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一百三十四章、葫蘆兄弟!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聽這外號就知道是一個風流倜儻風度翩翩萬花叢中過花粉沾一身的無恥美男子。 一個人缺少什麼,他就渴望什麼。 李牧羊希望成為那樣的男人。 「你們在幹什麼?」一個身穿星雲袍的學長走了過...

?

第一百三十四章、葫蘆兄弟!

星空學院藏龍虎,你根本就不知道和你朝夕相伴的同學是龍還是虎。

這是曾經的一個屠龍學院的學長所說的一句話,一直被屠龍學院的學生奉為聖經。

畢竟,這種往臉上貼金的事情自己不好意思干,別人幹了拿來用用也是挺好的。

鍾風眼神犀利地盯著千度,就像是要把千度的全身上下給審視個千八百遍似的。

鍾雨原本驚艷於千度的樣貌,心裡一直想著怎麼樣把這個小女人給搞到自己的床上。但是在她笑語盈盈地看著他們,說出長白劍派極少數人才能夠知道的秘密后,他就收起了那樣的齷鹺心思。

這個女人很棘手,如果用強的話,很有可能會磕碎自己的骨頭。和他們很敬重的鯊魚長老一樣。

不僅僅是長白七子在打量著千度,李牧羊也同樣在打量著千度。

這個女孩子到底是什麼人?

為什麼她一句話就讓長白七長子畏懼成這個樣子?

當然,李牧羊同學理所當然的把長白七子的『嚴肅表情』看成是畏懼表情。

還有,她說的那什麼鯊魚長老又是什麼人?為什麼會有人取這樣不要臉的稱號?

李牧羊覺得自己要是取名號的話,裡面一定要有一個『帥』字。

譬如他很喜歡的一部叫做《楚留香傳奇》裡面,男主角的稱號就是『香帥』。一聽這外號就知道是一個風流倜儻風度翩翩萬花叢中過花粉沾一身的無恥美男子。

一個人缺少什麼,他就渴望什麼。

李牧羊希望成為那樣的男人。

「你們在幹什麼?」一個身穿星雲袍的學長走了過來,他是門口的圖書館管理員之一,李牧羊進門的時候見過他。喝道:「圖書館內禁止打鬥,要打去演武場,不怕死就去星空戰場是損毀了館內的書籍聖典,把你們骨頭拆了都不夠賠的。」

「大哥」鐘山收起手裡的長劍,笑著說道:「來日方長,以後再慢慢找回場子。」

鍾風點了點頭,長劍收鞘。

若有所思地掃了千度一眼,然後帶著長白七葫蘆轉身離開。

「你們還不走?再敢在圖書館裡面鬧事,就剝奪你們永久進入圖書館的資格。」那名學長對李牧羊林滄海等人也沒有好感。圖書館是無數先輩的心血,是他們這些學子心目中的殊些新生不知道珍惜,還敢在這裡面舞刀弄劍。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星空的學生素質一年比一年差了。

「學長,實在是對不起,我們這就離開。」林滄海對著那個管理員微笑,鞠躬道歉。

學長看到林滄海這麼可愛,說話語氣都溫柔了許多,說道:「以後不許這樣了。」

「不會的。」林滄海連連點頭,說道:「今天也是被人欺負。不然的話我們也不會在圖書館喧嘩打擾到其它的同學。這是一種很不禮貌的行為。」

林滄海又對著周圍圍觀的同學們道歉,說道:「實在是對不起大家。我很抱歉。」

他的這種行為很容易就讓人產生好感,都有女孩子跑過來找他要號舍地址了,說是有機會一起研究劍法。

三人從圖書館出來,重新沐浴在陽光之下,然後相視而笑。

這種同患難的感覺很好,李牧羊很喜歡。他又想起了自己的胖子朋友公輸垣,也不知道他現在過得怎麼樣了。

他說希望有朝一日能夠星空相會,李牧羊心想,連長白七葫蘆這樣的傢伙都能夠進入星空,那麼可愛的胖子怎麼就進不來呢?

果然,黑幕無處不在。星空學院也不例外。

「謝謝。」林滄海出聲說道,笑容可掬的模樣。

「不用客氣。」李牧羊拍拍他的肩膀,說道:「大家都是同學,互相幫助互相照顧是理所應該的。」

「也不是每個人都是這麼想的。」林滄海笑著搖頭,說道:「所以,還是要對你說聲謝謝。」

李牧羊笑著擺手,說道:「我可什麼都沒有做呢。你要謝就謝千度吧。是千度同學把他們嚇跑的對了千度同學,你和他們說的那些話是什麼意思啊?為什麼他們會有那麼大的反應?」

千度笑笑,說道:「我恰好從一位長輩那裡聽說了這件事情而已,所以就丟出來想嚇一嚇他們。沒想到他們當真上當了。」

這個回答非常的敷衍,千度也不願意在這個話題上面停留,看著林滄海說道:「長白七子性格不同,老大鐘風代表變幻,老二鍾雨代表密集,老三鍾雷代表勇猛,老四鐘鳴代表干擾,老五鍾長代表持久,老六鍾白代表絕殺,老七鐘山代表連貫,是這幾兄弟的智慧和大腦,也是長白七殺陣的陣眼他們每個人都身懷絕技,千萬不要被他們的外表所蒙蔽。」

