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六十一章、雞湯有毒!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2-18 21:48  |  字數:3366字

?第一百六十一章、雞湯有毒!

李牧羊很是羨慕夏侯師煲湯的手藝,因為他呼吸出來的氣體都讓其為之沉醉。XsHuoTXt

或許是因為剛剛喝過一大碗雞湯的緣故,夏侯淺白就連說話都帶著一股子濃濃的雞湯味。

「人生如白駒過隙,倘不及時行樂,則老大徒傷悲也。這是上古大賢莊子在《逍遙遊》裡面說的話。何為及時行樂?」

「這個——」李牧羊稍微遲疑,說道:「肆意妄為,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不錯。」夏侯淺白點頭,說道:「品茶插花是樂,釀酒參禪是樂。醉卧青樓是樂,沙場征戰也是樂。求仁得仁,便是世間最大的樂趣。」

李牧羊一臉恍然的模樣,連連點頭說道:「夏侯師說的極是,學生茅塞頓開。以後定當會依從本性,自然隨心。」

「你不明白。」夏侯淺白毫不留情的戳穿,一點兒也不給李牧羊面子。「放縱是世間最簡單也最容易讓人沉溺的事情。不管是品茶插花還是醉卧青樓,都是不需要去刻意控制和有心節制的。因為那是愉悅,是享受,是性格使然。就像是煲湯一樣,我也願意每天去煲湯,但是,如果那樣做的話,我會成為這個世界上最頂級的廚師,卻不可能成為星空導師——」

「每個人的心中都住著一頭猛虎,它的名字叫做好逸惡勞。它會吞噬掉你的勤奮,吞噬掉你的努力,吞噬掉你的未來和你有可能擁有的一切——對於我們習武破境之人來說,最重要的是什麼?」

「是勤奮,是努力。」李牧羊都學會搶答了。心想,這個回答中規中矩,總不會再出現什麼錯誤吧?

「不,是天份。」夏侯淺白說道。

「——」

要不是百分百確定自己打不過他,李牧羊都想出手把夏侯淺白給爆打一頓。不就是沒主修你的道家嗎?你用得著非要把我往死里折騰?你喝湯讓我吃雞肉也就罷了,畢竟,那宮山王彩雞的雞肉味道也不錯。可是你也不能總在我話中挑刺啊。我也是個人好不好?我也有尊嚴的好不好?

「你不以為然?」

「我是說——」李牧羊笑的相當勉強,他覺得自己這個時候還難笑出來實在是太牛#逼了。為了找個高手幫忙築基,他不僅僅丟掉了底限,就是底#褲都不要了。以一幅我並不是非要這麼認為我只是想和你探討問題的語氣,說道:「就算是有天份的人,也需要勤奮努力吧?我聽過《傷仲永》的故事,說是一個叫方仲永的兒童五歲時就能夠吟詩作對,被鄉人稱為天才。後來為圖小利,四處遊走,以詩作賣錢。數年之後,他的才能便消失了,和普通人無異。這個故事不正是告訴我們,天份很重要,學習能力也很重要嗎?」

夏侯淺白坐在葯廬的石椅之上,很是不屑的瞥了李牧羊一眼,說道:「故事終究是故事,拿來教導那些沒有才華的人勤奮努力的道具而已。再說,那個叫方仲永的兒童並不能稱之為天才,真正的天才會清楚他想要的是什麼,並為這個理想而堅持到底。而且,方仲永還有一個白痴父親,他的一切都是由自己的白痴父親來掌控負責,這樣的人最後泯滅眾人,一點兒也不讓人覺得奇怪。」

李牧羊連連點頭,說道:「夏侯師教育的是。」

「真正的天份——這種感覺很難和你形容,因為只有真正有天份的人才能夠明白。」夏候淺白說道。

「——」

「你直到現在還沒有築基,武學一道可以說還只是一個一無所知的門外漢。」

「——」

「別人練習三個月,就能夠寫出一筆好字。你苦練十年,寫出來的字體還不堪入目。別人一張嘴就能夠唱出動人的小曲,你一張嘴就就像是發了一場洪災。別人一夕悟道,你抱著三千道藏讀了一輩子卻還不知道道之真諦——勤奮重要嗎?努力重要嗎?」

「不重要。」李牧羊搖頭。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好了,只要你願意幫我築基。

「不。重要。」夏侯淺白無比篤定的說道。「對於你這種沒有天份的普通人來說,除了勤奮二字,你還有什麼可倚仗的?你已經失去了先天天份,你又不願意後天的勤奮,你的人生還有什麼機會嗎?」

「夏侯師——」李牧羊的臉色越來越黑,強壓著衝過去打人的衝動,說道:「你到底想說什麼?」

「你以西風帝國文試第一的成績進入星空,你原本可以走一條更輕鬆更簡單的道路。你可以去西風帝國最有名的學校,譬如西風大學。你可以在那裡學習政經,以後成為一名優秀的府官。也可以學習文學,以後成為一方文學大家。甚至可以去學習音樂或者繪畫,寫字上面有天賦也行,書法家也是很受人尊敬的職業——可惜,你偏偏選擇了星空,選擇了屠龍,選擇了道家。」

「習武入境,然後再一層層的苦修破境,這是世間最艱難的道路。它很苦很苦,苦不堪言。也許,你努力一生,也只能在高山境中品止步不前。也許等到你終老之時,你也只是一個——一個碌碌無為的小人物。你沒辦法一劍斷山,更不可能仗劍屠龍。星空史上沒有你的名字,沒有人知道你的存在。」

夏侯淺白眼神犀利的看著李牧羊,沉聲說道:「這不是危言聳聽,這是大多數武者的命運。也有可能是你的命運。所以,你考慮好了嗎?勤奮苦修,清心自律。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像一個白痴一樣,用你全部的心思和精力,日復一日,日復一年的做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