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逆鱗 第一百四十六章、怒江不怒!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間出現一巨大的旋渦,旋渦裡面有一狀若巨龍頭顱的怪物——那隻紅色龍頭幾次三番的想要衝破旋渦突圍而出——這場景即奇幻,又壯觀。你竟然錯了過去,可惜啊,可嘆埃」 「竟然有紅色的巨龍頭顱?」李牧羊出聲...

? 第一百四十六章、怒江不怒!

李牧羊沒招誰惹誰的在吟誦著龍語。

卻沒想到危險突至,胸口部位猝然間生齣劇烈的疼痛感覺,讓他的身體踉蹌後退,嘴裡發出悶哼的聲音。

「藹—」

他的身體靠在床上,手裡的那本《龍之語》卻掉落在地上。

感覺到嘴巴里有些咸甜,伸手撫摸了一下嘴角,發現手指上沾著鮮紅的血水。

「剛才那是走火入魔了?」李牧羊心有餘悸的想道。難怪羊師提醒他們不要貪功冒進,要循環漸進的學習。看來這龍語確實高深莫測,不是一時半會兒就可以完全掌握的。

李牧羊坐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著。

等待胸口那股痛感消失,以及內心的悸動平息。

可是,不知道怎麼回事兒。李牧羊有一種很悲傷的感覺。

好像有人剛剛把他欺負凌辱了一番,他卻沒有能力做出任何反抗反擊——在他的身體變異以前經常會生出這種感覺。覺得這個世界太黑暗了,每個人都在針對自己,所有人都有可能是自己的敵人。

感覺到胸口舒服一些,李牧羊從地上撿起那本《龍之語》,重新翻到他剛才吟誦的那一頁,心想,這應該屬於一篇祭祀文,祭祀的是那些死去的龍族強者。順便還有召喚魂魄讓它們獲得安息的意思。

可是,為什麼自己的情緒會這麼悲傷呢?

因為自己身體裡面的那頭巨龍而讓自己感同身受?或者說是羊師提過的龍王的眼淚——

李牧羊這段時間很煩惱。

在他不知道龍王的眼淚這種寶貝之前,他單純的以為自己體內隱藏著一條巨龍。除此之外,他沒辦法解釋自己身體的變異情況。

但是,當羊師向他們講述過龍王的眼淚之後,他又開始懷疑自己的體內是不是藏著那滴龍王的眼淚——畢竟,龍王的眼淚也可以解釋這種變異情況。

作為天秤座的李牧羊特別討厭這種雙選題,每個問題只有一個答案不是更有利於世界和平嗎?

不過,李牧羊很是喜歡這本《龍之語》。心想,這是一本好書。可以快速地提高龍語水平。如果每天像今天這般吟誦一遍的話,自己很快就會成為龍語這一領域的頂級專家——現在應該已經是了吧?

羊師說過,這一篇龍文就連他自己都看不明白是什麼意思,只能夠原文抄錄。而自己卻沒有任何障礙的念出來了,證明自己比羊師還要厲害一些。

「羊師那麼厲害的人,竟然也被自己給比了下去——哈哈哈——」李牧羊站在那裡傻樂個不停。心想,難怪以前張晨李樂王小鵬蔡照吳漫趙小狗等等這些人都喜歡欺負自己,這種把別人踩在腳下的感覺真是太好了。

當然,以前李牧羊同學總是被人踩在腳下的那一方。

這麼想著,李牧羊就準備更加努力一些。

他攤開《龍之語》這本書籍,準備把它剛才吟誦的那一篇祭祀文再讀一遍。

反正閑著也是閑著,不如多讀一些書,這樣才能夠對得起遠在江南的父母——

他剛剛念出第一句話,平息的怒江就再一次沸騰起來。

砰砰砰——

外面有人敲門。

李牧羊用絲帕擦拭了嘴巴,趕緊走到院子里開門。

一邊開門,一邊出聲喊道:「誰啊?」

「是我。」林滄海的聲音傳了過來,問道:「牧羊兄長,你沒事吧?」

「沒事埃」李牧羊拉開木門,問道:「出了什麼事情嗎?』

「準備拉你一起看熱鬧呢。」林滄海出聲說道。「剛才那場怒江之怒你看到了吧?」

「怒江之怒?」李牧羊一臉茫然,問道:「怒江怎麼怒了?」

「你竟然不知道?」林滄海滿臉驚詫的看著李牧羊,說道:「外面發生那麼大的動靜,整個學校都被驚動了。你竟然不知道?」

千度也從自己的小院出來,看來是準備來看望李牧羊的。

看到林滄海和李牧羊站在小院門口,聲音清脆甜美,問道:「你們倆站在這裡說什麼呢?」

林滄海轉身看向千度,彎腰施禮,說道:「千度姐姐——我來找牧羊兄,想和他一起欣賞這怒江憤怒的奇異壯麗景觀。沒想到牧羊兄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千度看向李牧羊,臉上也是一幅難以理解的模樣,說道:「牧羊同學,剛才怒江裡面的奇幻美景,你一點兒也沒有察覺嗎?」

「啊?我不知道藹—」在沒搞清楚事情真相之前,李牧羊決定裝懵作傻到底。「吃過晚飯後,我便躺在床上看書。看著看著就睡著了——怎麼了?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怒江怎麼了?」

千度看了一眼李牧羊手裡握著的那本《龍之語》,笑著說道:「看來牧羊同學很用功呢。」

「哎呀——」林滄海替李牧羊惋惜不已,說道:「牧羊兄,這簡直是平生罕見的奇觀埃剛才怒江徹底的發瘋了,江水翻滾,紅浪滔天,江心中間出現一巨大的旋渦,旋渦裡面有一狀若巨龍頭顱的怪物——那隻紅色龍頭幾次三番的想要衝破旋渦突圍而出——這場景即奇幻,又壯觀。你竟然錯了過去,可惜啊,可嘆埃」

「竟然有紅色的巨龍頭顱?」李牧羊出聲問道。

李牧羊同學現在很敏感,只要是和龍有關係的字眼他都特別的關注。聽到林滄海說起怒江之中出現巨龍頭顱的時候,他的心臟就高高地提了起來。生怕這件事情和自己牽扯上什麼關係。

天地良心,他一直窩在屋子裡面讀書,連院門都沒有出過——

千度也笑著點頭,說道:「確實是千年難遇的奇景呢。怒江雖然名為怒江,也時時發怒,但是像今天這般浪高千丈出現巨龍頭顱的場景卻從來都沒有發生過——」

「真是遺憾之至。」李牧羊『痛心』不已。他滿臉後悔的模樣,問道:「現在還能夠看到嗎?」

「應該沒有結束。如果運氣好的話,或許還能夠看到這等奇觀——」林滄海滿臉激動的說道:「我之所以趕過來,正是想要和牧羊兄一起欣賞此景。畢竟,牧羊兄的這幢小院位置更佳,我那邊有嶙峋怪石遮掩一半的視線,視野不夠開闊,終究讓人有所遺憾——」

「我也正有此意。」千度說道。

「快請進。」李牧羊邀請林滄海和千度進院。

三人直奔後院,將眼前的紅色江面盡收眼底。

一直等到冷月消失,晨露悄起,怒江卻再也沒有發怒了。

三人都懊惱不已,責怪怒江不給面子沒有再怒上一怒。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