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玄幻魔法

逆鱗 第九十九章、不自量力!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他太熟悉陸契機了,她知道她是一個多麼驕傲的女人。 一般人根本就不在她的眼裡,就算是自己也是因為多年陪伴才稍微特殊一些。她竟然會主動和一個男生說話,而且還會說『我在星空學院等你』這根本就不是他認...

?

第九十九章、不自量力!

楚潯給自己的定位是一個閑散王爺。和他的父親一樣。

他的父親是西風君主楚先達的堂兄弟,無望於大位,又不能表現得過於有能力,於是每日溜狗鬥雞喝酒聽曲,日子逍遙似神仙。

按照楚潯之前的想法,和自己心愛的女人在一起去西風大學廝混幾年。等到父親百年升天之後繼承王位,一生富貴已可預期。

沒想到的是,陸契機卻臨時改變了主意,她要去星空學院。

楚潯知道星空學院的存在,也知道它是整個人類世界最神秘的學府。

陸契機要去星空學院,他自然也是要去星空學院的。

因為陸契機就是他最深愛的女人。

甚至他內心深處都已經把陸契機當作自己的女人。

除了他之外,他不知道還有什麼女人能夠進入他的眼界撩動他的心靈。

因為星空學院是耗費九國財力建造而成,所以第一任院長同意每國王室可以選派二十名優秀王族子弟進入星空學院來學習。

除此之外,學校完全獨立於九國之外,不受任何一個國家的管轄或者制裁。

楚潯去求了父親,父親一口拒絕。

他從父親的眼裡看到了恐懼和擔憂,他也清楚地知道父親在恐懼和擔憂些什麼。

身為王室子弟,距離那個位置天生就要比常人近上一大步。

他已經足夠優秀,倘若再去了星空學院深造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他們不得不考慮君王的想法,不得不考慮太子的想法,也不得不考慮其它王子的想法

楚潯不願意放棄,又去找了他的皇帝伯伯。楚先達倒是一口答應,說好男兒就應該上星空學院。只有在那裡才能夠成為真正的人族精英。

於是,楚潯就有了和陸契機再次同窗的機會。

這也是他們相約同時抵達這無名山腳的原因。

只是沒想到的是,他們竟然看到了那樣一幕一個光著屁股的傢伙正用手拚命地撕掉自己的內褲褲襠。那咬牙切齒地模樣,就像是和它有什麼深仇大恨似的。

原本以為是一場滑稽大戲,但是他從陸契機的臉上看到了一些不一樣的東西。

他太熟悉陸契機了,她知道她是一個多麼驕傲的女人。

一般人根本就不在她的眼裡,就算是自己也是因為多年陪伴才稍微特殊一些。她竟然會主動和一個男生說話,而且還會說『我在星空學院等你』這根本就不是他認識的陸契機。

事出反應必有妖!

妖在哪裡?自然就是面前這個抓著褲子蹲在地上的李牧羊了。

這個問題,楚潯必須要搞清楚才行。不然的話,內心難以安寧。

「你們認識?」楚潯看著李牧羊問道。不得不承認,他說這句話的時候聲音里充滿了敵意。

「什麼?」李牧羊仍然蹲在角落裡,心想這個傢伙怎麼還不走啊?你們不走我就沒辦法穿褲子,不穿褲子就沒辦法站起來彬彬有禮物地和人打招呼。

「我說你和陸契機以前見過?」楚潯有些不耐煩。他不喜歡重複自己的話,因為那樣讓人覺得自己很傻。

「沒有。」李牧羊搖頭,說道:「同學,你能不能先轉身讓我穿個褲子我覺得我這樣實在太不體面。」

楚潯當然知道李牧羊這樣很不體面了,不過他也不在意這些。再體面也沒有自己體面。

他仍然眼神堅定地盯著李牧羊,說道:「契機認識你?」

「她認識不認識我,這個問題你應該問她才對」李牧羊心裡有些不舒服了。這位兄台也太冷酷了吧?到底有沒有聽人講話啊?「反正我是第一次見到她。」

在見到陸契機之前,李牧羊見過的最漂亮女孩子是崔小心不,是李思念。還是崔小心吧,反正最漂亮地就是她們倆。

在見到陸契機之後,他覺得最漂亮地還是崔小心和李思念畢竟,那兩位都是活生生的人。一個是自己活潑可愛的妹妹,一個是自己第一次動心的姑娘。

至於這個陸契機,美地太過濃烈,就像是頭頂上的太陽。太陽光芒萬丈,反而讓人睜不開眼睛。

李牧羊喜歡那種帶有生活氣息的美,那是觸手可及的,是帶著正常體溫的陸契機又濃烈又熾艷,好像稍微觸碰就能夠把人給燙傷。

就算她喜歡自己的財大器粗,李牧羊也是不喜歡她的。

要忠於自己的內心。

李牧羊想著,要是她再主動接近或者冒昧告白的話一定要把話說得決絕一些。不喜歡一個女人,那就不要耽擱人家的青春。

楚潯看到李牧羊的表情不快,李牧羊的不快讓他更加不快了。

平時都是被人吹著捧著高高在上的楚小王爺,竟然被一個光屁股的傢伙給嫌棄了,這讓他的內心很是難以接受。

「最好如此。」楚潯冷聲說道,眼神裡帶著危險的光芒,說道:「星空遼闊,路途漫長我勸你好自為之。」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李牧羊出聲說道。

