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歷史軍事

逆鱗 第一百零一章、契機貪酒!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在山腰上的螞蟻。一隻想要征服高山的螞蟻。 楚潯是一個骨子裡極端驕傲的人。她不喜歡做螞蟻,更不喜歡被人看作是螞蟻。 所以,爬山的楚潯心情很不好。 正想著心事的時候,楚潯突然間一腳...

?

第一百零一章、契機貪酒!

陸契機的攀山速度很快。

步伐輕靈,身體飄逸。騰挪起伏間,那些看起來險阻難渡的嶙峋怪石就被她踩在腳下。

有林鳥被驚飛,拍打著翅膀尖叫離開。也有一些毒蛇或者其它的什麼怪物從樹叢裡面或者石頭縫隙間竄出來攻擊,懲罰她侵擾了它們的領地她手裡劍影閃動,幾乎看不清楚軌跡,那些毒蛇毒鞋毒蛤蟆毒蜈蚣之類的東西就被她給斬成無數段。

她的心中有戾氣,所以出手的時候絕不留情。

「契機姐契機姐等等我」身後是那個圓臉胖子的喊聲。陸契機爬得太快,他費盡全力也沒辦法跟上。

陸契機沒有理會,一路朝著無名山頂峰奔跑。

她要以最快的速度登頂。

至少要在那個白痴李牧羊的前面登頂。

做為陸家巨閥的大小姐,她早就聽人說過,上山路上要遭遇酒色財氣四關。她根本就沒有把這種事情放在心上。

對那些普通人而言,酒色財氣四堵牆,這四堵牆把多少心志不堅定的人給擋在大門之外?對她陸契機而言,這能算是什麼考驗嗎?

眼前場景突變,陸契機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

竹林一片,孤亭一座。

老者一人,烈酒一壇。

身穿灰袍面目慈祥的老人正在自斟自飲,像是被陸契機的腳步聲音給驚擾,抬起頭來向她招手,說道:「小姑娘,來陪爺爺喝一杯。我這酒叫做竹心酒,竹本無心,喝了我的酒之後也就變得沒有任何心事。一醉解千愁,得人生大自在如何?」

陸契機走了過去,大大方方地在老人面前的石凳上面坐了下來。

她從旁邊的盆子上面取了一個酒碗放在老人的面前,說道:「倒酒。」

老人面帶笑意,一邊往酒碗裡面倒酒,一邊說道:「竹心酒至純至烈,又有『一杯倒』的美譽。你先喝半碗,試試味道。」

老人倒了半碗酒,把酒碗推到了陸契機的面前。

陸契機端起酒碗一口飲盡,然後把空碗再次放到老者面前,說道:「倒滿。」

老人臉上的笑容綻放開來,說道:「姑娘好酒量。」

他再次端起酒罈,倒了滿滿一大碗的竹心酒推到陸契機的面前。

陸契機再次端起酒碗一口飲盡,任由酒漬順著唇角滑落,說道:「再倒滿。」

老人看了看陸契機的臉色,再次把酒碗倒滿。

陸契機端起大碗,毫不猶豫地把一碗烈酒給灌了下去。

她把酒碗放在石桌上面,再一次說道:「倒滿。」

老人抱壇不動,看著陸契機說道:「姑娘,這雖然是一場考驗。但是,倘若你在這場考驗中敗了,你在現實中也就敗了。你在考驗中醉死那在現實之中也就再也活不過來了。我不是現實的我,但你卻是現實的你。這不是鏡花水月,不是南柯一夢。是幻境,也是現實。」

「婆婆媽媽,真是讓人厭煩。」陸契機從老人手裡搶過那壇竹心酒,仰起脖子咕咚咕咚地就灌了起來。

一口氣下去,大半壇竹心酒就被陸契機給喝了個乾淨。

她把空壇丟到桌子上,喝道:「再取酒來。」

老人抱著那個空壇心痛的不得了,紅著眼眶說道:「太浪費了。太浪費了。伐萬竹才能夠釀這一壇竹心酒,卻被你這麼狼吞虎咽地給喝完了有你這麼糟糕寶貝的嗎?」

「這酒不錯。還有沒有?有就趕緊取出來。」陸契機無視老人的哭訴,看著老人問道。

「沒有了。一壇也沒有了。你走,你快走。」老人開始趕人,說道:「以後再也不要讓我見到你。太倒霉了,實在是太倒霉了白白浪費了我一壇竹心酒。這可是我一個月的份量埃」

「小氣鬼。」陸契機用衣袖抹了下嘴,甩著一頭紫發轉身朝著竹林外面走去。

冷酷驕傲,就像是被世人給寵壞了的小公主。

楚潯倨傲又隨意,他一心想要去追趕前面的陸契機,卻不知道是不是追錯了方向,跑得越快,越是找不到陸契機的身影。就連之前跑在他前面的胖子也不見了,所有人都像是突然間消失了一般。

