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逆鱗 第一百四十九章、疑點重重!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用,是清心靜欲的無上法訣。夏候淺白對道家的《清心咒》有絕對的信心,別說是一個剛剛入學的新生,就是成名百年的殺人魔頭或者兇狠殘酷的牲口野獸,在聽聞經咒時都會心態平和,血性減退,殺心消散。 他要在...

?

cpa300_4 第一百四十九章、疑點重重!

戾氣太重,殺氣愈濃。

隨著夏候淺白的吟誦,李牧羊的情緒越來越激烈,人也越來越暴躁。

就好像這《清心咒》不為清心,而為激發人體內的邪惡*似的。

李牧羊的內心深處恨極了《清心咒》。

這種仇恨在他看來莫名其妙,卻又是那麼的理所當然。

就像這《清心咒》曾經傷害過他把他給怎麼著了一般。

李牧羊清楚的知道這種情緒不好,他更加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反應和其它人是那麼的格格不入。

「這有可能會被人看出端倪——甚至被他們發現自己是一條龍——」李牧羊在心裡想著。

可是,他根本就控制不祝

從靈魂本源處散發出來的力量太過強大,讓他的身體根本就不受自己思緒的控制。

咯咯咯——

青石桌面被他抓出一道又一道的裂痕,它的手爪就像是鋼鑄鐵打,堅硬無比。

那被抓破的桌面看起來猙獰恐怖,散發出來的聲音極其刺耳。

「李牧羊——」宋停雲出聲喝道。「你想幹什麼?休要對夏候師無禮——」

宋停雲並不知道李牧羊現在是一個什麼樣的狀態,只是以為李牧羊是在刻意針對夏候淺白的授課——當然,他也希望是這樣。做為夏候淺白的弟子,自然是要為先生出頭。

聽到宋停雲的這一聲吆喝,那些原本已經聽了《清心咒》進入入境狀態的學生紛紛睜開眼睛,朝著發聲之人看了過去。

然後,他們又順著宋停雲的視線看到了正欲發瘋的李牧羊。

「那位同學他怎麼了?看起來很是憤怒的模樣——」

「清心咒難以清心,定是妖魔附體——」

「這怎麼可能?星空學院怎麼會招收一個妖魔學生進來?你當學院的老師都是白痴不成?」——

閉眼誦咒的夏候淺白也感覺到了李牧羊的暴戾情緒,以及他散發出來的強大殺氣——那殺氣不是針對別人,正是誦咒的自己。

夏侯淺白皺了皺眉,更加急驟的念起咒來。

「眾生所以不得真道者,為有妄心;既有妄心,即驚其神;既驚其神,即著萬物;既著萬物,即生貪求;既生貪求,即是煩惱;煩惱妄想,憂苦身心;便遭濁辱,流浪生死;常沉苦海,永失真道。」

《清心咒》是為清心所用,是清心靜欲的無上法訣。夏候淺白對道家的《清心咒》有絕對的信心,別說是一個剛剛入學的新生,就是成名百年的殺人魔頭或者兇狠殘酷的牲口野獸,在聽聞經咒時都會心態平和,血性減退,殺心消散。

他要在所有弟子的面前證明《清心咒》的無上威力,要讓他們知道——我動動嘴就能夠平息干戈。

李牧羊不堪其痛苦,嘴唇乾裂,瞳孔布滿血絲。

他的雙手撐在青石桌面之上,雙手用力的抓著桌面,手背上的青筋根根跳起。

他的額頭大汗淋漓,身上的衣服早已經被汗水浸濕。

身體四周白霧繚繞,那是身體過熱蒸發汗水而散發出來的熱氣。

忍耐!

強行忍耐!

因為李牧羊的雙手抓住青石桌面,所以那桌面便成了排解和傳導其體內氣機的唯一途徑。

青石桌面難以承受這巨大的衝擊之力,平滑的桌面開始出現道道裂紋。

很快的,那裂紋越來越多,也越來越大。

嚓嚓的聲音不停傳來,就像是河面上的冰塊在破裂。

「轟——」

一聲巨響,李牧羊面前的那塊青石桌面被他給掰成碎片。

「李牧羊,你瘋了——」

「快攔住他——」

「不要讓他傷害夏侯師——」——

夏候淺白的身體橫空而起,寬大的衣袖朝著李牧羊揮舞過去。

李牧羊只覺得眼前一黑,便昏迷過去——

李牧羊是被刺眼的陽光晃醒的,想要睜開眼睛,卻覺得腦袋昏沉沉的,頭痛欲裂。

嘴巴也很乾,竟然沒有人喂他一口水喝。李牧羊覺得自己要重新審視一遍自己的朋友圈,不說赴湯蹈火,喂口湯燒把火都沒人能夠做到嗎?

隱約的,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

李牧羊沒有起身,只是睜開眼角朝著那房門的一角看了過去。

「——事情實在詭異之極,我的《清心咒》修鍊數十載,可治惡鬼,可禁凶神,可忘生死。我初誦之時,其它學生紛紛清心靜欲,進入了忘我忘世的狀態。唯有他情緒暴戾,看起來憤怒之極,好像是和誰有什麼深仇大恨似的——最後竟然生生的把青石矮几給撕成碎片——」

這是夏候淺白的聲音。夏侯淺白的聲音總給人一股子傲氣凜然的味道,和他本人驕傲的性格類似。「有學生懷疑他是惡魔,因為只有邪惡之物在聽到《清心咒》的時候才會生齣劇烈的排斥反應——他到底是什麼?」

「你覺得他是什麼?」一個沙啞的聲音出聲問道。

這個聲音很陌生,李牧羊從來沒有聽過。

他努力的想要去探索那個人影,想要看清楚那個陌生人的臉。但是他的身體被門板遮掩,根本就難以查看。

李牧羊又不敢有太大的動作,因為他心裡非常清楚,以夏候淺白的修為境界,只要自己有稍微大一些的動作,就會立即被他所察覺。

「我不知道。」夏侯淺白說道:「那些學生之言,自然都是無忌之談。我不信星空學院會錄取一個惡魔進來——剛才我探過他的身體,氣機相當的虛弱,甚至連氣海都沒有形成。這樣的實力,我甚至都在懷疑他是哪一國的王室送進來的王族貴子。當然,我看過他的資料,他只是來自江南城的普通少年,並無任何特殊的來歷。」

頓了頓,夏侯淺白又說道:「不過,此子在過酒色財氣四關的時候表現相當的優秀。而且一瞬間展現出來的實力也讓人心折——之前我還一直以為是他故意在人前隱瞞實力。」

「而且,那個書獃子說李牧羊是院長特招——我實在想不明白,院長為何獨獨對江南城的一個普通少年另眼相待?再加上他今天表現出來的異樣,感覺此子身上疑點重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