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一百三十九章、庸人自擾!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點頭,說道:「這樣就順眼多了。」 看到李牧羊臉紅耳赤不敢和自己眼神對視的模樣,『噗嗤』一聲笑出聲音,說道:「牧羊同學的臉紅了呢。」 李牧羊的臉就更紅了,抬頭看了千度一眼,說道:「千度同...

?

第一百三十九章、庸人自擾!

洗了個澡,換了一身乾爽的衣服,李牧羊心中的那種不適感才逐漸的消失不見。

看到林滄海和千度一臉疑惑地看著自己,李牧羊笑著說道:「走吧,我們去上課,不能讓羊師等久了。」

「你沒事吧?」林滄海關心地問道。剛才李牧羊的表情真的很奇怪,看起來就像是因為過度興奮而失去情緒控制一般。他們這些人都是聽著勇者屠龍的故事長大的,應該對屠龍這件事情有了很強大的免疫力才對誰年幼的時候沒喊過幾句『我要做屠龍英雄』之類的豪言壯語?先生詢問學生以後有什麼理想的時候,一個班級十個人有八個是要屠龍的,還有兩個是想嫁給屠龍勇士。

李牧羊難道是從荒蕪人煙的大漠或者草原過來的?以前沒有聽過屠龍故事,所以反應才會這麼的激烈。可是明明他說話的聲音是西風帝國的官腔啊?

「沒事。」李牧羊笑著說道。「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兒,每次看到怒江的時候,情感都會特別的強烈。有種熱血沸騰,立即提著寶劍跳下去砍幾條巨龍的衝動」

李牧羊初見怒江時淚流不止,這件事情肯定會被人知曉。既然如此,李牧羊不如自己主動說出來,避免到時候被人懷疑。

「千萬不要一個人對你有好奇心,那樣的話你將使自己陷入險境。」

這句話是誰說的來著?

林滄海點了點頭,說道:「紅色確實能夠激勵人的士氣。而且怒江磅壯觀,來歷不凡,本身就是神跡之所或許你受其雄偉所魅惑,又或者能夠感覺到怒江的憤怒也是很有可能的。」

「原來是這樣。」李牧羊表現出一幅恍然大悟的模樣,說道:「之前我還一直想不明白怎麼回事兒?你說那麼漂亮的大江,怎麼看著看著眼淚就流出來了?當時我還以為是我的眼睛出了問題,還央求羊師幫我置換號舍來著聽了滄海同學的解釋,我這才明白原來不是我眼睛有病,而是因為我這個人過於多愁善感了。唉,從江南那個地方出來的人,多少都有一些浪漫情懷。女孩子這樣還好,要是男生也這樣」

李牧羊靦腆的笑笑,看著林滄海和千度說道:「希望你們不要笑話我。」

「怎麼會呢?」林滄海擺手說道:「這恰好說明牧羊兄是性情中人。」

千度也笑,說道:「我覺得這樣挺好埃我每次注視這怒江之時,也會和牧羊同學一樣心潮澎湃,恨不得現在就仗劍屠龍可惜技藝不精,實力不夠。還是先跟隨名師學習,它日尋龍而屠。成為流傳於後世的屠龍英雄。」

「對。我輩正應當如此。」李牧羊鼓掌叫好。「我們先去學習龍語吧。那句話是怎麼說的來著?知已知彼,才能百戰不殆。以後咱們遇到巨龍的時候,先用龍語和它們溝通,勸其投降。畢竟,眾生平等,咱們總要給它們一個改正錯誤的機會。一言不發就上去屠殺,感覺不太禮貌,也不符合佛門道家一直宣揚的人道主義精神。如果它們頑固抵抗,誓死不降,那咱們再衝上去打殺不過我想那些巨龍也沒有那麼硬的骨頭,我要是它們第一時間就投降了。」

「」

李牧羊正準備趕去上課時,千度突然間出聲喊道:「等一下。」

李牧羊轉身,問道:「千度同學有什麼事情嗎?」

千度走了過來,伸手幫助李牧羊把脖頸處摺疊在一起的衣領給整理整齊。李牧羊剛才太過倉促,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衣服沒有穿好。

「謝謝。」李牧羊紅著臉道謝,只覺得心臟砰砰砰地跳得厲害。如此這般近距離的和一個年輕貌美的女孩子接觸,李牧羊還真是有一點兒不太適應不過他願意做出改變,願意委屈求全。

千度收拾好李牧羊的衣服之後,又順手拔掉李牧羊長發上面的木簪子,說道:「牧羊同學的頭髮以前都是誰幫忙梳理的?今天可沒有梳理好呢。」

「以前是我媽,還有妹妹」李牧羊不好意思地說道。以前他的頭髮沒有這麼長,他也不在乎自己的頭髮到底有多長。每天起床之後父親母親或者妹妹隨手幫他打理一下就搞定了,簡單方便。到了星空學院之後,所有事情都需要自己親自來處理。其它的倒還好,但是打理頭髮這種事情實在過於為難了。他只是剛剛學會,但是束髮的水準卻是不堪入目。

千度用手指頭幫他把頭髮梳理好,然後挽起髮髻之後,用木簪子穩穩地插在發冠中間。

因為距離太近,女孩子身上那股子如馨如蘭的味道再次傳入李牧羊的鼻腔。

甚至就連李牧羊呼吸進去的空氣都帶著千度的味道,那是千度呼出去的氣體再次被李牧羊給吸了進去。

李牧羊心想,這就是人們經常說的『同呼吸共命運』了吧?

不過,李牧羊對千度好感爆棚。心想這真是一個溫柔善良的好女孩兒呢。比那個陸契機要好上好幾百萬倍。

千度的手法利落,動作熟練。

她退後兩步,打量了一番自己的傑作,滿意地點了點頭,說道:「這樣就順眼多了。」

看到李牧羊臉紅耳赤不敢和自己眼神對視的模樣,『噗嗤』一聲笑出聲音,說道:「牧羊同學的臉紅了呢。」

李牧羊的臉就更紅了,抬頭看了千度一眼,說道:「千度同學的臉也紅了。」

「有嗎?」千度微愣,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果然有種熱乎乎的感覺。

她倒是一點兒也不慌張,落落大方的說道:「可能是因為第一次幫男生做這樣的事情吧。」

「我也是第一次。」李牧羊趕緊說道,就像是要證明些什麼似的。

千度再次忍不住笑出聲音,說道:「牧羊同學,你這句話就是欺騙了哦。你剛才還說以前你的頭髮都是母親和妹妹在幫忙打理呢」

「是這樣埃」李牧羊一臉認真地說道:「我是第一次被你整理髮冠以前從來都沒有過的事情。」

「」千度覺得這傢伙看起來憨厚,其實還挺不要臉的。

林滄海一臉笑意地看著千度,說道:「千度姐姐,你這樣很危險哦。」

千度笑笑,說道:「世上本無事,庸人自擾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