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一百六十七章、高山流水!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樣的渠道? 不過,他的性格溫和,卻也不會當面戳穿人的假話,傷及人的自尊。 畢竟,在他的心裡李牧羊還是一個很不錯的朋友。 李牧羊並不知道林滄海在想些什麼,他的心神完全被千度的演奏...

第一百六十七章、高山流水!

紅的黃的白的五顏六色的野花零星密布,點綴著青色的油草草叢。大棵的鐵荊棘樹叢遮天避日,看起來有千百年的樹齡。

森林深處,有叮噹作響的清泉,泉水裡面有白如初雪的游魚在快樂的游來游去。

有鳥鳴獸吼,有稚狼嗚咽,有鹿群飲水。

腳下雲霧繚繞,彷彿騰雲駕霧,遨遊在仙神府郟並不熾烈的光線穿過樹叢,照在遊山玩水的年輕學子身上,讓他們的笑容都帶著一股子陽光的味道。

「不識斷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李牧羊一臉笑意的感嘆著說道。「以前只是聽說斷山很大,但是卻沒有一個清晰的感受。等到你真正的走進來和它們融為一體之後,才發現它竟然浩大到如此地步。」

「斷山原為無名山,是花語平原最壯闊寬廣的神山。數萬年前,有屠龍仙人遊行於此,見之心喜,揮劍斬山腰,然後彙集九國之力建了這星空學院——我們在山腳下看上來的時候,這斷山只是高聳入雲的孤峰,只能見其高,不能見其大。現在親自用腳步量了一番,方能夠領略到他的雄壯之美。」俊美如仙童的林滄海一臉笑意的應和著說道。

「呦呦鹿鳴,食野之苹。我有嘉賓,鼓瑟吹笙。」千度黑衣勁裝,颯爽美艷。她伸出嫩白如玉的小手,指著這周圍讓人迷醉的風景,說道:「我以大地為席,以甘泉為酒,以飛禽走獸為食,款待兩位良友嘉賓。如此良辰美景怎麼能少了音樂?」

說話間,千度從懷裡摸出一支短笛出來。

短笛碧綠如玉,表層有熒光閃碩,水波蕩漾如鮮活一般,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也不知道是何材料製作而成。

「荒郊野外,準備不足,難以鼓瑟吹笙,就以一首笛曲來表達心意吧。」

千度把短笛放在唇邊,輕輕的吐吶呼吸,美妙的音符便從笛孔裡面流敞了出來,響徹在他們走過的山林。

「《鳳求凰》。」林滄海一臉迷醉的模樣,看著千度驚呼出聲,說道:「這是百年難遇的《鳳求凰》。」

《鳳求凰》的名聲極大,和《廣陵散》、《相思引》為神州三大名曲。

但是因為《鳳求凰》的原譜失傳百年,只有一些零散的記憶和碎片化的音節,極少有人能夠吹奏出完整正宗的《鳳求凰》。

林滄海是愛音樂之人,一聽此曲就心曠神怡,激動不已。

《鳳求凰》曲譜失傳百年,林滄海能夠聽得出來這是什麼曲子已經足夠讓人覺得詫異。

更加讓人覺得古怪的是,李牧羊竟然也覺得自己聽過此曲。

不僅僅是聽過,而且覺得非常熟悉的樣子。好像聽過千百遍似的。

他點了點頭,說道:「正是被譽為神州第一曲的《鳳求凰》。」

林滄海臉上的笑容就變得玩味起來,看著李牧羊問道:「難道牧羊兄以前聽過此曲?」

「好像聽過——」李牧羊說道。他覺得自己在哪裡聽過,可是又有些不太確定。這種感覺他太熟悉了,以前答題的時候,有很多答案他都覺得自己沒有看過——是幾乎所有的答案他都沒有見過,但是偏偏就下筆如有神,能夠交出完美的答卷。

「呵呵。」林滄海笑笑,便不再接李牧羊的話茬,而是專註的欣賞起千度的音樂起來。

在他的心裡,李牧羊這種行為就是一個不懂裝懂打腫臉充胖子的二百五。

這《鳳求凰》曲譜失傳百年,普通人根本就難以知道它的音符曲調。

自己通過特殊渠道聽過,這情有。李牧羊怎麼可能會有那樣的渠道?

