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歷史軍事

逆鱗 第一百六十六章、勝之不武!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 她走過去拉開院門,一身黑衣的俊美少女楚潯站在門口。 少年面如冠玉,腰配寶劍,身體修長挺拔,一臉笑意的站在門口,說道:「契機,出門踏青如何?」 「踏青?」陸契機略微遲疑,說道:...

第一百六十六章、勝之不武!

李牧羊心臟微沉,面上卻不動聲色,笑著問道:「那你們看到惡魔了嗎?」

千度沿著李牧羊繞了兩圈,說道:「李牧羊,你有沒有覺得自己很特別?」

「有嗎?」李牧羊笑著問道。「除了在修行上面有一點點的天賦,其它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埃」

「你是以西風帝國文試第一的成績被招錄進星空學院,這本身就是非常特別的一件事情。我看過你的資料,在那次考試之前,你並沒有什麼出彩的成績和出眾的表現——」

「你這麼說實在太含蓄了。」李牧羊笑著說道。「在考到西風帝國的文試第一之前,我不僅僅沒有任何出彩的成績和出眾的表現,我簡直是一個一無是處的廢物,學校裡面的同學都稱呼我為『豬玀』,對了,我還有另外一個外號叫做『黑炭』——看不出來吧。我以前真的很黑很黑,我妹妹都喜歡用我的臉當鏡子照。不知道怎麼回事兒,現在竟然開始變白了。」

「赴星空求學的路上,你殺了天都名門崔家的崔照人——經歷追殺伏擊無數,其中有不少成名已久的兇惡之徒,卻仍然安然無恙的站在星空腳下。」

「可能是我運氣比較好。」

「你是第一個過了酒色財氣四關站在斷山山頂的新生。」

「我今年的運氣一直很好。」

「你以前從來都沒有學習過龍語,但是卻能夠聽得懂羊師的龍語發音——」

「以前我也不知道自己在龍語方面也有點兒小小的特長。」

「這麼多的奇發生在同一個人的身上,難道不值得讓人生疑嗎?你的改變那麼突然,如果沒有什麼奇怪的事情發生——這根本就難以解釋。」千度走到李牧羊的面前停了下來,兩人眼神對視。千度的眼睛裡面有精光閃爍,李牧羊的眼神平靜如秋天的落日湖。「李牧羊,我們是不是朋友?」

「我一直是把你們當作朋友的。」李牧羊的視線看著千度和林滄海,認真說道。

「朋友之間不應當坦誠相待嗎?」千度的嘴角浮現一抹笑意,說道:「你太神秘了,感覺身體裡面隱藏著數不盡的秘密,讓人難以捉摸,難以靠近。」

李牧羊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一臉嚴肅認真的看著千度,說道:「你說你叫千度,我問過你的姓氏嗎?千度只是你的名字,卻不包含你的姓氏,對不對?」

千度笑著說道:「如果你問的話,我會告訴你的。」

「你沒說過自己的姓氏,但是所有人卻都接受了你的這種自我介紹。包括羊師在內,他也一點兒都不覺得好奇嗎?」

「或許,羊師只關注學生的修行天賦,對學生的來歷一點兒也不在乎呢?」

「羊師對你保持著一定程度的關照,雖然他表現的很隱諱——但是,相信我,對於一個被人欺負歧視了十幾年的廢物來說,一點點情緒的變化都能夠非常敏銳的發現和感覺到。」

千度修長漂亮的睫毛眨了眨,笑著說道:「看來你還真是個心思細膩的男生呢。」

「還有滄海,你們倆表面上看起來沒有任何的關係,可是我看得出來,他對你相當的尊重也相當的依賴——你們很早以前就認識吧?」

林滄海笑容依然可愛,但是眼神里有刀光閃爍。

「千度,你也有很多秘密。滄海也有很多秘密。能夠進入星空學院的學生,哪一個不是身體裡面藏著一身的秘密?你不說,我不問。我以前學到的東西不多,但是其中有一樣叫做尊重別人的隱私。」

千度沉吟片刻,揚著嘴角笑了起來,說道:「好吧。你說服我了。不管你是走火入魔還是身體裡面藏著一頭惡魔——無論我心裡是多麼的好奇,我都不會再問這個問題了。」

「朋友之前也應該彼此信任,對嗎?」李牧羊笑著說道。

「那是當然了。正如我相信你是一個很好的人一樣,你絕對不會做出什麼傷害朋友的事情。雖然我們接觸的時間還不多,但是,這是我對你的初步認定——」

「謝謝。」李牧羊誠摯的感謝。一直以來,他都是一個誠肯而坦率的人。有些事情他不是不願意說出來,而是根本就沒辦法說出來。

因為承受過孤獨,所以他很渴望朋友。千度願意放下心中的疑慮,仍然把他當作朋友,他心裡真的非常溫暖。

「謝我做什麼?」千度輕笑出聲。「那我不是也要謝謝你什麼都不問?」

李牧羊輕笑,問道:「我看你們倆這身裝扮,是準備出門嗎?」

「正是如此。」千度笑著說道。「星空學院前面是一望無際的花語平原,後面就是紅浪滔天的怒江。據說星空學院本身就是奇之地,有很多神秘之地需要我們去探索呢。我們來到星空學院也有一段時間了,還沒有好好出去轉過呢。今日恰好無事,就想著去四處看看。你要不要一起過去?」