就好像這巨大的山腰之上,只有你一個人在努力,在攀爬。在那些有大威能者的眼睛里,他們這些人就像是附在山腰上的螞蟻。一隻想要征服高山的螞蟻。

楚潯是一個骨子裡極端驕傲的人。她不喜歡做螞蟻,更不喜歡被人看作是螞蟻。

所以,爬山的楚潯心情很不好。

正想著心事的時候,楚潯突然間一腳踏空。

之前還是盛夏季節,現在卻進入了大雪紛飛的冬天。

這是一片荒蕪的田野,遠處黑茫茫的一片,只有前面的山腳下有一座亮著燈光的茅屋。茅屋上面的煙囪冒著黑煙,看起來是房屋的主人正在做飯。

楚潯猶豫一番,主動朝著茅屋走了過去。

他叩了叩門,出聲喊道:「有人在嗎?」

過了一會兒功夫,一個身穿青衫渾身上下充滿了書卷氣的少年人拉開了門,眼神疑惑地看著站在面前的楚潯,問道:「你是要上山?」

「不錯。走得累了,外面又下著大雪,所以來借碗酒喝曖曖身子。」楚潯主動開口說道。他知道眼前發現的是什麼事情,不如自己先把來歷挑明。

「請進來吧。」青衫書生讓開了半邊身體。

等到楚潯進來之後,他趕緊把門關上插上門板。這樣就把外面的雪花和寒風給擋在了門外。

屋內簡陋,只有寥寥幾件傢具。

這是小王爺楚潯到過的最貧困的人家。

大鍋里咕嘟咕嘟地冒著熱泡,一陣陣紅薯和米飯混合的香味傳了過來。楚潯的肚子咕咕作響,發現自己突然間餓了。

青衫少年有些不好意思,解釋著說道:「紅薯稀飯,家裡只有這個了如果你不嫌棄的話,一起吃一碗?」

「也好。」楚潯說道。

於是,青衫少年就盛了兩碗紅薯稀飯放在桌子上,又洗了兩雙筷子,和楚潯一人一張椅子,端著一碗稀飯糊啦啦地喝著。

青衫少年掃視四周,發現家壁四壁,就連腌菜籮卜都在昨天被他吃完了。

視線掃到角落,那裡有一個落滿灰塵的罈子。

他眼睛一亮,說道:「這位大哥,無菜下飯,實在不是待客之道家裡還有紅薯酒一壇,是我親手所釀。我們就以酒下飯吧?如何?」

楚潯點頭,說道:「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在這冰天雪地裡面吃著紅薯飯,喝著紅薯酒,倒也是一樁雅事。」

「說得妙。」青衫少年趕緊跑過去把酒罈給抱了出來,清洗了罈子表面,又洗了兩個茶杯,其中一個茶杯還破開了一個大口子。

然後,就用那兩個顏色漆黑地茶杯來裝酒喝。

酒味濃烈,還沒有入口就有醇香撲鼻。

楚潯深深吸了一口酒氣,說道:「好酒。」

被客人稱讚,青衫少年臉色潮紅,高興地說道:「確實是好酒。平時我自己捨不得喝,用來款待貴客正是當時。」

兩人舉杯同飲,楚潯稱讚著說道:「雖然是最普通的紅薯酒,口感也略微有些粗糙,但是勝在清新自然,又有這大雪佐餐,就是宮中的太白佳釀也遠遠不如。」

「啊?兄台喝過太白佳釀?」

「不錯。太白佳釀是高粱酒,用蘇溪的稻穀,取其最飽滿的顆粒脫皮取米,三篩再三炒。用天泉之水進行浸泡。一系列繁瑣的工序之後,密封發酵,最終得此佳釀。」楚潯解釋著說道。

青衫少年聽得直咽口水,說道:「雖未親口品嘗過,但想來一定是世間一等一的好酒。」

「酒雖好,卻稱不得世間一等一的好酒。」楚潯說道:「最好的酒叫做美人醉。梅雪時節,園林裡面百花沾染露水或者初雪用美人的嘴唇將那些露水積雪採集下來,再佐以百花釀造的酒,清新脫塵,烈而不傷。那才是世間一等一的好酒。」

青衫少年滿臉嚮往,說道:「但願此生可一嘗美人醉。」

「自然是有機會的。」楚潯嘴角帶著一抹笑意,看著青衫少年說道:「我看到你桌上有書,可是想要考取功名?」

「書中自有,書中自有顏如玉。富貴書中取,學生也願為此努力一番。」青衫少年朗聲說道。

「考取功名之後呢?」

「那便可以遍嘗世間美酒了。」青衫少年一臉期待地說道。

「我乃西風帝國小王爺,姓楚名潯,是皇室之人如果由我推薦你入宮做品酒官,遍嘗天下名酒,你可願意?」

青衫少年滿臉激動,趕緊從椅子上起身,整理衣冠跪了下來,說道:「甘原唯小王爺馬首是瞻。但凡小王爺有所吩咐,甘原萬死不辭。」

「起來吧。」楚潯端坐在窗前,舉杯看著外面的風雪說道。

他知道,這酒關已經被他破了。

誘惑是把雙刃劍,或者傷到你,或者砍到我。就看哪一方道行更高本錢更厚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