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逆鱗 第一百四十二章、解讀龍語!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 「以為我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教書匠?」羊小虎笑著問道。 「嘿嘿」鐵木心尷尬地笑著。 羊小虎拍拍他的肩膀,說道:「同窗之誼,可托生死。你們不要動不動就拔劍,不要動不動就要拼個你死...

?

第一百四十二章、解讀龍語!

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小羊。

一直以來,羊小虎給人的印象總是靦腆、含蓄、低調、老好人。有點兒小羞澀、有點兒小孱弱,看起來就像是任何人都能夠衝上去踩上幾腳吐一口口水的受氣包似的。

第一次見面,羊小虎就一直被孔離和夏候淺白這兩位星空名師給欺負著。

他們三個人站在一起,就像是兩位星空名師帶著一個獃頭獃腦的小跟班雖然那個小跟班也和他們一樣穿著星空學院老師特製的星雲袍。

後來接觸久了,發現是個人都想欺負他因為他好欺負埃

上課的時候很隨和,學生們隨意爭吵。

下課的時候沒威信,學生們對他也不甚恭敬。

今天就更加過份了,鐵木心和楚潯課堂上要動手打架,羊小虎勸阻竟然喊著讓老師走開

忍無可忍,無須再忍。

羊小虎發威了。

他往鐵木心肩膀上拍了一記,鐵木心凝聚而來的那一身勁氣就自然散開。他朝著楚潯伸了伸手,楚潯手裡的寶劍就到了他的手裡形如鬼魅,讓人震驚不已。

能夠被星空學院錄取,鐵木心和楚潯的實力原本就相當的不弱。

可是,羊小虎就那樣輕飄飄地解決掉了兩個正要火拚的傢伙羊師這算是什麼級別?

「羊師,你這是」鐵木心跌坐在地上,滿臉吃驚地看著羊小虎。他的專註力一直放在楚潯身上,都沒有搞清楚是怎麼回事兒,自己聚集起來的『沙暴之力』就憑空消失了。

「羊師」楚潯的身體連連後退。雖然他並沒有摔倒,但是他手裡的寶劍卻落在了羊師的手裡。這已經是他第二次失去寶劍了。

作為一名優秀的劍手,卻連自己手裡的寶劍都掌控不了,簡直是平生最大的恥辱。

楚潯的臉色難堪之極,簡直比摔倒在地的鐵木心還要難受一些。

千度若有所思地看著羊小虎,剛才發生的這一幕並沒有讓她多麼的意外。

陸契機仍然是那幅冷若冰霜的模樣,就像是完全不在意身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一般。

蔡葩眼睛放光,狀若貪婪地盯著羊小虎審視。有這樣的高手做老師,對他們這些學生來說是一大幸事。

林滄海笑呵呵地看著羊小虎,說道:「羊師修至枯榮境了吧?星空學院果然名不虛傳。」

林滄海的感嘆不是無的放矢。

神州浩大,有九國爭鋒,大漠草原綠州等地少數民族無數。子民億兆,但是能夠修行的只是佔據著一個極其微小的部份。

就像是李牧羊和李思念兄妹倆人,如果李思念不是有老道士師父送了一本《破體術》並且幫她奠基,她怕是一生都只是一個普通人,無法跨進玄妙之門半步。

李牧羊就更不用說了,如果不是身體突然間開始變異,他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病人,廢物連他身邊那無數的普通人都不如。

有王室天貴、有豪門翹楚、有九國精英、有漠民和草原上的黑馬,有名門大派中的俊傑

這樣算起來,修行者又不在少數。

但是能夠修行至枯榮境的卻是少之又少,堪稱一代人傑。

譬如西風帝國的軍方第一人陸行空,一代軍神,戰功彪炳,修為已至枯榮境。是整個西風帝國有數的高手。那是讓無數人仰慕和仰望的對象,是無數精英想要超越的人物。

要是在九國之內,有這樣的枯榮境高手出現,不是被恭請到皇宮之內做養尊處優高高在上的供奉,就是被派遣到重要城池或者邊寨做領軍將軍或者行省總督。

可是,在這星空學院裡面,一個普普通通的老師竟然就是枯榮境至少林滄海是這麼認為的。

這是多麼駭人的一件事情啊?

李牧羊雙眼圓睜,表情獃滯了半天,無比驚訝的說道:「羊師,你的實力通玄,實在是我生平所見過的當世第一高手。當真是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羊師有此實力還如此低調,實在是我們這些學生學習的楷模。」

李牧羊想起『抱大腿』的事情,當時他覺得羊小虎這根大腿不夠粗,沒辦法幫他保護好自己的家人。所以又當著羊師的面抱了孔離和夏候淺白兩位老師的大腿他擔心這樣會被羊小虎懷恨在心,把自己的名字記在隨身攜帶的小本本上了。

「千萬別招惹讀書人。」李牧羊一直牢記著這句話。是誰說的來著?

