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一百二十一章、你趕緊走!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 有時候李思念和李牧羊也都覺得奇怪,別人家都有外公外婆叔叔舅舅的,怎麼就他們家什麼親戚都沒有?兄妹們閑得無聊時,也很想有個舅舅或去小姨家去走走看看的。 他們還就這個問題問過羅琦,羅琦說自己...

?

第一百二十一章、你趕緊走!

李思念的火爆脾氣就上來了。

地是自己家的地,門是自己家的門,自己要回家被人攔截下來了不說,還被態度惡劣地問她找誰

李思念握了握拳頭,發現自己現在身體虛弱,根本就不足以支撐她揮出一記破拳的時候,想著好女不跟男斗,女子報仇十年不晚,臉上的怒容瞬間消失,一臉純真可愛的笑容,小臉紅紅地說道:「這是我家我想回家。」

「是思念小姐吧?」從前面馬車裡出來一個身穿黑袍手裡提著一把巨劍的中年男人,一臉笑意地看著李思念,問道。

「我是思念,請問你是?」李思念一臉好奇地打量著這個黑袍男人。今天發生了太多的事情,也見識了太多的奇人。這些人是敵是友還沒辦法辨別不過看起來應該是友才對。畢竟,今天跳出來保護自己的人都叫自己『思念小姐』,那些想要殺掉自己的醜陋怪物都是叫自己『嘶嘶』。

「小姐請進,家人在裡面等候。」黑袍男人並沒有介紹自己,咧嘴笑了笑,做出一個邀請的手勢。

身邊的年輕黑衣人見狀,迅速上前幫忙推開了朱漆大門。

大門剛開,李思念就聞到了一股子腥臭的味道。

這些味道她已經很熟悉了,那一次家裡遭遇殺手襲擊時她就聞到過。

這是血腥味。

果然,她在牆角看到了幾具屍體,兩個同樣身穿黑色勁裝腰掛長劍的年輕男人正在收拾殘局。

看來家裡遭遇過襲擊,卻又被這些突然間冒出來的友人給搭救了。

難道他們也是哥哥搬來的救兵?

看到他們裸露出來的傷口,李思念胃部一陣噁心,急忙從院子里走過。

「母親母親」李思念急聲喊道。她知道家裡出事了,可能和她在外面遭遇的一樣。

他們家又得罪了什麼人物?難道是和哥哥有關係?

不然的話,他在萬里之外怎麼就能夠未卜先知一般的找了那麼多高手來保護他們?

「思念」羅琦從裡屋走了出來,說道:「不是說和同學去游湖嗎?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李岩也跟著出來,眼神怪異地看著李思念沒有說話。

「媽,我遇到了一些醜陋的怪物,它們想殺我」李思念急聲說道。「家裡發生了什麼事情?是不是有人」

羅琦不答,走過來拉著李思念的手進屋,說道:「家裡來了客人。」

李思念已經看到了客人,那是一個身穿黑色勁裝外面罩著黑袍的女人。

因為她沒有戴上帽子,所以李思念看到她那滿頭秀髮盤在頭頂。

這是一個漂亮的女人,是李思念見過最漂亮的女人。

她的母親羅琦也美,但是這兩種美是不同的。

母親的美是溫婉的,溫和的。是小家碧玉的,是尋常可見的。

而那個女人的美是高貴的、雍容的,讓人難以忽視的。

李思念曾經想過自己的朋友崔小心,想她十年以後會是什麼樣子。大概就是現在這個女人的模樣

「這就是思念吧?」女人一臉溫和的笑意,主動走過來握住李思念的手,看著羅琦微笑,說道:「一看就是個聰明孩子。」

羅琦張嘴欲言,卻又不知道說些什麼。

她甚至都不知道讓李思念如何稱呼。

「思念,要叫夫人」李岩在旁邊提醒說道。

「叫姨。」黑衣女人糾正著說道。「我和羅琦情同姐妹,不要把關係搞得生分了。」

女人說不要把關係搞生分了,但是李岩也不敢太『熟悉』,只好恭敬說道:「是,小姐。」

他以前是小姐的車夫,守護在小姐身邊多年。那種尊敬和骨子深處形成的主僕關係是很難輕易抹去的。

「媽,這是?」李思念一臉好奇地看著這個女人。他們家很少有親人,自打她記事起,也只有一個遠房的伯伯找過來請求幫忙,其它時候他們家幾乎是與世隔絕的。

有時候李思念和李牧羊也都覺得奇怪,別人家都有外公外婆叔叔舅舅的,怎麼就他們家什麼親戚都沒有?兄妹們閑得無聊時,也很想有個舅舅或去小姨家去走走看看的。

他們還就這個問題問過羅琦,羅琦說自己是孤兒,嫁給了同樣是孤兒的父親李岩,於是他們就成了兩個孤兒的孩子。

李牧羊和李思念還對父母的身世深表同情,覺得他們實在是太可憐了,不如他們現在這般幸福。

「現在怎麼又多了一個『姨』?」

李思念叫不出口。

「叫姨。」羅琦出聲說道,態度堅決。

李思念無奈,只得出聲喊道:「姨。」

「好孩子。」女人的眼眶就濕潤了起來,聲音哽咽起來。

李思念覺得這女人莫名其妙,我就是喊了你一聲『姨』,就把你給高興成這個樣子了?

突兀的,一道閃電閃現腦海。她突然間有了一種很不妙的感覺。

李思念的身體緊繃,心跳加速。

她聽說過很多這樣的故事,有一些父母不喜歡要女兒,覺得以後終究是別人家的人,養了也沒用,於是就把女兒給送出去給人難道自己當年被她們所嫌棄,現在又回來想要把自己接回去。

這個女人她不會是自己的親生母親吧?

看到女人傷心欲絕的模樣和臉上不停流敞的淚痕,李思念越想越覺得可怕,越想越覺得自己的猜測是正確的。

「怎麼可以這樣啊?當年不要自己,現在又想要把自己接回去這算是什麼啊?」

「我的父親是李岩,我的母親是羅琦,他們才是我的親生父母,我根本就不想認識你」

「我是不可能跟你走的,我是不可能跟你們回去的,當年你們不要我,現在就不要再來找我不管你們說什麼,我都不會聽的」

李思念很委屈。

李思念很傷心。

李思念也跟著哭了。

眼眶紅紅,淚流滿面。

那個高貴女人看到李思念跟著一起哭,自己心裡更加難受了。

一把把李思念抱在懷裡,低聲喚道:「好孩子,我的好孩子」

她這麼一喊不要緊,李思念的魂啊魄啊都要驚飛了,難以形容自己此時此刻的心情,但是仍然用力地推開她,喊道:「你走,你趕緊走,我不想看到你」

「」李岩和羅琦面面相覷,不知道這演得是哪一出苦情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