李牧羊有些動心。

俗話說的好,讀萬里書,不如行萬里路。星空學院是奇之所,斷山山高且大,終日被雲霧環繞,難以窺探其真實面貌。有什麼樣的風景,有什麼樣的天池秘#洞,總是值得人前去探訪一番。

再說,李牧羊總覺得這斷山和自己有著莫名的聯繫,就像他第一眼看到怒江時會流淚一般。

李牧羊想了想,說道:「好吧。兩位稍等,我進去換一身便於行走的衣服。」

李牧羊回去更換衣服,林滄海走到千度面前,低聲問道:「王姐為何對他特別的親近?」

「因為,他是一個有故事的人。」千度無聲微笑,注視著院子里那一簇勁竹笑著說道。

「你真的相信他嗎?」

「你的觀感最佳,你覺得他可以信任嗎?」

「那要看是什麼事情了。」林滄海笑著說道。「如果是做朋友的話,應該還是不錯的吧?不過,真是好奇埃一個可以以一已之力斬殺閑雲境崔照人,又可以將身體鑽到塵埃里的傢伙——他的身體裡面到底藏著什麼樣的秘密?」——

紅梅樹下,巨石之上。

陸契機盤腿席坐,正在修習無名功法。

一顆白色的晶球在她的頭頂快速的盤旋,拖著長長的尾巴。就像是有一隻白色的小動物在半空中竄來竄去一般。

白色的晶球就像是一塊功能強勁的磁極,拚命的吸收著散布在四周的紅日精華。

在整個小院之內,肉眼可見的光線朝著陸契機所在的方向聚攏,然後被那顆白色的晶球所吸收吞噬。

烈陽高照,光線是源源不斷的,所以白色晶球的吞噬也是源源不斷的。

剛剛有陽光被白色晶球吸納進去,然後又有新的光線補充過來。黑暗只是一閃而逝,然後便重新被光明所驅逐。

陸契機的周圍是光線的聚集地,也是整個小院子里最為明亮的地方。

就像是點著燈的屋子裡打開了一個裝滿珠寶的箱子,那箱子裡面珍寶的光亮是整個屋子裡最為耀眼的發光源。

陸契機絕美的臉被映照成了透明色,身上的白色裙裝也顯得更加聖潔無暇,看起來就像是仙女下凡一般。

像是有所感應一般,她緊閉的雙眼突然間睜開。

紫色的眸子裡面神光閃爍,就像是在燃燒著兩輪紅色的太陽。

她張開了嘴巴,那白色的晶球便『嗖』的一聲鑽了進去。

「紅、橙、黃、綠、青、藍、紫,紫為鳳凰之心的巔峰狀態,可毀天滅地,更可涅磐重生。現在我的鳳凰之心還是白色,到達紅色尚且一些時日。可惜不能大規模的吸納陽光,不然的話會引起學院里那些老怪物的察覺。吞噬範圍只是局限在這所小院的話,怕是進度太慢,反而被李牧羊給走到了前面——」

咚咚咚——

有人在外面敲門。

陸契機的身體無風自動,姿態優美的飛起。

等到她身體落地時,已經呈現站立姿態。

她走過去拉開院門,一身黑衣的俊美少女楚潯站在門口。

少年面如冠玉,腰配寶劍,身體修長挺拔,一臉笑意的站在門口,說道:「契機,出門踏青如何?」

「踏青?」陸契機略微遲疑,說道:「此為斷山山頂,何處踏青?」

「以前在天都的時候,咱們總喜歡騎馬在風景秀美的平原踏青賽馬。現在到了斷山,騎馬是不可能了。不過我們可以四處走走,畢竟,斷山的風景還是不錯的,頗有可觀之處。如果你不喜歡山上的話,咱們也可以去花語平原看看,那是神州十大險地之一,說不定就被咱們遇到了什麼奇獸異寶——」

陸契機想了想,說道:「也好。」

「那我們現在就出發吧?」

陸契機點頭,說道:「不過,你和李牧羊的約戰之期即將到來,你準備好了嗎?」

楚潯冷笑,說道:「勝之不武。」手機用戶請訪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