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逆鱗 第一百二十六章、此子可惡!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林滄海連連點頭,說道:「自小好劍。」 楚潯解開腰間的劍鞘,把手裡的長劍插入鞘中,雙手捧給林滄海,說道:「送給你。」 「不不不」林滄海趕緊擺手,紅臉說道:「君子不奪人所好。再說,無功不受...

?

第一百二十六章、此子可惡!

楚潯突然出劍,當真把羊小虎給驚了一跳。

要是他的第一堂課就發生學生鬥毆事件,那他會被孔離和夏侯淺白給笑死,他們一定會說看看能力不足還是沒辦法壓住這些學生吧,那些學生也是眼瞎怎麼就選了屠龍這個雞肋專業呢當真是浪費了那麼多的好苗子

看到林滄海出手把那危險一劍給攔下,羊小虎也跟著鬆了口氣,快步走了過來,訓斥說道:「楚潯,有話好好說,怎麼能向自己的同學拔劍?」

楚潯冷笑不已,說道:「羊師,剛才的事情你都看到了。李牧羊無故侮辱同學,欺人太甚,不留口德。惡氣不出,我心不平。」

羊小虎不知道這才剛剛開學怎麼幾個新生就鬧成這幅勢成水火的模樣,在中間勸導著說道:「退一步海闊天空。不就是爭吵了幾句嗎?用得著這樣?剛才我還在說要你們做肩並肩背靠背的好朋友,好戰友,這才一會兒的功夫,你們就要舉刀對砍」

「老師,是他舉劍要刺我,我沒有劍,也沒有和他對砍」李牧羊辯解說道。

「」羊小虎覺得這些學生沒辦法教了。一個個的都能上天了。

林滄海鬆開了手中長劍,一臉笑意地看著楚潯,說道:「楚潯哥哥,你這把劍是西風鑄劍名師長孫忌所制,用得是北海黑金石為材料,是嗎?」

「不錯。」楚潯沉聲說道。被一個貌不驚人的小屁孩兒把劍給夾住了,實在是太讓人尷尬了。

「可入一品。」林滄海稱讚著說道。

神州大陸習慣將各種兵器劃分為九品,大多數兵器是不入品級的,只是一些凡鐵和粗糙的做工而已。稍微強一些的可以入下三品,更好一些的可以進中三品,最好的可以進上三品。像是剛才羊小虎所說的驚龍弓,那是傳世神器,不在九品之列。

「謝謝。」楚潯掃了一眼他腰間配得長劍,問道:「你喜歡劍?」

「喜歡。」林滄海連連點頭,說道:「自小好劍。」

楚潯解開腰間的劍鞘,把手裡的長劍插入鞘中,雙手捧給林滄海,說道:「送給你。」

「不不不」林滄海趕緊擺手,紅臉說道:「君子不奪人所好。再說,無功不受碌,我不能收你的劍。」

「你讓我重新看清楚了自己,這還不算是大功一件嗎?」楚潯笑著說道。

「重新看清自己?」林滄海不解,出聲問道。

「我來自西風帝國,因為小有才名,一直被人吹捧至今。雖然我一直告訴自己不要在意,但心裡還是有一些飄飄然。今日你以指擋劍,讓我深受震撼,心情也極其感觸。」

「神州浩大,猛士如雲。現在取得的一點點成績放在星空之下,也不過就是一隻小小的螢火蟲而已。拼盡全力,也不一定能夠讓人看到自己天道漫漫,神通萬千。我輩自當更加努力,才不負這一趟星空之旅。」

「大好時光不容辜負,追星趕月正在此時。對一個男人來說,還有比這更加重要的事情嗎?」楚潯再次把手裡的寶劍送了過去,說道:「請務必接受。此劍送出去了,這件事情才更有意義。那失去的寶劍可以時刻提醒我,你需要更加勤奮更加努力。」

羊小虎用力的鼓掌,笑著說道:「好,楚潯同學有此覺悟,實在是大喜之事滄海,既然楚潯同學想把此劍贈送給你,你就接受這番好意吧。等到以後你們的名字響徹整個星空的時候,這件事情必會被那些吟遊詩人傳誦。」

「是啊是埃接著吧,我就喜歡這種寶劍贈英雄的故事」鐵木心哈哈大笑著說道。

李牧羊也在笑,但是笑容里卻有更深的東西。

他若有所思地打量著楚潯,心想,這個傢伙很不簡單嘛。明明是一樁丟臉的事情,而且他的處境極其的被動,面對林滄海時生氣不雅,不生氣又顯得懦弱。

被他這樣一處理,倒是成了一段知恥后勇的佳話。

林滄海終於伸手接過寶劍,說道:「那麼我就收下了。」

楚潯大力的拍拍林滄海的肩膀,兩人相視大笑。

「這樣才好。」羊小虎滿臉高興地說道。「楚潯,你和李牧羊也化干戈為玉帛吧,幾句口角之爭,可不能影響同窗感情。以後的學習中,還有很多地方是需要你們幾人同心協力互相配合的」

楚潯眼神冰冷地盯著李牧羊,說道:「羊師,此事恐難做到。我沒有一劍將其殺了已算是他的幸運,更不可能和侮辱過契機的人成為朋友今日有羊師在場,此事暫時不提。但是,它日我必會再次向其討還公道。」

羊小虎輕輕嘆息,說道:「你們這樣實在是讓為師為難埃不過,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我們就不要讓他沉到心底,仇恨是苔蘚,是可以在內心的角落裡瘋狂生長的。今天這件事情既然被我所知,那我們就當場把這個問題解決吧」

羊小虎看向李牧羊,問道:「李牧羊,怎麼樣才能夠把今天這樁事情了了?你和楚潯把過往的事情全都抹掉,重新成為同窗和朋友」

「你問他。」李牧羊指著楚潯說道。

羊小虎又看向楚潯,問道:「楚潯,怎麼樣才能夠讓你和李牧羊同學冰釋前嫌?」

「他能夠接下我三劍。」楚潯沉聲說道。

羊小虎又看向李牧羊,問道:「李牧羊,你怎麼看?」

李牧羊抿嘴微笑,說道:「老師,朋友以心相交,以情相待如果能夠成為真正的朋友,赴湯蹈火,兩肋插刀。牧羊在所不惜。」

他根本就不看楚潯一眼,聲音清朗,態度堅決地說道:「我們都知道,強扭的瓜不甜,強拉來的朋友看著就厭煩有些人是註定不能夠成為朋友的。既然這樣,那就保持自然的狀態好了。」

「我可以接下他三十劍,但是朋友這兩個字就不要隨便拿來做交易了。」

「」楚潯又想拔劍砍人。手摸向腰間的時候才突然間想起,他的那把佩劍已經送給林滄海了。

此子可惡!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