不過,他的性格溫和,卻也不會當面戳穿人的假話,傷及人的自尊。

畢竟,在他的心裡李牧羊還是一個很不錯的朋友。

李牧羊並不知道林滄海在想些什麼,他的心神完全被千度的演奏給吸引。

當那優美的笛聲響起時,他覺得自己神遊天外,忘記了身在何地,現是何年。

他喜歡這樣的音樂,因為他在傾聽的時候是快樂的,是愉悅的。是帶著美好幻想的。

就像是聽到了一首兒時的老歌,又像是想起了一位孩童時的夥伴,或者是一段美妙無憂的時光——

隱隱約約的,他還想起了一個人。

那是一道白色的影子,她逆著光亮向自己走來。看不清楚她的面容,但是卻能夠看到她窈窕曼妙的身材,以及自己嘴角難以掩飾的笑意——

就像是,那是自己的生死愛人。

千度邊走邊吹,那音符便如陽光一般一捧捧的灑落下來。

落在李牧羊的眼睛、唇角、發梢、耳朵里,最後掉進心臟——

李牧羊的心臟便一陣陣的顫動起來。那顫動極其微小,像是微風吹過麥田,像是蜜蜂在震動翅膀。

李牧羊的心跟著哼唱,他感覺自己的身體都要跟著舞動起來。

林滄海眼神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然後再次轉身,視線停留在千度的身上不肯離開。

李牧羊實在是高興極了,快樂極了。

「這傢伙,越裝越過火了——」林滄海在心裡不悅的想著。大家都是朋友了,就算你直言自己沒有聽過此曲,我們也不會笑話你的。畢竟,這個世界上的大多數人都沒有聽過。

可是,你裝腔做勢的來掩飾什麼?難道還不相信我們的人品嗎?

因為存了這樣的誤會,所以林滄海對李牧羊的品性就看低了許多。

李牧羊喜歡極了這首《鳳求凰》。

極力的想要靠近這音樂,然後和它融合為一體。

他伸出手來,從頭頂摘下了一片綠色的樹葉。

他把樹葉放在了唇邊,『呼』的吹出了響聲——那是他大力吹出氣泡的聲音。

千度被他的聲音所影響,不由得停下腳步轉身看了過來。

林滄海憤怒極了,這個傢伙裝作自己是個行家也就算了,現在竟然敢來打擾別人的演奏,這真是難以原諒的事情。

他伸手握了握腰間的劍柄,終究沒有拔出劍來。

李牧羊歉意的笑笑,面紅耳赤的說道:「剛才沒準備好——」

「李牧羊,你不要——」

林滄海正想要出聲阻止,卻發現李牧羊已經再次把那片樹葉給放在了唇邊。

熟悉的、優美的、讓人驚掉眼球的音符從那片小小的樹葉上面傳了出來。

「《鳳求凰》。這竟然是《鳳求凰》——」林滄海瞪大眼睛看著李牧羊。

這個傢伙,他竟然真的能夠吹出《鳳求凰》,而且是原汁原味的《鳳求凰》。

真正的《鳳求凰》古譜沒有見過,但是,林滄海知道,這和他所聽過數次的那曲《鳳求凰》是一模一樣的。

而且,他還吹得相當不錯,技術相當的精湛。

以一片小小的樹葉來發音,竟然能夠達到和千度用魔音笛同樣的效果。

這怎麼可能?

千度也同樣的瞪大了眼睛。

原本就是大眼睛美女,當她再作出一幅驚訝表情時,那眼睛就瞪得更大更圓,也更加可愛了。

俏麗中帶著可愛,可愛中帶著性感,這個女孩子身上混和著各種各樣的元素,讓人一見驚仙,見之忘俗。

那支魔音笛還在唇邊,千度卻沒有吹出音符出來。

她的眼神看向林滄海,那是探究和詢問。

林滄海對著她搖頭,表示自己也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兒。

他剛才還覺得他是裝腔作調故意搗亂呢,現在看來,倒是自己孤陋寡聞不識英雄了。

千度想想,然後微笑釋然。

她調整了心態,微微的呼吸,那美妙的音符再次從魔音笛裡面散發出來。

一個黑衣靚麗,一個白袍俊逸。

一個用樹葉,一個用短笛。

兩人吹著同樣的音符,演奏同一首曲調。

在這一刻,兩人的音樂是融合相同的,兩人的心意也是融合相通的。

李牧羊彷彿能夠知道千跡千度也知道李牧羊每一個眼神所代表的含意。

他們眼神對視,便有陽光清香的味道瀰漫心田。

他們相識的時間並不長久,他們說話的次數加起來也屈指可數。他們沒有任何親密的關係,甚至連深交的朋友都算不上。

可是,他們覺得認識了對方好幾百年一樣。

奇妙的事情發生了。

有美麗的蝴蝶飛了過來,在李牧羊和千度的身邊翩翩起舞。

魚兒從泉水間露出腦袋,拚命的去追尋音樂的出處,一次次的躍起,又一次次的落下——

那嗚咽的稚狼停止了哭泣,瞪大眼睛朝著這音樂所在的發向看了過來,臉上露出比哭更難看的笑意——

飲水的鹿群圍攏過來,它們就像是一個個虔誠的信徒似的,亦步亦趨的跟隨在李牧羊和千度的身後。

他們走,它們也走。他們停,它們也停。他們踩過大石,它們也跟著踩過大石。他們躍過河流,它們卻被河流所擋,然後奮不顧身的朝著那河流跳了下去拚命的遊動——

手機用戶請訪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