羊小虎臉色赤紅,不好意思地擺手,說道:「你們不要這樣,不要這樣我就是一個普通人。是星空學院一塊磚,哪裡需要我,就往哪裡搬。」

「羊師虛懷若谷高風亮節高人風範」李牧羊再次稱讚著說道。他想儘快消除羊師心中對自己的成見。他是一個沒有實力沒有後台還背負血海深仇不對,是被那些背負著血海深仇的敵人追殺的倒霉鬼。他將胖子公輸垣的那句話牢牢地記在心間:多抱大腿。

為了自己的家人,李牧羊願意承受所有的委屈。

就算是有人攻擊指責他不要臉,他也認了。

「現在是課堂時間,不得打架。」羊小虎走到楚潯面前,把手裡的寶劍遞了過去,說道:「你們當堂打架,是對我這個老師的不尊重。」

楚潯心情複雜地接過寶劍。

之前還非常喜歡的鑲鑽名劍,現在握起來卻覺得有些燙手。

羊小虎又走過去把鐵木心扶了起來,說道:「鐵木心同學沒事吧?」

「我沒事。」鐵木心滿臉興奮,大漠上的漢子就是喜歡強者。越強的人他們越是尊重喜歡。「羊師,沒想到你這麼厲害。平時看你軟綿綿的,還以為你是」

「以為我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教書匠?」羊小虎笑著問道。

「嘿嘿」鐵木心尷尬地笑著。

羊小虎拍拍他的肩膀,說道:「同窗之誼,可托生死。你們不要動不動就拔劍,不要動不動就要拼個你死我活。當真想要切磋比試,以後有的是機會學院有演武館,那裡是可以公平決戰的地方。打完之後輸贏放到一邊,大家以後還是好朋友。」

「還有星空戰場,當然,我不建議大家去那裡,那是立下生死約的地方雖然那是學生的自由,學院不會阻攔反對。」

「星空學院就是一個微型的社會,外面有的情緒,星空學院也會有。外面有的愛恨情深,星空學院也會有。自由隨性,發自本心。這是星空學院的辦校宗旨。」

羊小虎抽出一本書籍出來,看著大家說道:「好了,說了太多的題外話。現在我們開始上課大家把我剛才為你們準備的課本拿出來。」

每個學生面前都擺放著一本書籍,書皮上面用古樸的字跡寫著《龍之語》三個大字。

每本書籍的字體一樣,李牧羊認出這是羊小虎的字體。應該是他特別為每一個同學抄寫了一份。

「這是我給大家抄寫的《龍之語》。」羊小虎笑著說道。他舉了舉手裡的一本顏色泛黃的羊皮卷,說道:「原本在我的手裡。只有一本,沒辦法給每一位同學查看。」

「以我多年的研究經歷來看,龍語是世界上最晦澀難懂也最難學習模仿的證言。」羊小虎一臉認真地說道。這個時候他又恢復了之前那種書獃子教書匠的模樣。不過,再也沒有學生敢輕視小覷他了。每個學生都精神抖擻地坐直身體,就連交頭接耳的行為也消失了。

「它們的音調簡單,有時候只是一個單音字。但是這些單音字卻根據它的輕重、聲音的大孝發音的長短等情況而有著不同的解讀和不同的意思。」

「我來給大家舉個例子。」羊小虎說道。他捏住鼻子,發了一個極其詭異的音調出來,說道:「你們知道這表示什麼意思吧?」

「不知道。」眾學生回答著說道。

「喜悅。」李牧羊脫口而出。就好像這兩個字根本就不是從他嘴裡發出來的一般。

「我就知道你們」羊小虎笑著說道。這是他的慣常式序,因為這些初入星空的學生是不可能知道這些龍族語的意思。

問出那個問題之後,他連接下來的話都已經準備好了。

然後,他說話的聲音嘎然而止,滿臉驚詫地看著李牧羊,說道:「李牧羊同學,你剛才說什麼?」

他聽到了不一樣的聲音,聽到了和那些『不知道』不一樣的回答。

他聽到有人說『喜悅』,那是李牧羊的聲音。

雖然他說出那兩個字的時候很短很急促,但是,他仍然聽得清清楚楚。

因為太另類顯眼了。

「我沒說什麼埃」李牧羊強行保持著鎮定,笑著說道。

他的心臟砰砰砰地跳的厲害,他知道,自己將遭遇一個巨大的危機。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