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逆鱗 第一百一十三章、我就是啊!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不呼吸而自呼吸,不心跳而自心跳,等等不可盡言,皆是如此自然而然,存在的一切都是合理的。」 李牧羊心為微動,他想起自己的身體狀況。或許道家能夠幫自己解惑? 「兩位師長」書獃子又有些不滿...

?

第一百一十三章、我就是啊!

「我要屠龍。」

一石驚起千層浪,一言響徹觀星台。

陸契機的選擇讓所有人都覺得驚詫,就連專業研究屠龍數十年的書獃子也是一幅難以置信的表情:當真有傻瓜來主修我的屠龍專業?她沒有吃錯藥吧?

孔離和夏侯淺白看看陸契機,又獃子。簡直難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個姑娘不會是書獃子請來的托吧?

對了,美人計。故意讓這種年輕貌美的女同學在李牧羊前面選擇屠龍專業,李牧羊自然會跟隨女同學的腳步學院裡面的音樂和繪畫課為什麼那麼多學生?就是因為這兩個專業的女生多埃

女生學習這兩門功課是為了提高自己的修養內涵,男生修這兩門功課就純粹是為了找一個有修養內涵的漂亮老婆了。

「書獃子太可恥了。為了搶奪李牧羊真是無所不用其極,什麼骯髒手段都使出來了。」

孔離和夏候淺白對視一眼,同時肯定了對方的想法。

他們故意屏蔽了星空學院不可能請一個新生做托這樣的事實,就是要往書獃子的腦門子上扣各種各樣的帽子。

誰讓他年紀輕輕就能夠成為院長心腹的?

雖然在水月洞天幻境之前,他們的關注點大多數時候都在李牧羊這匹黑馬身上。但是,能夠和李牧羊同時闖過酒色財氣四關的學生自然非同尋常。

陸契機美艷的過份,而且又天賦驚人,這樣的優等生怎麼能夠跑到屠龍專業去浪費大好時光呢?

孔離走到陸契機身邊,說道:「同學,選擇主修功課一定要慎重因為主修功課就決定了你以後的發展方向。你選擇佛家,以後自然走得是佛門的經法奧義內外功夫。你主修道家,自然會有三千道藏等著你去揣摩思考。選擇音樂或者繪畫,那你以後的職業有可能是成為這片星空下最耀眼的音樂家或者大畫師當然,音樂或者書畫破境的人也不在少數。譬如以詩歌破境的李秋白和杜若甫,他們也能夠成為縱橫大陸的強者。對於一個女孩子來說,倒算是一個很好的職業。」

「可是,你為什麼偏偏選擇了屠龍呢?你知道屠龍專業學的是什麼嗎?你知道屠龍專業有多少年沒有招收到學生了嗎?龍在哪裡?連龍都沒有你學了屠龍技又有什麼作為?」

夏侯淺白深以為然,俊美無匹地面孔一臉笑意地看著陸契機,竟然對著陸契機使用起了『美男計』,以此來破解書獃子的『美人計』。

「契機同學,做為星空導師,我們是沒有資格去幫學生做出任何選擇的,也就是說,不管你們選擇哪一門專業,我們都只能接受可是,我覺得一個好的導師應該對學生有所引導,要讓他們能夠看清楚現實,不被一些小利所誘惑,不被一些小人蒙蔽。你現在的選擇決娜松所以,再次告訴這位書記官,你真正的選擇是什麼?」

「屠龍。」陸契機毫不猶豫地說道。心想,這兩個傢伙是白痴吧?都說得很清楚了,為什麼還要讓別人再選擇一次呢?

「」

書獃子高興壞了,他滿臉激鉸狡躉的面前,因為陸契機太過漂亮,他還有些靦腆,不好意思和陸契機的眼神對視,說道:「陸契機同學,歡迎你我相信,屠龍技終有一天會派上用常這是上古大賢留傳下來的寶典秘笈,我們一定要將其發揚光大。」

陸契機看了書獃子一眼,表情淡漠地說道:「你高興就好。」

「」

書獃子感覺自己被人當頭潑了一盆冷水,不過這盆冷水仍然沒辦法澆滅他心中的火焰。想想就覺得激動,他竟然也是一個有學生的導師了除了數年前他教過的那名學生,就再也沒有入院新生願意來跟著他研究如何屠龍了。

