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零五章、名師爭徒!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1-18 10:02  |  字數:3483字

?

第一百零五章、名師爭徒!

水月洞天幻鏡前面,一眾星空名師看得目瞪口呆。

在一簾瀑布之上,正映照著崔小心抱著李牧羊不斷向著懸崖墜落地畫面。

「你們以前見過這樣的場景嗎?」頭戴高冠的男人出聲問道。「捨生忘死,卻不願意拋棄『情』之一字-----這算是闖關成功還算是失敗?」

「他明知道這是一場考驗,他明知道這個崔小心是假的崔小心,他也明知道自己要是死了就真的是死了----他還做出這樣的選擇。愚蠢,愚蠢之極。」白衣勝雪的美男子一臉怒氣地說道。「這樣的人不配成為你們的弟子,我要把他收在門下好生教導。好讓他知道,修行路上需要有所捨棄才能夠有機會站在星空之巔峰。如他這般左顧右盼實在難成大器。」

「淺白兄此言差矣。」高冠男人立即反駁,說道:「有教無類,這是我星空學院第一任院長親口手書的立院宗旨。不管什麼人都可以受到教育,不因為貧富、貴賤、智愚、善惡等原因把一些人排在教育之外。做為深受院長影響的弟子,我有責任有義務將院長的思想發揚光大。這個李牧羊雖然愚蠢了些,而且也固執了些。但是重情有義,倒也有幾分可愛之外。這個學生就記在我的名下吧。你講課的時候冷冰冰的,學生們都不喜歡聽。倒是我講課旁徵博引,妙趣橫生。趕來聽講的學生是最多的。」

「孔離,你欺人太甚。抨擊我授課的專業性也就罷了,竟然還想和我搶學生----這次我絕對不會讓你得逞。」夏侯淺白勃然大怒,一臉俊臉都快要變成透明色。

「什麼叫做和你搶學生?夏侯淺白什麼時候如此霸道了?被你看了一眼的東西就成了你的?那我看上了你----你也就成了我的?」孔離昂起腦袋說道,頭上的高冠搖搖欲墜。

「我說過要先收其為弟子,你卻非要和我搶奪此學生----此次入學新生那麼多,難道就沒有你孔離看中的學生了?」

「有啊。就是這個李牧羊-----」

「你想打架不成?」

「打就打,難道我還怕你?」

「兩位師長-----」三角眼胖子滿臉著急地看著這兩個挽起袖子準備大打出手的星空大師,他們要是再打起來,這個洞府怕是又要被他們給拆了。雖然擔心他們打架時打碎洞府,星空眾多名師聚集起來一起對這『水月洞天』洞府下了無數的防護禁制---怕是也沒什麼用處的。「星空有規矩,所有學生都可以自由選擇名師,自由選擇課業。就算是我們----也勉強不得。」

孔離和夏侯淺白立即終止了那劍拔弩張的局面,孔離冷冷地瞪了他一眼,說道:「書獃子,就你懂得多-----」

「書獃子,你不會是也想和我搶學生吧?」夏候淺白眼神犀利地上下審視著胖子,說道:「胖人竅多,別以為你那點兒小心思我看不出來。你就是想讓我們倆停手,然後你暗中下手------」

胖子尷尬地笑,說道:「我是晚輩,在兩位師長面前----我哪有搶奪的份。不過這個李牧羊確實有其過人之處。所謂酒色財氣四堵牆,其實就是你內心的真實寫照。你期待什麼,就會出現什麼。李牧羊喜歡那個崔小心,所以就出現了個一模一樣的崔小心。他明知道這是一場考驗,明知道這個崔小心是假的,卻沒有選擇闖關,也沒有選擇以更簡單直接地方式破局----而是選擇接受。」

「接受他所幻想的這一切。甘之如殆,不惜以身犯險。這樣的學生傻則傻矣,但是能夠站在星空之巔的那些大人物,不正是因為他們的內心深處有著堅定的信念和難以動搖的執著嗎?」

夏侯淺白撇了撇嘴,說道:「書獃子,你是在說你自己吧?靠死讀書讀死書也能夠混到這般修為----嘿嘿,全天下怕是就只有你一人。」

「不是這樣------」書獃子面紅脖子粗地反駁,說道:「詩仙李秋白痴於詩,劍仙西門吹雪痴於劍,因為他們有這股子痴勁兒,所以才能夠成為萬世景仰的大人物。我----我只是痴於書-----」

「那這個學生給你你要不要?」孔離打斷他的話,問道。

「要。」書獃子乾淨利落地回答著說道。

「------」

看到兩位師長一幅要動手打人的模樣,書獃子又趕緊說道:「不過還是要看學生自己的選擇。我們尊重學生的個人愛好------只有這樣,才能夠更好的發揮學生的特長。將這項興趣的威能和潛力發揮到極致。」

夏侯淺白冷笑不已,說道:「再怎麼選,也不會選你負責的那個什麼屠龍課----這個世界還有龍嗎?龍都沒有,學得一身屠龍技又有什麼作用?」

「-------」書獃子臉色晦暗。帝國有句諺語叫做:女怕嫁錯郎,男怕入錯行。他就屬於入錯行的典型例子。

------

------

入眼處是一片桃林,此時正是桃花盛開的季節,粉紅色的桃花大片大片地綻放,讓人仿若置身一個玄奇美妙的童話世界。

桃林中央,一個身穿白衣的英俊少年正在舞劍。

少年劍眉星目,五官精緻無暇,猶如畫中仙人一般。

少年的劍法瀟洒飄逸,一劍一式都凜冽有殺氣,一看就是入了品級的高明劍招。

細看之上,少年人竟然和陸契機的好友楚潯有些神似。

桃林花海,舞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