這就是欺負人了,李牧羊準備起身反擊。總這麼蹲在地上算是怎麼回事兒啊?就跟是請求別人原諒似的。

他的身體才剛剛起到一半,又趕緊躬身下去。

沒辦法,他還光著屁股呢。

「什麼?」楚潯冷冷地盯著李牧羊,出聲問道。

「你是擔心陸契機喜歡我,是不是?」李牧羊地聲音更加冰冷。先是接觸了那個崔照人,後來又接觸了這個楚潯,從他們的身上學到了很多東西,裝酷這樣的事情他已經很有一些心得了。

「不自量力。」

「你不要擔心。」李牧羊揚聲說道。「我不喜歡這種奇裝異服的非主流。西風帝國以黑髮為美,故意把自己的頭髮染成那樣的紫色是不成熟的表現我喜歡懂事的女孩子。」

「該死。」楚潯一聲怒喝,長劍出鞘。

這個不知死活的東西,竟然敢侮辱自己最心愛的女人。今天非要把他宰了不可。

「楚潯」身邊的小辮子姑娘趕緊阻攔。看得出來,這個女孩子很是關心面前的黑衣王爺,一臉擔憂地勸阻說道:「星空有星空的權威,你千萬不要輕舉妄動這個傢伙著實討厭,不過既然他是星空的學生,那就等到進入學院再慢慢收拾不遲。」

楚潯慢慢地冷靜下來,知道張婉婷說得是正確的。

星空學院有自己的一套規則,王權難以侵蝕其中。如果自己在星空腳下把李牧羊給殺了,學院裡面的那些老怪物到底如何處置自己還真是一個未知數處理結果就是西風王室都難以影響。

「要是在天都城內,你早就是一個死人。」楚潯把寶劍插進劍鞘,一臉冷洌地說道。

不想再聽李牧羊的風涼話,從那蜂鳥之上躍了起來,朝著無名山上面迅速攀爬,去追趕跑在前面的陸契機。上山路上要經歷酒色財氣四關,他怕陸契機過不了關雖然在他心裡陸契機是整個帝國最優秀的女人。

張婉婷秀氣的眉毛微微擰起,很是不滿地看著李牧羊,說道:「出門在外,眼睛最好放亮堂一些,不要還沒來得及攀登星空,就被人給一劍宰掉了」

「你故意留下來不就是想多看我一眼嗎?」李牧羊很不喜歡這個滿頭小辮子的女生。我招誰惹誰了?別人欺負我你沒有看到?卻說讓我眼睛放亮堂一些這世間還有沒有真善美了?

「你」張婉婷俏臉緋紅,狠狠地抓著手裡的寶劍,說道:「李牧羊,我記住你了。等到進了學院,看我怎麼收拾你」

說完,雙腳在鳥背上一點,人也凌空躍起,朝著無名山上面爬去。

李牧羊鬆了口氣,趕緊把內褲穿上包裹住屁股。

直到這個時候,他才察覺到大腿內側被摩擦地爛掉了一塊。母親把金幣藏在這裡的時候,怎麼也沒有想到這一路行走是那麼的坎坷多災。

又把褲子穿上,這才覺得溫暖了許多。

他把地上的幾十枚金幣一塊塊撿起來揣進懷裡,然後抓著那把沒能送出去的通天劍朝著無名山頂端攀爬。

他沒有蜂鳥,沒有白鶴,甚至連凌空飛起都做不到。

他只能依靠自己的雙腿,依靠身體本身的力量。

攀爬岩石,越過荊棘。毒蛇怪蟲更是讓人防不勝防。

李牧羊的衣服被撕扯開無數條口子,臉上身上也多了好幾十個紅包。還有吸血瑪蝗往他身上竄的時候,被他用通天劍一劍給斬成兩截。吸血瑪蝗不死,再次往他的身上跳躍,又被他給斬成兩截

再次在心裡感謝崔照人。誠心誠意的。

前方有一古柏,古柏下面有一酒鬼。酒鬼敞胸露乳,對著李牧羊喝道:「小子,過來陪我喝一杯,我許你上山。」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