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一百零三章、赴湯蹈火!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布襪也扯了下來,崔小心光潔白嫩的小腳便呈現在了李牧羊的眼前。 李牧羊來不及欣賞這隻美#腳,而是注視著腳裸處的紅腫位置,伸手輕輕地觸摸過去。 「嘶」崔小心輕呼出聲,說道:「痛。好痛。」<...

?

第一百零三章、赴湯蹈火!

崔小心的動作嫻熟,乾淨利落。

以珠釵為針,一針刺穿水泡之後,另外一隻手就用白帕迅速擦拭掉那從濃包裡面流敞出來的血水。

等到李牧羊雙腳上面的血泡全部都戳穿后,她便用手帕包住那珠釵,然後從口袋裡摸出一個白色的小瓷瓶,拔開塞子,從裡面倒出藥粉均勻地灑在李牧羊的腳底。

又從李牧羊手裡接過那把通天劍,割下自己身上衣服的兩塊布料,用那青色布料當作醫用紗帶包裹住李牧羊的雙腳,調皮地打了一個漂亮地蝴蝶結。

「好了。」崔小心一臉笑意地說道:「很久沒有做這樣的事情,感覺有些生疏了。包得不好,不要介意埃」

「你以前做過這樣的事情?」李牧羊滿臉感激地看著崔小心說道。他看得出來這個女孩子眉眼間的擔憂,也看得出來她包紮時的認真。

長相漂亮、氣質絕佳、學習超強、家世又好的女孩子不嫌棄自己骯髒,不厭惡腳上散發出來的濃臭味道,用自己頭上的珠釵為針幫自己刺破水泡,用自己的纖纖玉手細心包紮,真是把李牧羊給感動的不行。

如果可以的話,他當場就願意以身相許當然,崔小心怕是有些意見的。

「以前學過。」崔小心莞爾一笑,低頭收拾腳上的手帕和珠釵,說道:「母親總是希望你學習更多的東西,文學經濟,書畫女紅,包括這醫療包紮,以及一些常見病的治療學會了之後,倒是很少有機會練手。沒想到今天倒是用上了。」

崔小心用那手帕包住沾上膿水的珠釵放到土地裡面掩埋,然後到旁邊的小溪去洗手。

等到她回來的時候,就用巨大的樹葉包了一包水回來,將水包捧給李牧羊,說道:「喝口水吧。你的嘴唇都起了皮子。」

李牧羊接過水包,一口氣把裡面的溪水喝凈。

崔小心又用濕帕幫李牧羊擦拭臉上的汗漬,說道:「這樣會舒服一些」

「小心」李牧羊的汗具說厝潿,不停地吞咽著口水,聲音乾澀地說道:「我自己來就好了。」

「幹嗎要和我那麼客氣?」崔小心嬌嗔著說道。一番忙活,臉頰紅潤,額頭出現細碎的汗珠。她的眉目如畫,一舉一動都讓人覺得賞心悅目之極。

「那我就不客氣了。」李牧羊嘿嘿傻笑。「你對我這麼好,我都不知道這是真的還是假的了就算是假的,我也是很高興的。」

「傻瓜。我都活生生地站在你面前了,還能是假的啊?」崔小心嘴角輕笑,看著李牧羊說道。

「是。是真的。」李牧羊連連點頭。「就是擔心是假的」

崔小心打量著李牧羊的身體,問道:「身上還有其它的地方受傷嗎?」

「有。」

「哪裡?」

李牧羊瞄了瞄褲襠,說道:「我不好意思說那裡還是我自己包紮吧。」

崔小心也發現了李牧羊眼神所注視的部位,臉上抹上一層紅暈,就連脖頸都紅透了,低聲說道:「流氓。」

「」李牧羊心想,這怎麼就流氓了?我都沒有讓你幫我治療這裡埃

李牧羊穿好鞋子,找崔小心借來那個白色小藥瓶,自己鑽到密林裡面處理了一番。

等到他出來之後,要把小藥瓶還給崔小心,崔小心不接,說道:「你拿著用吧。」

腳上的水泡被刺破,走起路來果然舒服多了。

李牧羊又用通天劍削了兩根木仗,他和崔小心一人拄著一根向山頂上面爬去。

男女搭配,走路不累。

之前如若灌鉛的雙腿變得輕鬆起來,不僅僅自己走得飛快,還能夠時不時地回頭照顧一下緊跟在身後的崔小心。

兩人大多數時候都是埋頭趕路,偶爾說一句話,都有一種久違的默契,就像是彼此能夠了解對方的心事。

即便不說話的時候,彼此眼神的一個對視都讓人有著滿心滿肺的喜悅。

「氨崔小心突然間驚呼出聲。

李牧羊趕緊轉身,看到崔小心跪坐在地上。

李牧羊跑到崔小心面前,急聲問道:「小心,你怎麼了?」

「腳。我的腳扭到了。」崔小心眉頭緊皺,因為疼痛而使小臉變得蒼白。

「我看看。」李牧羊說道。他伸手要去脫崔小心的布靴。

「不要。」崔小心伸手阻止。她是女孩子,怎麼能任由一個男生把她的鞋子給脫掉呢?

