲了。」

李牧羊嘆息,說道:「一定是我又走火入魔了。」

「走火入魔?」千度和林滄海滿臉好奇的看了過來。

「是埃上次已經在夏侯師的課堂上發病過一次,夏侯師把我帶到他的葯廬,為我精心治療,又喂我喝了他調配的葯湯,還煲了幾次宮山五彩雞來給我補身體,我這才能夠那麼快的康復,重新站在你們的面前——」

「什麼?」林滄海瞪大了眼睛,滿臉不可思議的說道:「你說夏侯師為你煲湯?」

「對埃宮山五彩雞——應該叫這個名字吧?反正這種雞我以前也沒有吃過。湯的毋兒淡,不過雞肉倒是挺好吃的。」李牧羊一臉坦然的說道:「他說我是急於求成,所以導致體內氣息紊亂,情緒失控,難以控制自己的身體,所以才會發生那樣的事情。他說只要我勤奮苦修,將基礎打紮實了,以後就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情。」

李牧羊小心謹慎的打量了一番四周,壓底嗓門說道:「這件事情我只告訴你們,你們千萬千萬不要說出去——夏侯師親自動手為我築基,還收了我為入門弟子。也是他唯一收過的弟子。在外面的時候我只是他的學生,私下裡我們師徒相稱。我是一個低調的人,不希望這樣的事情被外界所知道,覺得我是靠後台關係進入星空學院的。」

為了掩飾自己的異樣,也為了堵住千度和林滄海的嘴巴,李牧羊不惜把夏侯淺白這尊大神給抬出來了。

想必他們心裡清楚,就算他們在外面說自己做了什麼古怪的事情,只要夏侯淺白願意站出來替自己圓唱—自己的安全就會安然無憂。

當然,李牧羊相信他們不會做這種事情的。

手機用戶請訪問m.piaotian.ne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