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一百六十三章、欲拜名師!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意思。」夏侯淺白趕緊解釋,說道:「英雄不問出處,英雄也不問過往。以前的已經過去,你現在已經是星空學院的學生,那些恥笑過你的人一定會為自己的短視行為後悔——」 「謝謝夏侯師。」李牧羊滿臉感激的說...

? 第一百六十三章、欲拜名師!

正如夏侯淺白給李牧羊普及的武道七境一樣,空谷境應該是一個什麼樣的狀態呢?

它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山谷,或者說是一個水槽。真氣將這個山谷給填滿,逐漸堆高,成為巍峨高山,然後便升級成高山境。

不同的是,這山谷有大有小,有深有淺。有的如鴻溝,有的如淺倉。因為這大小深淺的不同,修行者以後所能夠取得的成績也不同。

當然,這不是絕對的影響因素。並不是說如鴻溝者便能夠成為星空強者,這種曲豬—鄭祝祝.zHuZHUdAO.COM解會讓那些一輩子都沒辦法填滿空谷的修行者很憤怒很受傷。也不是說那些空谷面積小的就難以有大成就,只不過比空谷大的概率小一些,升級的步伐慢一些——那些原本沒有空谷,一夕悟道成就星空美名的強者也不在少數。

所以,全憑機緣。

可是,夏侯淺白從來都沒有見過這樣的空谷。

更確切的說,那不是山谷。

那是一片海洋,是一片蔚藍大海。

巍峨壯觀,一眼看不到邊際。

水波浩蕩,和天上明亮的星空相對照。天有多大,那海便有多大。海天一線,天海融合為一體。你不知道它們的分隔線在那裡,好像從起源處便難以分離。

紅日從海的盡頭升起,月神又從海的盡頭落下。

大海是它們的睡床,是溫暖的懷抱。將萬千星辰攬入懷裡,那在天上照耀世人的星光也不過是大海的一個又一個乖寶寶而已。

「這算是什麼?」夏侯淺白看到這一幕的時候非常的憤怒。他覺得李牧羊這個傢伙很叛逆,總是用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東西來反駁他說的每一句話——其它的事情也就忍了,但是這武道七境,是整個神州的武者都遵循的修行法則,怎麼偏偏到你這裡就難以應正了呢?

「你什麼意思?因為我說空谷像是峽谷,所以你就搞一片海洋?你是不是對我有什麼不滿你說啊有什麼話你當面講出來不要耍這樣無良的小手段——」夏侯淺白很想對李牧羊吼出這麼一大堆的話。

當然,他是一名貴族。這樣失禮的事情他是不會做的。

「浩瀚如海?」李牧羊這個菜鳥自然聽不出來夏侯淺白話中所蘊涵的深意,甚至都沒留意到他說這句話時的古怪表情。當然,就算他注意到了,也只是以為那是夏侯淺白的——羨慕。畢竟,徒弟的空谷比他當年的空谷還要大一些,做老師的面子上終究是有些不太好看。

李牧羊高興壞了,滿臉喜悅的說道:「這麼說來,我的空谷一定很大了?」

「非常大。」夏侯淺白說道。其實『非常』兩個字根本就難以形容它的大。他想了極久,『浩瀚如海』算是比較貼切的四個字了。

「太好了太好了。夏侯師講過,空谷大一些,能夠蘊藏的真氣也就多一些。底子深厚一些,以後破境的機會也就更大一些,也能夠走得更加長遠一些——夏侯師,我一定能夠成為星空強者的,對不對?」

夏侯淺白沉吟良久,說道:「這個——要看機緣。」

夏侯淺白倒不是在敷衍李牧羊,而是他真的沒辦法對李牧羊現在的狀態做一個理性的分析,就連一個不靠譜的猜測都沒有。

他的空谷境是蔚藍大海,這是好事還是壞事?

看起來是挺特別的,也挺酷炫的。

可是,那可是大海啊,以後的路怎麼走?以後修行的步伐怎麼來設定?

更重要的是,他需要多少真氣才能夠把大海給填滿?

「我明白。我明白。你們這些道門中人就是不喜歡說一句肯定的話。」

看到夏侯淺白瞄過來的眼神,李牧羊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一句無比愚蠢的話。

為了補救自己的錯誤,他又說了一句更加愚蠢的話:「和尚也一樣。」

奇怪的是,今天夏侯淺白並沒有和他糾結在這種小失誤之中,看起來根本就沒有留意到他的解釋一般。

他仍然用那種極其詭異的眼神在李牧羊的身上打量來打量去的,說道:「李牧羊——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是李牧羊埃」李牧羊努力的保持著平靜,甚至連心跳的速度都得極力的控制。因為對於夏侯淺白這樣的高手來說,只要息有一些細微的情緒變化,都難以逃脫他的眼睛。

他自然是李牧羊,卻不再是以前的李牧羊。

他現在是一條龍埃

如果這個秘密被人給知曉,夏侯淺白會不會出手把自己給屠了?

那些整天做著屠龍夢的傢伙,譬如鐵木心、蔡葩、千度,甚至羊小虎——他們也不會放過自己吧?

李牧羊活得真是很有壓力。

夏侯淺白察覺到了李牧羊的緊張,不過他並沒有因此多想些什麼,還以為他是擔心自己的築基狀態不夠理想。

「我是說,你的身體——和其它人不太一樣。或者說,和很多人都不一樣。」

「我知道。」李牧羊臉色黯然,說道:「我剛剛出生的時候就被雷劈過,差點兒就死掉了。後來道士爺爺去給我治病的時候,說我是天雷入體,能夠保命已經是奇——從小到大,我的身體就一直沒有好過。好幾次心跳微弱,差點兒就——活不到現在。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我一直沒有什麼朋友,學校裡面的同學也都看不起我,他們都罵我是廢物,豬玀——」

「我並不是這個意思。」夏侯淺白趕緊解釋,說道:「英雄不問出處,英雄也不問過往。以前的已經過去,你現在已經是星空學院的學生,那些恥笑過你的人一定會為自己的短視行為後悔——」

「謝謝夏侯師。」李牧羊滿臉感激的說道。

李牧羊把手裡的葯碗放到几上,認真的整了整衣冠,『撲通』一聲就跪倒在了夏侯淺白的面前。

「你這是作甚?」夏侯淺白冷眼旁觀,並不見有任何驚慌之處。

「鄭谷在袁州,齊己因攜所為詩往謁焉。有《早梅》詩曰:前村深雪裡,昨夜開數枝。開谷笑曰:『數枝』非早也,不若『一枝』。則佳。齊己矍然不覺兼三衣叩地膜拜。自是士林以谷為齊己『一字之師』。古人有一字之師的故事,被世人傳為美談。而夏候師卻助我築基,這絕非修改一字可以相提並論——滴水之恩,必當湧泉相報。學生此時無以為報,只求拜得夏侯師門下,早晚問候,端茶倒水——」

夏侯淺白打斷李牧羊的話,拒絕說道:「早晚問候誤我修行,端茶倒水自有葯童。我收你何用?」

「——」李牧羊的臉火辣辣的生痛,這一記耳光還真是兇狠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