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逆鱗 第一百三十六章、選擇相信!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 一個小丫鬟在前面撐燈,公孫瑜自己撐傘,朝著丈夫工作的書房走了過去。 她私自跑到江南去接羅琦夫婦,總歸是要給陸家一個解釋的。 反正事情她已經做了,等待她的是什麼也並不在意了。...

?

第一百三十六章、選擇相信!

「思念,不要亂說話。」羅琦急忙呵斥,她就知道自己這個女兒是不會乖乖聽話的。

果然,她又開始欺負陸家這個小少爺了。可憐人家還只是一個孩子埃

「我哪有亂說話了?我和李牧羊不是從小睡到大的?一個月以前他還經常睡到我房間呢。」李思念反駁著說道。

「你哥什麼時候睡過你房間了?都是你跑到你哥房間玩結果困了就不願意挪窩了,你哥轟你都轟不走」羅琦又習慣性地和自己的寶貝女兒『吵架』。想到這裡不是自己遠在江南的那個小家,當著外人的面說自己家兒子女兒的一些私事實在不妥便及時的停住了。

她看向陸天語,笑著問道:「這位就是天語少爺吧?」

「阿姨,你可以叫我天語。」陸天語跑到羅琦面前鞠躬,說道:「我常聽我母親說起過你呢。」

「真是個好孩子。」羅琦笑著說道。伸手在懷裡一陣摸索,想要送一件什麼禮物給陸家的這位小少爺。可是摸了半天卻沒有拿得出手的東西。要是普通的孩子,她給一些碎銀子或者直接給金幣也行,問題是人家是陸家的小少爺,你要是給這些東西不是太俗氣惹人笑話了嗎?

李岩走了過來,從懷裡摸出一把鑲著寶石的匕首,遞給羅琦說道:「這是以前一位長者送給我的禮物,我帶在身上珍藏多年,就把它送給小少爺吧。」

「李岩羅琦,你們倆不用這麼客氣。都是一家人。他不缺這個。」公孫瑜知道這夫妻倆的為難,想要阻止他們的動作。但是看到他們尷尬的表情后,立即就轉變了態度,笑著說道:「天語,既然是你叔叔和阿姨送給你的禮物,那你就收下來吧。要好好珍藏。知道嗎?」

陸天語倒是機靈,雙手接過禮物,很是認真地鞠躬道謝,說道:「謝謝叔叔,謝謝阿姨我很喜歡這件禮物,一定會好好珍藏的。」

公孫瑜這才滿意,看著羅琦說道:「羅琦,趕路辛苦,今天不是敘舊的時候。反正你以後長住天都,我們有的是說話的機會。今天你們先去洗漱一番,早些休息。有什麼事情我們明天再商量思念讀書的時候也要提前定下來。這是大事,可不能耽擱了。」

「小姐姐,那你也早些休息。這次真是辛苦你了,讓你大老遠的親自趕到江南。」羅琦終究還是有些不習慣,出聲說道。

「都早些休息吧。需要什麼要告訴下面的人,可別委屈了自己。」公孫瑜囑咐著說道。

又拉著李思念的手,說道:「思念這兩天先好好休息,過幾天我讓人帶你去參加一些天都的宴會,很快就會和這邊的那些公子小姐熟悉起來。年輕人就要多往來走動,可不能總是一個人悶在家裡。」

「姨,你真好。」李思念回握著公孫瑜的手說道。

離開的時候,李思念揉捻著陸天語的胖臉,笑著說道:「小弟弟,你真是太可愛了,我好喜歡你哦。」

「呵呵」陸天語傻乎乎地笑著。

等到丫鬟婆子們把李岩羅琦都送去休息,公孫瑜轉身看著陸天語,問道:「你父親在哪裡?」

「之前父親在書房。」陸天語笑呵呵地說道。

公孫瑜點了點頭,說道:「我去和你父親說會兒話,你快去房間歇息吧。」

一個小丫鬟在前面撐燈,公孫瑜自己撐傘,朝著丈夫工作的書房走了過去。

她私自跑到江南去接羅琦夫婦,總歸是要給陸家一個解釋的。

反正事情她已經做了,等待她的是什麼也並不在意了。

陸天語站在廊檐,看著母親消失在魚簾中的身影,臉上的傻笑就變成了意味深長的笑意。

他摸著自己的胖臉,輕聲說道:「家裡真是越來越熱鬧了李牧羊,你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真是好奇埃」

頓了頓,又說道:「還有這個思念姐姐好像對我很有敵意呢。她不喜歡我?這怎麼可能?我表現的一直很可愛埃」

他搖了搖頭,矮小的身影朝著那閃耀著燈火的後院走去。

「總算是安頓下來了。」羅琦坐在客廳的木製椅子上,伸手撫摸著身邊的茶几桌子,說道:「真好。和以前離開的時候一模一樣。」

「是埃一點兒都沒變。小姐有心了。」李岩感激地說道。

「媽,你們以前就住在這裡?」李思念冰雪聰明,眼睛滴溜溜地轉著圈圈。

羅琦看了李岩一眼,李岩趕緊轉過頭去,說道:「我去打水給你們娘倆洗臉。」

說完,轉身就跑了出去。

羅琦拉著李思念的手坐下,說道:「思念,有些話我早就應該和你說的,但是一直沒有機會也不知道應該怎麼樣和你講。」

她面露為臉之色,說道:「很多年以前,我和你爸就是陸家的人。我給小姐你瑜姨打打下手管理一些商業上的事務,你爸就負責給你瑜姨駕車。我們也是在那個時候認識的。」

「嗯。文書和司機,相處久了,就有了感情。」李思念笑嘻嘻地說道。「聽起來還挺浪漫的。」

「後來,發生了一些事情我和你爸都覺得天都不適合我們,所以我們就帶著你哥哥回到了江南。後來又生下了你。」

「嗯。」李思念點頭。

「最近我們家裡發生了很多事情,我給你瑜姨寫了一封信。原本想著請她幫忙給你哥哥找一所好學校,沒想到你哥憑自己的能力考進了星空學院。後來又有殺手襲擊,你瑜姨擔心我們的安危,就趕到江南把我們接了過來」羅琦解釋的艱難無比,這對她來說當真是一樁非常痛苦的事情。

有些事情是陸家秘莘,可是不講明的話又難以自圓其說。這對她來說實在是太為難了。

「然後呢?」李思念雙手托腮,一臉好奇地問道。

「然後?然後我們就到了天都住進了陸家。」羅琦說道。這個故事結束得實在太倉促了,給人一種爛尾的感覺。

李思念眨了眨眼睛,看著羅琦問道:「你希望我相信嗎?」

「什麼?」羅琦表情微愣。

「因為母親曾經是瑜姨的文書父親是瑜姨的車夫,所以瑜姨接到母親的一封求助信后就不遠千里的趕到江南親自把我們給接了回來?而不是選擇找人送信或者派遣得力助手過去接人?」

「」

「因為父親和母親都出自天都陸府,但是我和哥哥以前卻從來都沒有聽你們說過以前的事情,甚至都不知道你們曾經來過天都」

「」

「一路走來,瑜姨一直在詢問我哥哥的信息。雖然她掩飾的極好,更多的時候是把視線焦點放在我的身上可是,她應該沒有見過我哥吧?為什麼每次提到我哥哥的時候情緒都格外的激動?」

「」

「母親。」李思念伸手握住母親的手,說道:「其實我有很多問題要問的。但是,既然你已經給了我解釋那麼我就選擇相信吧。」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