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零三章、赴湯蹈火!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1-18 10:02  |  字數:3583字

?

第一百零三章、赴湯蹈火!

崔小心的動作嫻熟,乾淨利落。

以珠釵為針,一針刺穿水泡之後,另外一隻手就用白帕迅速擦拭掉那從濃包裡面流敞出來的血水。

等到李牧羊雙腳上面的血泡全部都戳穿後,她便用手帕包住那珠釵,然後從口袋裡摸出一個白色的小瓷瓶,拔開塞子,從裡面倒出藥粉均勻地灑在李牧羊的腳底。

又從李牧羊手裡接過那把通天劍,割下自己身上衣服的兩塊布料,用那青色布料當作醫用紗帶包裹住李牧羊的雙腳,調皮地打了一個漂亮地蝴蝶結。

「好了。」崔小心一臉笑意地說道:「很久沒有做這樣的事情,感覺有些生疏了。包得不好,不要介意啊。」

「你以前做過這樣的事情?」李牧羊滿臉感激地看著崔小心說道。他看得出來這個女孩子眉眼間的擔憂,也看得出來她包紮時的認真。

長相漂亮、氣質絕佳、學習超強、家世又好的女孩子不嫌棄自己骯髒,不厭惡腳上散發出來的濃臭味道,用自己頭上的珠釵為針幫自己刺破水泡,用自己的纖纖玉手細心包紮,真是把李牧羊給感動的不行。

如果可以的話,他當場就願意以身相許----當然,崔小心怕是有些意見的。

「以前學過。」崔小心莞爾一笑,低頭收拾腳上的手帕和珠釵,說道:「母親總是希望你學習更多的東西,文學經濟,書畫女紅,包括這醫療包紮,以及一些常見病的治療-----學會了之後,倒是很少有機會練手。沒想到今天倒是用上了。」

崔小心用那手帕包住沾上膿水的珠釵放到土地裡面掩埋,然後到旁邊的小溪去洗手。

等到她回來的時候,就用巨大的樹葉包了一包水回來,將水包捧給李牧羊,說道:「喝口水吧。你的嘴唇都起了皮子。」

李牧羊接過水包,一口氣把裡面的溪水喝凈。

崔小心又用濕帕幫李牧羊擦拭臉上的汗漬,說道:「這樣會舒服一些------」

「小心-----」李牧羊的喉嚨咕咚咕咚地蠕動,不停地吞咽著口水,聲音乾澀地說道:「我自己來就好了。」

「幹嗎要和我那麼客氣?」崔小心嬌嗔著說道。一番忙活,臉頰紅潤,額頭出現細碎的汗珠。她的眉目如畫,一舉一動都讓人覺得賞心悅目之極。

「那我就不客氣了。」李牧羊嘿嘿傻笑。「你對我這麼好,我都不知道這是真的還是假的了-----就算是假的,我也是很高興的。」

「傻瓜。我都活生生地站在你面前了,還能是假的啊?」崔小心嘴角輕笑,看著李牧羊說道。

「是。是真的。」李牧羊連連點頭。「就是擔心是假的-----」

崔小心打量著李牧羊的身體,問道:「身上還有其它的地方受傷嗎?」

「有。」

「哪裡?」

李牧羊瞄了瞄褲襠,說道:「我不好意思說------那裡還是我自己包紮吧。」

崔小心也發現了李牧羊眼神所注視的部位,臉上抹上一層紅暈,就連脖頸都紅透了,低聲說道:「流氓。」

「---------」李牧羊心想,這怎麼就流氓了?我都沒有讓你幫我治療這裡啊。

李牧羊穿好鞋子,找崔小心借來那個白色小藥瓶,自己鑽到密林裡面處理了一番。

等到他出來之後,要把小藥瓶還給崔小心,崔小心不接,說道:「你拿著用吧。」

腳上的水泡被刺破,走起路來果然舒服多了。

李牧羊又用通天劍削了兩根木仗,他和崔小心一人拄著一根向山頂上面爬去。

男女搭配,走路不累。

之前如若灌鉛的雙腿變得輕鬆起來,不僅僅自己走得飛快,還能夠時不時地回頭照顧一下緊跟在身後的崔小心。

兩人大多數時候都是埋頭趕路,偶爾說一句話,都有一種久違的默契,就像是彼此能夠了解對方的心事。

即便不說話的時候,彼此眼神的一個對視都讓人有著滿心滿肺的喜悅。

「啊-----」崔小心突然間驚呼出聲。

李牧羊趕緊轉身,看到崔小心跪坐在地上。

李牧羊跑到崔小心面前,急聲問道:「小心,你怎麼了?」

「腳。我的腳扭到了。」崔小心眉頭緊皺,因為疼痛而使小臉變得蒼白。

「我看看。」李牧羊說道。他伸手要去脫崔小心的布靴。

「不要。」崔小心伸手阻止。她是女孩子,怎麼能任由一個男生把她的鞋子給脫掉呢?

「讓我看看。」李牧羊堅持說道。他從崔小心的痛苦表情中知道她傷得很重,他必須要檢查一下才能夠放心。

崔小心輕咬薄唇,猶豫了一番之後終於鬆手。

李牧羊脫下崔小心的布靴,將那布襪也扯了下來,崔小心光潔白嫩的小腳便呈現在了李牧羊的眼前。

李牧羊來不及欣賞這隻美#腳,而是注視著腳裸處的紅腫位置,伸手輕輕地觸摸過去。

「嘶------」崔小心輕呼出聲,說道:「痛。好痛。」

「腳裸骨節傷到了。」李牧羊眉頭緊皺,說道:「我幫你揉揉-----你身上還有葯嗎?」

「沒有。」崔小心搖頭。

李牧羊掃視四周,然後跑到樹林裡面扯了一把火紅色的狗骨草出來。他用手掌把那狗骨草給搓成紅色葉泥,然後小心翼翼地塗抹在崔小心腳裸紅腫的位置。

「涼。」崔小心的手往後縮,想要躲閃。

「狗骨草有化瘀消炎的作用,本體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