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一百五十六章、傻裡傻氣!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非常的清楚,那些女人不會因為自己說了一句讚美的話而記恨自己,但是卻會將這股仇恨轉移到和她們有競爭關x的李思念頭上。 那個時候,李思念受到這三個在校園裡頗具影響力的女生打壓和排擠,最好的辦法就...

第一百五十六章、傻裡傻氣!

對不起,你沒有。

這是陳星羽聽過最傷人的話了。他從來都沒有被人這樣的拒絕過。而且是被一個女人。

難道說——自己長得不夠俊美嗎?

從小到大,他都是泡在蜜罐里長大的孩子。父母寵愛,家族呵護,無數的人奉承討好。又因為他面貌較好,風流不羈,有著讓人難以忽視的才華,所以他無論走到哪裡都是人群中的焦點。

他是這御景裡面的『王子』,是最出彩的風雲人物。

眾人只知道他和御景三景之一的張賢是情侶關x,其實他和其它兩景也關x密切,只不過還沒有得手而已——

他原本以為,以自己廣為流傳的故事傳奇以及讓人見之傾倒的容貌氣質,拿下一個新來的轉學生不過是手到擒來小事一樁——

而且這個女孩子看起來是那麼的單純簡單不諳世事,這是自己最擅長的類型埃

可是,他等到的卻是無情的拒絕。

而且,是在身邊死黨和無數同學的親眼見證之下。

可以預料,明天,不,今天晚上,一會兒的功夫,他追逐李思念落敗的消息就會傳遍整個校園,他會成為這些人談論時的笑料。

這是驕傲的陳星羽難以接受的事實。

「天啊,李思念竟然拒絕了陳星羽——」

「陳星羽竟然也有失敗的時候,李思念真是有性格的女生——」

「哈哈哈,沒想到陳星羽也有這麼一天——從今天開始,李思念就是我唯一的女神,我要對她展開火熱的追求——」——

果然,圍觀的學生們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雖然他們極力的壓制自己的聲音,但是因為過於激動,仍然能夠清晰的傳進陳星羽的耳朵里。

陳星羽臉上的笑容凝固了,牙齒用力地咀嚼著嘴裡的甘蔗草,說道:「思念同學——何必這般拒人於千里之外?」

「怎麼會呢?」李思念笑嘻嘻的說道:「我們還是同學埃明天還會見面啊,怎麼是拒人於千里之外呢?只是不方bin讓你送我回家而已,畢竟,我還沒有男朋友——如果我接受了你的好意,那麼,明天學xio里所有的同學都會以為我是你的女朋友。」

「這樣不好嗎?」陳星羽的臉上再次浮現那懶散迷人的笑意,說道:「如果你願y的話,從這一刻開始,做我的女朋友好嗎?」

李思念搖頭,說道:「不行不行,我又沒有喜歡你。怎麼能讓你做我男朋友呢?」

陳星羽眼神炙熱的看著李思念嬌俏可人的小臉,說道:「可是,我喜歡你埃雖然只是初次見面,但是我清楚的知道——你就是我一直在等待的那個女孩子。」

「你喜歡我和我沒有關x,對不對?」李思念一臉認真解釋的模yng。「喜歡我的人那麼多,如果每個人都來對我提出這樣那樣的要求,那我不是很困擾嗎?」

「有意思。」陳星羽的嘴角浮現一抹玩味的笑意,說道:「只要思念同學給我一點時間,我有信心讓你喜歡我。那個時候,我再向你提出這樣的要求,應該不會再被拒絕吧?」

李思念仍然是笑如蜜糖,聲音清脆甜美的說道:「如果是我喜歡的男生,他每天送我回家我都是很樂y的。但是,如果是我不喜歡的男生,那就要保持一定的距離了。這對一個女孩子的聲譽影響很大。星羽學長是學xio裡面的名人,而且是一個很有胸懷抱負的男生,想必不會強人所難吧?」

陳星羽這下都沒辦法生q了,不然就成了一個心胸狹窄接受不了暫sh失敗的無能小人。

他努力的維持著臉上的微xio,說道:「當然。只是聽同學說起,學xio裡面來了一個可人學妹,可以和我們御景三景的顧玉欣、廖子語、張賢三人相媲美,於是心生好奇,所以想要認識一番,倒是顯得過於唐突了——不過,今日一見,發現思念學妹果然是名不虛傳。因為思念學妹的到來,從此以後,咱們御景不再是三景,而是四景了。」

李思念眼神里的凶光一閃而逝,連連擺手,急忙說道:「我可沒辦法和顧玉欣、廖子語、張賢三位姐姐比美。雖然我初來乍到,但是早就聽說過三位姐姐的大名。三位姐姐是國色天香,我只是小門小戶出來的普通女子——相差甚遠。」