據說那名學生直到現在還在名山大川間轉悠,想要尋找真龍現身。結果龍沒有屠著,堪輿命理幫死者尋找吉穴的本事倒是大為長進獃子對那名學生一直心存愧疚。

就連那名雜役長者都有些為難,看著陸契機問道:「姑娘,你確定要選屠龍專業為主修功課嗎?」

他掃了書獃子一眼,說道:「要知道,龍只是傳說萬年以來都沒有人見過真龍。更不要說有不有人能夠屠龍了是確定了的話,我就要記錄在案給你號牌了。」

「確定。」陸契機沒有絲毫動搖的想法。

長者無奈,輕輕嘆息。但還是麻利地在書簡上面寫下了陸契機的名字,然後遞給陸契機一個木製號牌,說道:「你住龍字甲號樓。」

陸契機接過號牌,轉身朝著外面走去。

楚潯看到陸契機要走,趕緊跑到長者雜役面前,說道:「快,給我報名楚潯,主修屠龍專業。」

「」

胖子眼眶泛紅,眼淚珠子都要流出來了。

兩名學生,他要有兩名學生了這是屠龍專業十年間錄取人數最高的一次了。

既然有陸契機開了頭,長者雜役也不再勸。記下了楚潯的名字,然後遞給他一塊木製令牌,說道:「你住龍字乙號數。」

楚潯搶過號牌,快步朝著陸契機跑去。

孔離和夏候淺白兩人臉色難堪之極,他們一個學生還沒有招著呢,書獃子竟然已經有兩個學生了。想起他們之前說書獃子難以招取到學生的話,這簡直就是當眾打臉埃

幸好,他們看中的李牧羊同學還沒有做出最終的選擇。

於是,孔離和夏候淺白的眼神兩人同時看向李牧羊。

「李牧羊同學,你思考好了嗎?佛家是萬千法門正統,來我們這邊吧?我保證傾相授你不是西風帝國文試第一嗎?以前你擅長的是文科,我以後保你成為像李秋白杜若甫那樣名傳千古的星空強者」孔離扶了扶自己的高帽子,和藹可親地說道。

「道家無拘無束,自由隨意。修行方式更是簡單直接,可能就只是睡覺時做一場大夢,一覺醒來就成為世間巔峰強者。你選擇我們道家,保證不會吃虧,不會上當」

「我們佛家才講究頓悟,一夕摘得彼岸花。」

「日月無人燃而自明,星辰無人列而自序,禽獸無人造而自生,風無人扇而自動,水無人推而自流,草木無人種而自生,不呼吸而自呼吸,不心跳而自心跳,等等不可盡言,皆是如此自然而然,存在的一切都是合理的。」

李牧羊心為微動,他想起自己的身體狀況。或許道家能夠幫自己解惑?

「兩位師長」書獃子又有些不滿意了。這兩個師長在這裡吵吵嚷嚷的,很影響學院的形象好不好?「現在是學生的自由選擇時間。」

「你閉嘴。」孔離很是不滿地說道:「李牧羊已經是我的弟子了。」

「喲,現在開始明搶了?我還說他已經入我門下了呢。」夏侯淺白開始反擊。

「你有什麼證據?」

「你又有什麼證據?」

「」書獃子又沒有說話的機會了。

李牧羊站在長者雜役面前,一臉羞澀地笑著,說道:「那個入院之後要不要交學費?」

「學費?這個不需要。衣食住行自有學院供養,當然,這只是保證你的基本生活,你要是想要享受更好的生活,那就需要自己付錢了有些學生還自帶廚子呢。」

「明白了。」李牧羊點頭,小聲問道:「那我是西風帝國文試第一,有沒有將學金?」

「」

看到長者不答,李牧羊趕緊擺手,說道:「算了算了,我就是隨便問問我也選擇屠龍吧。」

「什麼?」

正在吵架的孔離和夏候淺白同時喝道,就連旁邊的書獃子也被李牧羊的話給嚇了一跳。

「李牧羊,你為何如此?」孔離痛心疾首,說道:「世間哪裡有真龍存在?學一門真實可靠的真本事才是聰明之舉埃」

「雖然大陸響徹著屠龍勇士的傳說,但是傳說終究是傳說,傳說終究只是夢幻一場沒有龍了,你學了也是白學。現在回心轉意還來得及,我可以親自做你的授業恩師,保你每年拿學院一等勉學金」

「李牧羊同學,老師這也是為了你好」

「就算你不選我道門,選擇佛門也行啊再不濟你去學音樂繪畫或者上古文學,通過音樂書畫去入道破境,也有機會成為一方大能,你這樣是自暴自棄李牧羊,沒有龍了,這個世界沒有龍了」夏候淺白的眼眶都要紅了,這些學生怎麼都這般的不知道愛惜自己啊?數十年後,他們回想今天該是多麼的後悔埃

「我就是埃」李牧羊很想拍拍自己的胸膛,大聲地說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