「下次遇到他們,盡量不要和他們發生正面衝突。就算不小心入陣,也要最先想辦法突破陣眼。不然的話,你會被他們連續不絕的落雪劍給剿殺成沫它們是很危險的對手。不然的話,長白劍派也不會把他們給送進星空學院。星空學院也不會一下子就收了長白劍派的七名學生,這會讓其它的宗派有意見」

「謝謝千度姐姐。」林滄海對著千度深深鞠躬,笑著說道:「我會小心的。」

「嗯。」千度點了點頭,看向李牧羊問道:「牧羊同學,今天有沒有收穫啊?」

「有的。」李牧羊從懷裡摸出那本《無名者記器》,笑著說道:「找到一本閑書。拿回去打發時間。」

千度看了一眼書皮,笑著說道:「看來是一本很不錯的書呢。」

看了看天色,說道:「餓了,林滄海同學是不是要請我們吃一頓好吃的呢?」

「當然。」林滄海笑著點頭,說道:「我們今天就去吃碧玉溪吧。」

星空學院有專門給學生提供吃食的『清膳房』,學生拿著號牌就可以領取學院提供的食物。當然,清膳房和其它所有的學院大鍋飯一樣,異常的難吃。

所以,為了滿足一些人的口腹之慾,就有一些人在學校內部或者外面建造高端飲食場所。

當然,這是需要金幣的。

林滄海所說的碧玉溪就是學校內部的一家高端飲食場所,李牧羊來到星空學院之後還從來沒有進去過。他一直都是吃學校提供的免費伙食。

「據說碧玉溪裡面有天山果露喝。」千度笑著說道。「這次我們可要好好品嘗一番。」

「只要姐姐喜歡」林滄海笑著說道:「我們每天去都沒問題。」

天都。暴雨。

數輛黑布包裹的馬車駛進了陸府後院,身穿黑色勁裝的年輕劍士一字兒排開,守護在馬車兩側。一把把黑色的大傘撐開,遮在車門的上方。

公孫瑜率先下車,緊隨其後的是表情怪異的羅琦和一臉懵懂地打量著周圍環境的李思念。

李岩在後面一輛馬車上面,他自己撐著雨傘走了過來。

裡面的丫鬟婆子小跑著過來,一個老滿臉雨水地站在公孫瑜面前,一臉恭敬地說道:「夫人,按照您的吩咐,院子已經收拾妥當了。一應傢具俱全,其它的看著客人的需要再添置。」

「嗯。」公孫瑜拉著羅琦和李思念的手朝著廊檐走去,說道:「快進屋,可別淋著了。」

又吩咐丫鬟們,說道:「多準備一些薑湯,給外面的那些護衛也都送一碗過去。再準備一些吃的,奔跑了一路,都沒好好吃一頓飯。」

「是,夫人。知道夫人心善,我們都準備好了。」一個小丫鬟笑著說道。「薑湯管夠,肉湯飯也管夠。」

公孫瑜笑了起來,說道:「這些丫頭」

她滿臉歡喜地看著羅琦,說道:「羅琦,以前你住的院子還在,我讓人給你重新收拾過一番,傢具也全都添置進去了。你們就住以前的房子,有什麼需要的就告訴這些丫鬟婆子我這邊換了不少人,怕是沒什麼你熟悉的老人了。」

「一切聽小姐的安排。」羅琦出聲說道。

公孫瑜拉著羅琦的手,說道:「和你說了一路,以後我們姐妹相稱,不許再生份了思念,你也要把這裡當成自己的家。一會兒我給你介紹一個弟弟,這孩子有點皮,他要是敢欺負你。你可不要和他客氣。如果打不過他,你就過來和我說,我來收拾他「

「怎麼會呢?」李思念一臉嬌羞的模樣,說道::「男孩子調皮一些才可愛,我這做姐姐的自然會讓著他以前我都是讓著我哥哥呢。」

「思念真是個好孩子。」公孫瑜親昵地看著李思念說道。心想,這孩子真是伶俐懂事,而且嘴巴又甜。契機也好,就是性格太冷淡了一些。讓人想和她貼心一些都不容易。

羅琦在旁邊看得暗暗擔心,她太清楚自己的這個小女兒是個什麼樣的性格了。

李思念明白母親的心思,笑著說道:「媽,你放心吧,我會好好照顧弟弟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