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一百二十九章、風沙遮眼!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生中有天生不凡血統高貴的皇室成員,有九國閥門巨賈之中優中選優的優秀少年,還有龍虎山、天音寺等數十家名門大派天賦其才的傑出弟子更有大漠、草原、綠州等地通過特殊渠道招錄進來的一方才浚這些少年人哪一個沒有機...

?

第一百二十九章、風沙遮眼!

山風冷洌,浮雲翻滾。

站在山崖巨石之上,甚至難以看清那山腳下廣袤碧綠的花語平原。

風太大了,霧也太厚了。

心在天空之上,人在雲霧之中。目力所及,終是有限。

那個瘦小的老頭身穿白色的學院制服,和學校教員一樣的款式,但是他的衣服襟口上面沒有流雲,卻有一排七顆星星。星星呈現勺子狀,那是天空中的北斗七星。

星空戰袍!

整個星空學院,只有他一個可穿星空戰袍。

原本還有一個女人,可惜那個女人消失已久,不見足跡。

沒有人知道她去了哪裡,面前這個小老頭卻對這件事情守口如瓶。

因為星空戰袍有些寬鬆,所以顯得他的身材更加的乾瘦。他的腰背微微的彎曲,就像是一把半拉開的老弓,看起來承載著與他的身體很不相稱的重量,

他的面相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和藹可親的小老頭,可是當你注視到他的眼睛時,發現裡面深邃如海底之藍,卻又清澈如陽光懶散。

任何人看到這對眼睛,都會覺得這是一個很不錯的小老頭。

羊小虎恭恭敬敬地站在小老頭的面前,認真地回答校長的問題,說道:「李牧羊很不錯,他是第一個攀登上斷山的生員,是這一屆數百名新生中的佼佼者校長果然目光如炬。親自題名將其錄齲雖然李牧羊暫時還沒有表現出太讓人驚艷的才華,但是,只要稍加點撥,勤於擦拭,終會讓這顆明珠綻放出耀眼的光芒。」

小老頭一臉笑意,說道:「點撥擦拭是必須要有的,不過還要看個人的造化和感悟」

「院長,學生不明白。」羊小虎面帶疑惑,就像是一個正在向師長請益的小學生。小老頭也確實是他的師長,在他進入星空學院的時候,這個小老頭還會教他們《龍語》和《龍性》。屠龍系越發的落魄,時常有人提出要將屠龍專業給廢除,也是這個小老頭力排眾議,不僅僅保留屠龍專業,還把最好的資源留給他們。

也正是有名師在前,所以羊小虎才能夠堅持至今,從不氣俀。

他相信自己的老師做這樣的事情一定是有原因的,他堅信這個世界一定有龍的存在。

正如院長所堅信的那樣。

「你不明白什麼?」

「學生不明白院長為何對李牧羊另眼相加?今年的學生中有天生不凡血統高貴的皇室成員,有九國閥門巨賈之中優中選優的優秀少年,還有龍虎山、天音寺等數十家名門大派天賦其才的傑出弟子更有大漠、草原、綠州等地通過特殊渠道招錄進來的一方才浚這些少年人哪一個沒有機會成為一方強者?哪一位沒有可能成為星空巨人?神州未來盡在星空學院。可是,學生想不明白,校長為何唯獨看重那李牧羊呢?」

小老頭轉過身去,面向那松柏雪海,以及更遙遠的不可知世界。

「你看到什麼?」小老頭指著遠處,問道。

羊小虎認真地看了看,說道:「怒江。」

「聽到了什麼?」

「怒江之怒。」

「怒江為什麼發怒?」

「」

「承受萬年冤屈,怒江又怎麼會不怒呢?」小老頭重重地嘆息,說道:「我除了看到怒江,還看到怒江之外的深淵沼澤。我除了聽到怒江之怒,還能夠聽到那些惡魔不甘的怒吼陰靈嗜血的咆哮。你們都知道星空學院的傳說,知道有屠龍仙人遊行於此,喜歡此地風貌,於是揮劍斬山腰,集合了九國之力,在此斷崖之上建造了這星空學院。那你們有沒有仔細想過,萬年前的的屠龍仙人當真只是因為喜愛此地風貌所以揮劍斷山?九國王室只是因為畏懼屠龍仙人之威所以耗盡國財建此書院?」

「院長」羊小虎表情駭然。校長輕聲細語,卻是向他掀開了這個世界最真實也最兇險的一頁。

這個世界,果然不像是書本上所寫的那樣埃

是啊,星空學院為何建造於此?難道僅僅是因為那個屠龍仙人喜歡此地的風情?

九國王室都不是弱者,為何願意傾盡國力跑到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建造書院?

這中間到底隱藏著什麼樣的秘密?

還有校長所說的,那深淵沼澤中的惡魔和陰靈又是什麼東西?難道他們還能夠給他們帶來危險?

「數萬年的風沙能夠遮掩我們的眼睛,卻遮掩不住我們的心。」

羊小虎越想越是驚心,當他想想再向院長詢問些什麼的時候,卻發現院長早已經消失不見。正如他來時那般。

「院長」羊小虎喃喃自語。「你和我說這些又和你看重李牧羊有什麼關係啊?」

陸契機進了自已的院子,進了客廳之後,提起茶壺倒了杯涼茶輕輕地品嘗著。

星空學院裡面丫鬟小廝來侍候,就是王子公主也得自己照顧自己。陸契機雖然來自西風鼎鼎有名的陸家也不能例外。

楚潯跟著進院,坐在她的對面,看著陸契機一幅欲言又止的模樣。

「你想問什麼?」陸契機看了他一眼,出聲問道。

「契機」楚潯決定還是把心中的疑惑問出來,不然的話,自己胡思亂想非要把自己累死不可。「你和那個李牧羊認識?」

陸契機面無表情地看著楚潯,問道:「為何問這個?」

「我感覺你們認識。」楚潯嚴肅說道:「我了解你,我知道你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如果是普通人,你根本就不會把他放在眼裡。但是,在面對李牧羊的時候你卻極其容易動怒」

「有嗎?」陸契機的嘴角微挑,一臉淡然地說道。

「更讓我難以理解的是,你明明對他很不滿,看起來很生氣,可是你卻從來沒有動手在天都的時候,你何曾這樣隱忍過自己的脾氣?看誰不順眼,一鞭子抽過去就得了。哪會像今天這般的畏手畏腳?」

「難道僅僅是因為這裡是星空學院?難道你是在擔心學校的責罰?契機,我理解你你這般做,定然是那個混蛋傢伙做了什麼傷害你的事情。既然這樣,你就沒必要手下留情。如果你擔心學校處罰,那我就陪你一起受罰。如果你擔心學校把你開除,那咱們就回到天都去西風大學我希望你還是原來那個率性純真,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女孩子。現在的你不像是你。」

頓了頓,楚潯出聲說道:「如果有什麼事情是你不願意做的,那就交給我吧我去替你做。我沒有這些顧忌。」

「你願意嗎?「

「願意。」

「好。那你去把李牧羊殺了。」

「」

楚潯看了看陸契機的表情,她的眼神是如此的認真。

楚潯放下茶杯,轉身就走。

「回來。」陸契機出聲喊道。

「怎麼?」楚潯反問。「不殺了?」

「你殺不了他。」陸契機聲音平靜地說道。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