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零六章、遭遇沙盜!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1-18 10:02  |  字數:3438字

?

第一百零六章、遭遇沙盜!

李牧羊睜開眼睛的時候,第一反應就是自己竟然還活著。

他以為自己死定了。

從那麼高的地方落下去,耳朵呼嘯的風聲彷彿都持續了好幾個世紀,粉身碎骨四個字是自己最真實的寫照了。

「崔小心呢?」李牧羊猛地起身,眼睛四處尋找著。

沒有看到崔小心的身影,入眼處卻是一大片荒涼的戈壁。

紅色的岩土就像是天邊的晚霞,空蕩、貧瘠,卻又讓人有一種心靈震撼的悲傷。

身體在不停地搖晃,屁股時不時地被顛起然後又迅速地落下。

人喊馬嘶,車輪轆轆。

李牧羊這才發現自己正躺在一輛馬車的貨物上面,數十輛大車組成的車隊蔓延成一條蛇形的長陣。

頭腦暈沉沉的,李牧羊一時半會兒還反應不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是正在爬山嗎?不是從山上掉下來了嗎?怎麼現在又到了這戈壁裡面?

幻境和現實不停交錯,李牧羊有種神經差亂的感覺。

難怪這星空學院能夠成為神州最神秘的學院,這入院考察也實在太艱難了吧?這是要把人給往精神分裂玩啊。

「小夥子,你醒了?」一個粗壯的漢子打馬過來,咧開嘴巴對著他憨笑。

漢字說話帶著濃重的關中行省口音,和江南的吳膿軟語相差甚大,但是卻很容易聽懂。

他的身上披著輕甲,腰間掛著一把青色大刀。眼神有神,看起來身手不凡的模樣。

「我為什麼在這裡?這是在哪裡?」李牧羊急聲問道。

「這裡是紅魔谷。」漢子笑呵呵地說道。他用手指著遠處奇形怪狀的紅色沙丘,說道:「你看看那些山坡像不像是紅色的魔鬼?」

「像。」李牧羊點頭說道。他不在乎那些紅色沙丘像什麼,他更關心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那我-----怎麼到了紅魔谷?」

「是我們救了你。」粗壯漢子爽朗笑著,說道。「你昏迷不醒躺在路邊,我們把你給救了回來。」

「你們去了花語平原?」

「花語平原?那倒沒有。那種地方我們可不敢去,我們是在紅樹林看到你的-----」粗壯漢子笑著說道。

李牧羊有種想死的感覺了。

紅樹林又是哪裡啊?他想要走回到無名山又得多少天啊?會不會又像上次一樣一路走來遭遇無數次的襲擊刺殺----李牧羊有種身體脫力的感覺。

「我的命怎麼就那麼苦啊?」

「我還有個同伴----你們發現我的時候,有沒有發現一個姑娘?一個漂亮地姑娘。」李牧羊急忙問道。

「沒有。」粗壯漢子搖頭說道。「我們只發現你一人,未曾發現一個漂亮姑娘。」

李牧羊又是一陣哀嘆,他覺得自己現在已經神經錯亂了。

他擔心自己沒機會進入星空學院,倒是先進入專門用來收治帝國犯下種種心理疾病的神經病院。

「還沒請教大哥尊姓大名-----」

「不敢當。」粗壯漢子哈哈大笑,說道:「我叫甘陽,是關中行省萬利鏢局的鏢頭,帶著手下的兄弟來送一趟貨----」

李牧羊看看那長長的車頭,問道:「甘大哥,請問這趟貨準備要送到哪裡?」

「送到石門鎮,然後在哪裡卸貨,有人接貨。」甘陽倒也坦白,直接說出了他們此行的目的地。

「石門鎮-----」李牧羊輕輕念叨著這個名字,滿嘴的苦澀。這又是一個他所不熟悉的名字和地址。他想要去花語平原,他想要去無名山,他想要進星空學院----跟著這車隊猴年馬月才能夠趕過去啊?

「甘大哥,我想知道,從此地去花語平原有多遠?大概要走多少天?」

「什麼?」甘陽大驚,說道:「小兄弟,不要怪哥哥沒有提醒你,那花語平原可是神州十大凶地之一,人跡罕至。我們聽著就覺得毛骨悚然,你竟然想要去那種地方?」

「我也不一定非去不可----就是隨便問問。」李牧羊敷衍地說道。他不想解釋什麼,那樣與事無補,也只會讓好心人平白為自己擔心而已。

甘陽仍不放心,說道:「小兄弟,我知道你年輕膽大,但是有些事情還是不要輕易嘗試的好。活得好好的,何必拿命去玩呢?」

他指著守護在車隊兩側的黑衣漢子們,說道:「我們鏢局的兄弟最怕走紅魔谷,為什麼?因為很有可能會遇到沙匪。那些沙匪兇殘毒辣,不僅搶貨而且殺人。每年被他們搶走的貨物和殺掉的鏢師也不知道有多少---可是,能不來嗎?每個人都有一大家子人要養活。他們不來,老婆孩子吃什麼?穿什麼用什麼?」

「他們這是把腦袋拴在褲腰帶上賺錢養家,你倒好,活得好端端的,卻自己要去花語平原自尋死路----咱們相遇也算是有緣。我把你從那紅樹林救出來,你就欠下哥一個人情。不讓你還別的,就給我好好地活著。活得長長久久的。答應哥哥,那花語平原咱不去了,好不好?」

「我-----」李牧羊看著他憨厚真誠的表情,隱含憂慮的眼神,沉重地點了點頭,說道:「好,我答應你----」

花語平原他還是要去的,只是他會保護好自己。要讓自己好好地活著,活得長長久久的。

「好兄弟。」甘陽一巴掌拍在李牧羊的肩膀上面。他那撲扇般的大掌幾乎要把李牧羊的骨架給拍散了。

李牧羊痛得呲牙咧嘴,跟著呵呵傻笑。

甘陽打馬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