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逆鱗 第一百五十章、當面質問!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趕緊解釋。他怎麼可能會殺夏侯師呢?這可是他的『大腿』埃 看到李牧羊的表情不似作偽,夏侯淺白就更加好奇了,說道:「李牧羊,我剛才探過你的氣海——」 「氣海?」李牧羊出聲問道。他在《破體術...

?

cpa300_4 第一百五十章、當面質問!

院長特招?

李牧羊大吃一驚。

他一直以為,能夠考取星空學院是因為自己的學習成績好考試考得好——星空學院慧眼識珠,所以才把自己給招錄進來了。雖然自己當初根本就沒有報考過這所學校,甚至連聽都沒有聽說過。

現在聽到夏候淺白和人的聊天,方知道自己是被院長親自點名錄取的——那個院長到底有什麼企圖?

李模樣的心裡擔心極了。

星空學院在無名山之上,無名山前面是神州十大險地之一的花語平原,後面背靠著奔騰不息的紅色怒江。

怒江江面開闊,一眼望不到邊界。

據說那邊有著危險潮濕終年被濃霧包裹看不到太陽的沼澤地,想必也沒有什麼人願意到那種地方去探險。

這樣一個偏僻的位置,這樣一個不所人所知的學校,還有那高高在上俯視眾生的院長——他怎麼可能知道遠在江南城的布衣少年呢?

事出反常必有妖!

李牧羊知道自己的身體裡面藏著一頭怪獸,所以他很擔心別人也知道自己的身體裡面藏著一頭怪獸——

可是,那麼遠的距離,院長怎麼會知道的呢?

天下之大,就沒有院長所不知道的事情?

心裡忐忑不安,所以李牧羊屏聲靜氣,更加仔細的去偷聽——不小心聽到夏侯淺白和那個陌生人的對話。

「院長的心思,豈是我們能夠臆測的?院長所能夠看到的景象,又豈是我們能夠看到的?院長非凡人,他這麼做自然有他的道理。」陌生人聲音低沉的說道:「要不,你去問問院長?」

「院長不說,誰敢去問?」夏候淺白說起院長的時候,聲音終於帶著一抹敬畏之心,說道:「只是想到那書獃子竟然知道這種事情,還真是讓人心中不平。他怎麼就那麼受院長的重視啊?不就是一個死讀書讀死書的書獃子嗎?說起來,他還是我和孔離的學生呢。」

陌生人沒有理會夏侯淺白話中的『醋意』,說道:「既然院長特招,而且又知道他的存在,證明自然有他存在的道理——你就好好的來處理現在遇到的這樁棘手事件吧。不僅僅要讓學生沒有生疑,還要讓院長他老人家滿意。所以——就辛苦夏侯師了。」

「自然是需要我來處理的。」夏侯淺白冷聲說道。「恰好我也有些問題要問。」

陌生人的腳步漸行漸遠,夏侯淺白重新走回石屋站在李牧羊的床前。

「李牧羊,你到底是什麼人?」沉默了一陣子后,夏侯淺白出聲問道。

「——」李牧羊的心臟無端的收緊。

他怎麼詢問起自己這個問題?他怎麼知道自己已經清醒過來?

他是不是故意詐自己?

是的,一定是這樣。

他故意的,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已經醒來。

於是,李牧羊決定繼續裝睡。

實在不行就裝死。

「你也不要緊張。這個屋子裡就只有你我師生二人,所以我們可以開誠布公的談談。」夏侯淺白拉了張椅子坐在李牧羊的床頭,嘴角浮現一抹淡淡的笑意,說道:「如果你覺得還沒有睡好的話,我可以晚些再來。不過,到時候會有別人來探望你——那個時候你就要自己應付了。」

說完,夏候淺白就要起身離開。

裝不下去了。

李牧羊從床上爬了起來,出聲喚道:「夏侯師——」

夏侯淺白轉身,眼神玩味的看著李牧羊,說道:「醒了?」

「夏侯師怎麼在這裡?」李牧羊一臉茫然的問道。「這不是我的號舍?我現在躺在哪裡?」

「你現在躺在我的丹廬。」夏侯淺白出聲說道:「至於你為什麼躺在這裡——難道你什麼都不記得嗎?」

「不記得了。」李牧羊搖頭,說道:「記不得了。一點印象都沒有。」

認真的想了想,說道:「心中一直仰慕夏侯老師,聽說夏侯師今天要講《清心咒》,所以就想去旁聽。結果被一個叫做宋停雲的師兄諷刺了幾句——」

夏侯淺白來的時候,還曾和李牧羊眼神對視。所以,李牧羊沒辦法把所有的責任全都推到宋停雲身上。畢竟,那個時候自己還是清醒的。自己的眼神騙不了人。

「後來夏侯師來了誦起《清心咒》,我就覺得頭痛欲裂,就像是有人在我腦袋裡放了嗜腦蟲似的。後面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你不知道你做過什麼?」

「不知道。」李牧羊搖頭。

夏侯牽白眼神犀利,在李牧羊的臉上掃來掃去,突然間出聲問道:「你恨我?」

李牧羊大吃一驚,連忙說道:「夏侯師何出此言?我對夏侯師只有仰慕之心和感激之情,絕對沒有任何恨意。我若有一句謊話,就讓我李牧羊——回老家牧羊。」

「既然你不恨我,又為何想要殺我?」

「夏侯師,我從來沒有想過要殺你——」李牧羊趕緊解釋。他怎麼可能會殺夏侯師呢?這可是他的『大腿』埃

看到李牧羊的表情不似作偽,夏侯淺白就更加好奇了,說道:「李牧羊,我剛才探過你的氣海——」

「氣海?」李牧羊出聲問道。他在《破體術》裡面讀到過,氣海就相當於是一個人的氣機儲藏室,萬川歸海,所有的氣機最終都將傳輸進那個位置。

氣海會結氣核,氣核能修鍊成胎心。

胎心最終可以擬出實體。

譬如龍王的眼淚。

「你根本就沒有凝結過氣海。」夏侯淺白說道:「和外面那些最低級的武者一般,你發力的方式還是用丹田——神州大地,有空谷、高山、閑雲、枯榮、星空、神遊、屠龍七大境界。星空學院招收的學生,最低修為也至高山。就連那些在書畫樂器方面天賦過人的學生,它們也有空谷的修為境界。李牧羊,你還是一個武道初學者,甚至都沒有真正的入門。」

「所以,李牧羊同學,你能否告訴我,在過酒色財氣四關的時候,你一人一劍斬殺無數沙盜滅其族群的實力從何而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