「讓我看看。」李牧羊堅持說道。他從崔小心的痛苦表情中知道她傷得很重,他必須要檢查一下才能夠放心。

崔小心輕咬薄唇,猶豫了一番之後終於鬆手。

李牧羊脫下崔小心的布靴,將那布襪也扯了下來,崔小心光潔白嫩的小腳便呈現在了李牧羊的眼前。

李牧羊來不及欣賞這隻美#腳,而是注視著腳裸處的紅腫位置,伸手輕輕地觸摸過去。

「嘶」崔小心輕呼出聲,說道:「痛。好痛。」

「腳裸骨節傷到了。」李牧羊眉頭緊皺,說道:「我幫你揉揉你身上還有葯嗎?」

「沒有。」崔小心搖頭。

李牧羊掃視四周,然後跑到樹林裡面扯了一把火紅色的狗骨草出來。他用手掌把那狗骨草給搓成紅色葉泥,然後小心翼翼地塗抹在崔小心腳裸紅腫的位置。

「涼。」崔小心的手往後縮,想要躲閃。

「狗骨草有化瘀消炎的作用,本體是火屬性,但是汁液冰涼,可以幫你舒緩經脈,強化筋骨,對骨節扭傷有奇效。」

「你怎麼用狗骨草來治我的骨頭?」崔小心嬌嗔說道。

「」李牧羊沉默不語。不知道如何來回答這個問題。

「原來你也懂得醫道啊?」崔小心看著李牧羊的眼睛說道。

「久病成良醫,小時候經常生病,所以看了不少醫」李牧羊一邊解釋,一邊把崔小心的襪子穿上,又幫她把鞋子穿好。說道:「你的骨節傷了,一時半會兒不能走路」

「你先走吧。」崔小心說道。「我這腳一時半會兒好不了,報道日期不可耽誤。」

「那可不行。」李牧羊態度堅決地說道:「要走就一起走,要是不走就一起留。我哪能把你一個人丟在這裡?」

「可是」

「沒有可是。」李牧羊把崔小心扶了起來,然後蹲在崔小心的面前,把自己的後背靠了過去,說道:「我背你。」

「李牧羊」

「如果沒有你的話,我就不會從那昏昏噩噩的狀態中清醒過來。如果沒有你的話,我也考不到帝國文試第一。如果沒有你的話,我也不可能出現在這裡」李牧羊笑著說道。「來吧,我背你。」

崔小心眼神煥彩,輕輕地趴了過去,伸手摟住了李牧羊的脖子。

李牧羊稍一用力,就把崔小心給抬在了後背上面。

原本攀山就難,背上一個人之後更是難上百倍。每一步都重若千鈞,沒走幾步就大汗淋漓。

但是,李牧羊卻沒有任何嫌棄的模樣。

這是他的責任,也是他願意做的事情。

「李牧羊。」崔小心趴在李牧羊的肩膀之上,說話時吹氣如蘭,香甜的氣息在李牧羊的耳朵邊響起,讓李牧羊感覺到一陣陣的迷醉。

這是他做夢時才會出現的場景,沒想到今天卻得償所願。

「嗯?」李牧羊輕聲答應。他覺得自己的心臟都要化掉了。

「你的衣服都汗濕了。」

「嗯。」李牧羊說道。

「你放我下來吧。我休息一會兒,等到腳好了再自己走。」

「不行。」

「那你停下來,我們坐下來休息一會兒。」

李牧羊想了想,說道:「你這傷怕是一時半會兒也好不了,就算是敷了一層狗骨草的汁液,想要下地走路至少也需要一個星期的時間。一直休息也不是個辦法,那樣的話我們爬到山頂至少要到十天之後我有力氣的時候就背你一程,等到我沒有力氣之後就放你下來咱們一起休息。我在你身邊的話,還能夠照顧著你。」

「可是那樣的話,你就得半個月之後才能夠爬到山頂,這還是一切順利的情況下。」崔小心滿臉擔憂地說道:「要是誤了報道之期怎麼辦啊?」

「沒關係。」李牧羊笑著說道:「學校雖然寫了報道之期,但是卻沒有規定一定要在什麼時間爬上山去。我們慢慢走,然後一起去學校報道不能因為我們去晚了,星空學院就不收我們了吧?哪有這樣的道理?」

「可是」

「小心,你別可是了。」李牧羊義正言辭地說道:「別說只是背著你爬山,就是背著你赴湯蹈火,我也在所不惜」

話音剛落,李牧羊的耳朵邊就傳來了轟隆隆地響聲。

李牧羊側耳聽了聽,說道:「打雷了?」

「不是」崔小心聲音顫抖地說道。

她伸手指著前面,那裡正有一道滔天巨浪朝著山下涌了過來。

洪水漫天,席捲而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