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二十四章、初見千度!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1-21 21:06  |  字數:3505字

?

第一百二十四章、初見千度!

早上千萬不要去見你討厭的人,因為那將會影響你一整天的心情。

李牧羊沒招誰惹誰的就想來散個步賞個景浪個漫,沒想到這就碰到了那個讓他極度討厭的紫發非主流腹黑歹毒惡少女。

一句話還沒有說完呢,她就一記手刀劈了過來。

幸好自己是身手靈活修為精湛的李牧羊,要是不會功夫的張養狗或者陳閹驢,還不得被她一刀給劈死了?

自己還沒找他討還公道呢,她竟然倒打一耙說自己偷師------拜託,我連你人在哪裡在幹什麼都不知道,怎麼偷啊?

欺人太甚!

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小羊。

李牧羊決定好好教訓教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不然的話,她就要爬到自己頭上拉屎撒尿了----也不知道人類怎麼會有這樣的不良嗜好。

李牧羊眼神兇狠地盯著陸契機,惡聲惡氣地說道:「你這個臭女人,醜八怪,你有沒有長腦子啊?你有沒有長眼睛啊?我才剛剛走過來,還沒看到你是人是鬼躲在哪裡,怎麼就能偷師了?」

「你一句話不說就拿氣刀劈人,要是傷了無辜的人怎麼辦?你怎麼這麼野蠻暴力?你還有沒有一點兒良知?你爸媽就是這麼教育你的?要是我遇到你爸媽,我一定要好好教教他們怎麼教育自己的孩子-----因為他們根本就不配為人父母。」

「李牧羊-------你找死?」陸契機眼裡的紫色更濃,手心裡如寶石般的紅光也突然間漲大,變成了一輪紅色的光球。

李牧羊看著她手心裡的紅光,問道:「你是什麼修為境界?」

陸契機一愣,怒道:「與你何干?」

「空谷?」

「你打不打?」

「高山?」

「休要廢話------」

「閑雲?」

「---------」

「看來是閑雲了。」李牧羊在心裡想道。

「正是看在同學一場的份上,我才願意和你說這些,你要是一個和我無關緊要的人,我根本就不會多看你一眼-------既然你說今天要做個了斷,那今天咱們就做個了斷吧。」

李牧羊提起衣服下擺,想從衣服上面撕掉一塊布料。結果發現這布料異常的結實,不用刀具還真不好撕開。

於是,李牧羊從樹上撿起一根樹枝,咔嚓一聲折成兩段,義正言辭地說道:「往日情份,如此樹枝------從此我們恩斷義絕,老死不相往來。」

李牧羊把手裡的樹枝丟掉,傲然轉身,大步------不,疾跑著離開。

陸契機站在原地,看著李牧羊遠去的背影,猛地將手裡的紅球朝著遠處的雲霧砸了過去。

轟--------

雲霧被紅球點燃,火勢越來越大,朝著遙遠的天際蔓延。

聽濤別苑,望海樓。

李牧羊的第一堂屠龍課就是在這裡進行的。

屠龍導師羊小虎情緒激動,滿臉亢奮。

他視若珍寶地打量著面前的學生,一遍又一遍後,高聲說道:「這一屆的屠龍系人才濟濟,聲勢浩大------因為我們今年有七名新同學加入屠龍系。」

「--------」李牧羊撇了撇嘴,心想當時他們一個班級都好幾十名學生呢。一個系才七個人,怕是神州第一小系了吧?他怎麼好意思說出『人才濟濟,聲勢浩大』這樣的蠢話?

楚潯顯然也是這麼想的,臉上露出古怪的笑容。但是在和李牧羊的眼神對視時,立即就明白了他的想法,心想,自己竟然和這個白痴為了同一句話傻樂,實在是不知道自愛。

於是他臉上的笑容迅速斂去,表現出一幅這句話一點兒也不好笑的模樣。

「在正式講課之前,我希望同學們先互相熟悉一下。每個人都站起來作一個自我介紹。這也是咱們屠龍系的規矩------」羊小虎站在望海樓的台階上面,身後是白雲翻滾巍峨群山。遠處有著一眼看不到邊沿的黑海,就像是天地之間的一大塊墨團。

在後面的華美壯麗景觀襯托下,養小虎微胖的身體和那永遠難以對稱的三角眼都看起來高大英俊許多。竟然生出一股子天下之大捨我其誰的睥睨氣概。

當然,這也是羊小虎耗費心思把第一節課放在望海樓的原因。

學生裡面都是俊男美女,而且看起來一個比一個倨傲不馴,他擔心自己震不住場子。

人靠衣裝馬靠鞍,星空導師不要臉。

羊小虎站在巨階之上,大聲說道:「我姓羊,名小虎------」

下面傳來學生的笑聲。

羊小虎胖臉微紅,不好意思地說道:「名字是父母所取,不忍捨棄。所以就一直沿用至今。曾經的星空學生,現在的星空導師。我在星空學院住了十七年,而且準備一直住下去。我的愛好廣泛,音樂、繪畫、插花、茶道、圍棋、美女------不不不,沒有美女,不要美女。」

「羊師,爺們都喜歡美女,為何偏偏你不喜歡?」一個梳著滿頭小辮子的大塊頭笑呵呵地說道。他穿著星空學院的流雲星空袍,但是因為身材高大,胸肉發達,那瀟洒飄逸的星空袍竟然被他穿出了緊身武士服的觀感。

從身高長相上來看,他是最具備屠龍資質的學生。

李牧羊對他極其警惕。

「我不是不喜歡美女,我是說------我沒有那麼喜歡美女。」羊小虎羞愧不已。怎麼能不小心就說出自己內心的美好嚮往呢?「好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