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歷史軍事

逆鱗 第一百三十三章、千度出馬!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 而且,他的眼神也最是犀利刁鑽。看準的事情幾乎沒有錯過。 聽了他的話之後,幾人果然都把視線放在了林滄海的身上了。 這個模樣俊美看似小孩兒的傢伙竟然是個高手?實在是看不出來埃原本以為就...

?

第一百三十三章、千度出馬!

李牧羊也實在是沒有辦法。

他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重,倘若在沒有變身的情況下,他的《破體術》只能夠揮出兩記破拳而且第二拳明顯要力道大減。能不能傷到人都是一個未知數。

這種學習進度已經堪稱奇了,要知道,李思念練習了十年也只能揮出去一拳而已。

那個時候的李思念可是要比李牧羊聰明許多,也不能說李思念不夠努力,畢竟,李牧羊每天起床的時候,都看到李思念在自己房間裡面轉圈圈

對方有七個人,而且很不要臉的說他們融為一體同進同退也就是說要麼你單挑我們一群,要麼我們一群單挑你。就跟葫蘆七兄弟似的。人家葫蘆七兄弟還是一群孩子呢,也沒說打架我們必須要一起上啊?

難怪李思念總念叨著說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外面的世界確實太骯髒太邪惡了。老實人根本就適應不了。

李牧羊是個老實人,老實人不聰明,所以他們願意多思考一些事情。

李牧羊是一定要站出來幫助林滄海的,為了心中的正義也為了林滄海幫過自己的恩情。但是又怕自己站出來之後仍然被那長白七葫蘆給打成爛泥幫不幫已經不是問題,怎麼幫就成了最重要的問題。

所以他覺得自己有必要再多拉一個同伴。

雖然千度看起來嬌滴滴的,不像是絕世高手的模樣。

可是李牧羊早就從那些傳紀小說和說書人的嘴巴中知道,這個世界上最危險的是老人、小孩兒和女人他親眼看到說書人因為偷藏了幾塊碎零散散子的私房錢被他老婆給踩在桌子底下爆打一頓最後還把一壺涼茶澆在他腦袋上面。

那個時候李牧羊就對女人心有餘悸,好幾天不敢和李思念頂嘴。

千度是個女人,這一點李牧羊是可以確定的。

他現在還需要確定一件事情:千度是不是世界上最危險的女人。

千度顯然沒有料到李牧羊會問出這樣的問題,表情微僵,問道:「你說什麼?」

「有人欺負咱同學?上不上?」李牧羊再次出聲問道。擔心千度覺得自己是個膽小鬼,李牧羊又趕緊表明自己的態度,說道:「不管你上不上,反正我是肯定要上的人生三大鐵,一起同過窗一起扛過槍一起一起聞過香,同學的感情才是最深厚的。」

千度的眼睛就彎成了月牙,這個女孩子不笑的時候淡雅如茶,但是一笑起來就有一股子煙視媚行的小性感小誘惑,說道:「既然牧羊同學都說同學感情是最深厚的,我自然也要出手幫忙了。」

李牧羊有了一些底氣,大步向前,和林滄海並排站在一起,看著長白七子說道:「正如你們所懷疑的那樣,確實有白痴選擇主修屠龍系,而且人數還不少我們屠龍系也是七位一體,同進共退。你們想欺負林滄海,那就算我一個吧。」

「雖然我們屠龍系的楚潯和陸契機不在,但是當他們知道你們罵他們是白痴,而且還欺負他的同學之後,想必也會主動找上門去替我們報仇我相信他們的人品。」

李牧羊覺得楚潯和陸契機也是屠龍系的一員,在他和林滄海千度為屠龍系的名譽和尊嚴而戰的時候,他們有責任有義務地貢獻出自己的一點點微不足道的力量。

畢竟,他們罵主修屠龍系的人是白痴也把楚潯和陸契機罵進來了埃

李牧羊同學對這一點非常看重。

「楚潯和陸契機是什麼東西?」老四鐘鳴的脾氣最為火爆,怒聲喝道。

「你們還敢罵他們不是東西」李牧羊覺得這些人實在是太過份了。「這句話我一定會帶到他們的耳邊。」

「你又是什麼東西?」鐘鳴盯著李牧羊喝道。

「我是李牧羊。」李牧羊冷聲說道。「林滄海的新同學,屠龍系的一份子。」

林滄海微笑著看向李牧羊,眼神裡面充滿了感激。

初入星空,在被人欺負和羞辱的時候,有一個人願意站出來幫助自己不管他需不需要這份幫助,心裡都是很溫暖的。

「兄弟們,既然這兩個傢伙自找死路,咱們就來教教他們怎麼做人吧?」長白七子中的老二鍾雨笑呵呵地說道。他樣貌英俊,但是眼神卻有一些邪惡。看向千度的眼神赤裸裸的,就像是一頭覬覦獵物的惡狼。

老七鐘山指著林滄海,笑呵呵地說道:「此子不弱,小心提防。別被他給陰了。」

鐘山是長白七子中年齡最小的一個,但是實力能夠排前二,除了老大鐘風之外,其它幾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而且,他的眼神也最是犀利刁鑽。看準的事情幾乎沒有錯過。

聽了他的話之後,幾人果然都把視線放在了林滄海的身上了。

這個模樣俊美看似小孩兒的傢伙竟然是個高手?實在是看不出來埃原本以為就是一茬韭菜,唰唰唰幾刀就能夠割了的青菜呢。

林滄海仍然是那幅招牌似的『傻白甜』笑容,說道:「怎麼?開始害怕了嗎?」

「害怕?我們長白七子什麼時候怕過別人?」

「就是,只有別人怕我們的份」

「兄弟們,少和他們廢話打不打?怎麼打?」

「恰好我也有些無聊,那就算上我一份吧。」千度笑語盈盈地走過來,看著長白七子的老大鐘風說道:「鯊魚長老的身體無恙吧?胸腔第三根肋骨傷勢現在好些了嗎?」

「你是誰?」鍾風大驚,一臉警惕地盯著千度問道。鯊魚長老名為海大福,是他們長白劍派有名的大劍師。一手《狂鯊劍法》敗敵無數,修為已至枯榮中品。

可是,數年前卻在一次激戰中受傷,胸腔第三根肋骨被人捏斷,直到現在還在長白山狂鯊洞中休養。這件事情一直是長白秘莘,宗主鐘行遠甚至為此下達了封口令。

這個年輕的女孩子怎麼會知道這件事情?

「千度。」千度姿態從容,笑容明艷,說道:「主修屠龍系的白痴之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