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一百六十八章、天地同悲!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 那種悲傷、那種絕望、那種求之不得的痛苦瀰漫全身,將他們的身體緊緊的包裹,把他們的心臟緊緊的攢緊,讓人猶如身壓萬斤巨石,難以呼吸,喘不過氣來。 李牧羊傷心極了。 他覺得自己感...

? 第一百六十八章、天地同悲!

蒼山濃霧裡,楓葉映深秋。

明日當空照,清泉石上游。

少年人英俊勃發、縱情山水,放#盪青春。

黑衣少女吹笛,白衣少年伴奏,優美的音樂從他們的唇邊嘴角流敞而出,纏繞山野,輕擊小溪,為這唯美如仙境的蒼山古林更增添了一縷縷的靈動和活力。

笛子的音域寬廣嘹亮,葉子的發音清新喜人。

那首表達對愛情無限嚮往的美好心事被淋漓盡致的表達出來,引人深思。

此時。此景

千度操笛在前面引路,少女的腳步輕快有力,跨過亂石,越過小溪。時不時的騰空而起,就像是一隻美麗俏皮的黑色蝴蝶。

李牧羊雙手持樹葉,樹葉柔軟,他的眼神更加柔軟。他緊緊的盯著前面的黑衣少女,那就是他追逐的女子,是他嚮往的愛情。

林滄海已經完全沉寂在這音樂之中,別人走,他便跟著走。別人停,他也就跟著停。彷彿是陷入了情瘴之中的深情男子,可是他的表情卻又是那麼的精緻可愛,仿若誤人歧途的仙家童子。

在林滄海的身後,是鹿、是兔、是狼群、是彩鳥山雞——

它們竟然也平安無事,和平共處。

李牧羊和千度的眼神偶爾對視,便都有種從內至外身心通透的喜悅感覺。

他喜歡她!

她也喜歡他!

這樣的眼神是難以騙人的,這樣的情緒也是不能掩飾的。

當音樂吹奏到《浴火重生》的殉情部份時,千度的臉色變得悲切,李牧羊臉上的笑容也完全的消失不見。

那種悲傷、那種絕望、那種求之不得的痛苦瀰漫全身,將他們的身體緊緊的包裹,把他們的心臟緊緊的攢緊,讓人猶如身壓萬斤巨石,難以呼吸,喘不過氣來。

李牧羊傷心極了。

他覺得自己感覺到了無盡的悲傷,他的腦海里又浮現起那道白色的身影。

那道白色的身影在向他告別,在對他說『我等你』——

我等你!

我等你!

我等你——

「是誰?她是誰?」李牧羊的心緒變得暴戾起來。

他拚命的努力,可是就是沒辦法看清楚那個白衣女人的臉。

她是誰?她為什麼說我等你?她為什麼要等待自己?

即便不知道他是誰,可是李牧羊卻為她的話所傷心,所悲憤不已。

他的眼睛變紅,身體裡面好象又被那頭不知名的惡魔所侵佔。

他加大了力道,變幻了吹奏的技巧。

那音樂變得更加悲愴,那聲音也變得更加大聲。

而且,聽在林滄海這種行家的耳朵里,發現李牧羊吹奏的音調變得和以前不一樣了。

現在的聲音更加宏大,更加肅穆,也更加的莊嚴壯觀。

那鳳凰投入火海的決絕,那無盡天火的熾烈,都能夠清晰的體現出來。

林滄海感覺到了臉上火辣辣的生痛,一股股滾燙的氣息朝著自己撲了過來。

他詫異的抬起頭來,卻發現一片片紫色的雲朵在天空飄蕩。

「紫色的火花?」

「怎麼會有火花?」

是李牧羊的音樂。

李牧羊的身體被一團巨大的紫色火花所包裹,每一朵音符跳躍出來,就會化成一朵紫色的火花。音符連成一片,火花也就連成一線。

無邊無際的向遠處蔓延。

天空之中,幾乎變成了一片紫色的火海。

蝴蝶拚命的拍打著翅膀,一隻只的撲身向那火海,就像是鳳凰投身天火的姿態。

狼群仰頭長嚎,聲音悲傷欲絕。

鹿兒大顆大顆的流敞著眼淚,彷彿即將和自己的愛人子女永別。

兔子撞樹,山雞狂舞。

眼前的一切景象變得癲狂而野蠻起來。

寧靜祥和的氛圍不見了,一種自殺似的情緒籠罩著這一塊區域所有的人和動物。

那音樂成了這萬物主宰,他主宰你的喜悅,你的悲傷。你的一切。

林滄海早就從那入神狀態中驚醒,滿臉驚恐的看著陷入瘋狂狀態的李牧羊。

這個時候的李牧羊身披異火,高空飄蕩,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從地獄裡面爬出來的殺神惡魔。

「李牧羊——」他出聲喊道。「李牧羊,你怎麼了?」

今天的李牧羊太奇怪了。

不僅會吹奏失傳百年的《鳳求凰》曲譜,竟然還能夠騰空而起,身染異火,簡直是詭異之極。

千度也停止了吹奏。

她是李牧羊的知音人,沒有人比她更能切身感受到李牧羊此時的情緒。

當李牧羊喜悅時,她能夠感受到她的喜悅。

那個時候的她也是喜悅的。

李牧羊痛苦絕望拚命掙扎時,她也就變得痛苦絕望拚命掙扎——

李牧羊的音樂帶偏了她的音樂,李牧羊的情緒也帶動了她的情緒。

在她察覺到李牧羊的聲音不對時,就已經放下了手裡的魔音笛停止吹奏,一臉疑惑的向著李牧羊看來。

李牧羊前後的音樂相差太大,情緒也天差地別,讓她根本就沒有辦法反應過來。

「李牧羊,你快停下。快停下。」千度出聲喊道。她知道,李牧羊不能再吹奏下去了。現在李牧羊的心神已經被那曲調所控制干擾,或許已經失去了自我意識。繼續吹奏下去,怕是他這輩子都沒辦法從這首《鳳求凰》中解脫出來。

吹奏不止,直到精疲力盡而亡。

李牧羊不應。

他的臉色更加的猙獰,表情更加的痛苦。他甚至不知道千度已經停止了音樂,他只專註著自己的吹奏。

他感覺到自己頭痛欲裂,感覺到自己的眼球都快要被那滾燙的血管給爆掉。

他覺得自己有著無邊的委屈,無邊的恨意,還有著那難以掙脫反抗不得的命運壓迫——

他想啊想,拼了命的去思考,拼了命的去奔跑,去追逐。

他想追趕那個白衣女子的身影,他想看清楚那個白衣女子的臉頰。

可是,無論他怎麼努力,那道身影也只是一個模糊的身影,只能夠見到其窈窕身材,卻難以見到其五官容貌。

秋風突起,巨樹搖晃。

山泉飛濺,飛瀑倒流。

烏雲遮天,天空轟攏

嘩啦啦——

密集急驟的雨點霹靂啪啦的落下,拍打和澆灌著這世間萬物。

龍王之痛,天地同悲。手機用戶請訪問m.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