李思念越是謙虛,周圍的男生就越是替她打抱不平。

「思念同學,你確實當得御景第四景,而且四人排名以為你首——」

「就是,我最喜歡的就是李思念同學,多麼善良可愛的女生藹—」

「思念學妹,倘若需要護花之人,趙毛遂自薦——」——

「哼。雕蟲小技,收買人心。」學xio角落,一個容貌漂亮的女孩子冷眼旁觀。她是御景三美之一的顧玉欣,面如新月,膚白如雪,確實當得御景三景之首的位置。

「如此看來,陳星羽的品味也不過如此嘛。張賢姐姐,你以後還是少和他來往為好。」旁邊站著的一個鵝蛋臉少女笑語盈盈,但是說出來的話卻是嘲諷味道十足。

張賢冷傲,只是朝著李思念掃了一眼,便自顧朝著前面走去,說道:「小家小戶出來的女孩子,沒有見過什麼世面,終究會被陳星羽給騙了去——然hu如破鞋一樣的被丟掉。和這樣的人計較什麼?」

聽到張賢的話,兩女同時點頭,昂首挺胸的朝著校外馬車走去。

陳星羽的眼角看到了顧玉欣、廖子語、張賢三人的身影,卻並沒有上前打招呼的意思。

他早就看到了她們的存在,也正是因為看到了她們走來,才特意當著她們的面說李思念是御景第四景。

因為他心裡非常的清楚,那些女人不會因為自己說了一句讚美的話而記恨自己,但是卻會將這股仇恨轉移到和她們有競爭關x的李思念頭上。

那個時候,李思念受到這三個在校園裡頗具影響力的女生打壓和排擠,最好的辦法就是投入自己的懷抱,受自己的庇護才能夠安然無恙。

她沒有更好的選z,除非她選z離開。

陳星羽不相信李思念能夠知道自己的心思,他對自己製造的效果很是滿意,他知道,只要自己親口坐實了李思念『御景第四景』的名頭,她的心裡就一定會感激自己的。

哪個女孩子不愛慕虛榮?誰不願y成為人群中的亮點?

像她這個年輕的女生,怎麼能夠拒絕這種名利的誘惑?

要知道,成為御景四景,就將會得到更多人的關注。到時候,一些權貴公子將視線放在她們的身上,娶回去做個妻妾也是大有可能的。

「思念同學是眾望所歸,就不要再自謙了。美貌這種事情有眼者皆可見,不像是才學那種東西,必須要表現出來才能夠被人所知道——」

李思念小臉緋紅,說道:「我遠遠不如,你們莫要胡說。」

看到李思念的表情,陳星羽就知道自己的機hu再次到來。

無論如何,今天都要讓李思念對自己低頭才行。

不然的話,他就真的成為別人嘴裡的笑柄了。

於是,他一臉誠摯溫和的看著李思念,說道:「再過幾天就是蘭苑的中秋詩會,我是御景的詩社會首,可以邀請幾名同學一起赴蘭苑詩會,思念同學是否願y去蘭苑聽詩賞月?」

「哇,陳星羽竟然邀請李思念去蘭苑,還真是捨得下本錢——」

「聽說蘭苑社會是最熱鬧的詩會,就連一些大家都去呢——」

「去年中秋詩會,詩詞大家晏道幾也去了,還稱讚陳星羽有『慧根』——」——

就連李思念身邊的幾個同學也激動了,小環緊緊的抓著李思念的手臂,說道:「思念,快答應,那可是蘭苑詩會,裡面會有很多文學大家——全國最頂級的文人聚集在一起吟詩賞月,一旦有好詩詞出現就會響譽天都,傳遍帝國,帶上我們去見識見識——」

陳星羽看了小環一眼,笑著說道:「這位同學也一起去——」

「思念——」小環語帶哭腔,都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所有人的視線都聚集在李思念的臉上,等待著她的選z。

去?還是不去?

去參加帝國最頂級的文人聚會,享shu無數人的羨慕和妒忌。對這個年紀的女孩子們而言確實是一樁非常具有吸引力的事情。

誰不想成為一個與眾不同的人呢?

陳星羽笑容滿面,一臉自xn的欣賞著李思念嫣紅的臉蛋。

這朵小白花,終究還是會折在自己的手裡。

「不去。」李思念緩緩的搖頭,再一次出聲說道。

「為什麼?」陳星羽失聲喊道。這個女孩子太難搞了吧?下了這麼大的本錢還拿不下來,到底哪裡出了問題?

李思念抬頭看了他一眼,輕聲說道:「因為——我對你的第一印象不太好。」

「什麼意思?」

「你出現的時候,嘴裡銜著一根甘蔗草。」李思念說道。

「那個——又怎麼了?」

「我哥哥也喜歡在嘴裡銜著一根甘蔗草,所以,別人也這麼乾的時候,總覺得不如他銜得那麼瀟s隨意,看起來傻裡傻氣——」

「——」

思︽路︽客siluke~info網,無彈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