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零九章、怒斬賊寇!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1-18 10:02  |  字數:3738字

?

第一百零九章、怒斬賊寇!

紅魔谷。沙寨。

沙寨這個名字簡簡單單普普通通,但在過路商隊和鏢師看來卻是如雷灌耳臭名遠揚。

因為它是沙盜的大本營之一。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那些生活在戈壁各個區域各個角落的沙民們開始向這邊彙集。它們的人口越來越多,卻又因為資源貧瘠沒辦法解決這龐大人口的生存問題而發愁。

當他們之中一個頗有智慧的流氓將目光放在了紅魔谷的那條商道,當他向他的族人們說出自己的計劃後,那些族人聽得呼吸急促面色潮紅。

「對,就這麼干----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咱們靠著這紅魔谷,紅魔谷就是我們的地盤-----」

「那些商人都是奸商,他們富得流油,卻從來不懂得施捨給我們一些-----」

「我們也不殺他們,就搶他們的貨物----為了孩子,我願意做任何罪孽的事情-----」

------

於是,一個打著公平正義和『劫富濟貧』口號的強盜組織就此誕生了。

那個率先提出此計劃的傢伙被他們奉為首領,其它人熱烈響應成為組織的一員。

他們騎著搶來的戰馬,揮舞著從關外游牧民族手裡買來的斬馬#刀干起了延續千年禍害整個帝國商路的無本買賣。

李牧羊站在寨子的燎望樓上面,冷眼打量著沙齋裡面的熱鬧繁忙景象。

一隊隊身穿黑衣披著黑袍的沙盜拖著被鮮血染紅的大車小車進來,有些車子上面還有沒有來得及丟掉的腦袋或者一隻耳朵。又有一群群身穿黑衣披著黑袍正在擦拭斬馬#刀的沙盜準備出去,他們是紅魔谷最有經驗的獵人,沖向他們早就熟悉的獵場。

他們歡聲笑語,彼此之間親切地打著招呼。

「嘿,今天的收成不錯----有沒有酒?我用上好的綢緞和你們換。」

「趙四方,你這狗日的又搶來一個女人----你有多少個婆娘了?今天這個我出五十個金幣和你買---什麼?一百?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哪個女人值這麼多錢?她那裡是金子做的不成?」

「蒙吉老大,你們每次出手都是大手筆,我們這隊是遠遠不如啊------」

------

沙寨裡面,他們有吸著旱煙的老人,有身強體壯的中年男人,也有和甘亮一般年幼的少年。

他們沒有任何的罪惡感,他們把出門打劫當成一樁正當的生意,一門延續千年滲透到血液里的職業。

它們要活著!

活著,就是行使一切罪惡最原始的理由。

「紅鬍子老大帶了一個百人大部隊出去,今天怕是要劫一個大鏢回來-----兄弟們,咱們今天可要賣力啊。不然會被他們笑話。」一個騎在馬背上的刀疤臉男人大聲喊著,笑呵呵地給自己這一隊的兄弟鼓著勁兒。

「放心吧胡老大,咱們比不過紅鬍子老大,其它隊可不一定比咱們搶得多------」一個黑袍少年熱烈地響應著。

在看到又有一批黑衣人翻身上馬,在一名頭兒的帶領下要衝出大門的時候,李牧羊動了。

他從燎望塔上面往下飛躍,人在半空的同時,手裡的通天劍應聲出鞘。

嚓-----

他一刀斬斷燎望塔的欄杆。

欄杆向前栽倒,然後狠狠地朝著沙寨大門砸去。

哐當----

木製大門被砸爛,那些騎著戰馬的沙盜們驚慌失措四處逃散。

巨大的聲響傳來,寨子里的所有人都被驚動。

抽著旱煙的老人丟掉煙嘴,舉著斬馬#刀朝著李牧羊撲了過去。

正在和族人討價還價想要六十個金幣買一個女人的中年男人目露凶光,眼睛凶紅地朝著李牧羊撲去。

還有那些尚且年幼的孩子,他們也不知道從哪裡抽出了適合自己的短劍,咬牙切齒狀若瘋狂的向著李牧羊撲去。

還有那些婦人,那些看起來手無縛雞之力的少女-----她們有的暗藏剪刀,有的取來弓箭。

她們都是沙寨的一員,是沙盜的幫凶。

她們的身體里,流敞著殺人劫貨的血液。她們被那些人血和豐碩的貨物餵養長大。

李牧羊站在沙寨中央的廣場,那是他們用來瓜分搶來的貨物或者女人,整理裝備準備再一次『出征』的地方。

他冷冷地看著那些人,看著那從四面八方圍攏過來的人。

「你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抽著旱煙的老人衝來,被他一劍給砍成兩半。被砍成兩半的還有他懷裡的煙嘴。

還要再買一房媳婦的中年壯漢沖了過來,被李牧羊給一劍砍掉了腦袋。他的腦袋飛在半空,表情像是驚恐又像是對這個世界的濃濃不舍。

尚且年輕的孩子,他們有著稚嫩的臉,但是他們出刀的手段老辣而兇狠。

李牧羊沒有任何猶豫,帶著血滴的通天劍刺處他們的胸膛,然後一路前推,又有同樣年輕的少年被刺穿心臟----

------

安靜。

死一般的安靜。

除了那寨頂最上面的骷髏旗被風吹動獵獵作響,整個沙寨再也聽不到任何聲響。

李牧羊站著,站在人群中間。

長劍的整個劍身被血染紅,衣服也鮮血淋漓地,就像是從地獄底下爬起來的修羅惡魔。

李牧羊的腳下血流成河,死屍一片。

有人被砍掉了腦袋,有人被砍掉了胳膊,還有人被刺穿心臟-----

那些活著的人,他們的膝蓋發軟,手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