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逆鱗 第九十七章、酒色財氣!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易與其它師生講起。」 「牧羊明白。」李牧羊大喜,高興地說道。倘若有無憂師兄幫忙照應,或者他找來人幫忙照應。不管找得是什麼人,想必可以保自己家人安全。 雖然李牧羊不知道無憂師兄到底是什麼...

?

第九十七章、酒色財氣!

公輸垣奔跑起來的姿勢跟兔子似的。

一隻肥嘟嘟的大兔子。

李牧羊滿臉遺憾,握著那把沒能送出去的通天劍,說道:「公輸大哥怎麼就跑了呢?禮物不收也就算了,我還有很多離別之言沒有和他說呢。」

不過,從這件小事之中,李牧羊對胖子的人品更是高看了一眼。

威武不能屈,一路走來危險重重,襲殺一波接著一波。兩人齊心協力,患難與共,終於走到了這星空腳下。無論多麼艱難的時刻,即便是生命受到威脅也從來沒有說過離開的話。

富貴不能淫,他明明知道自己的腦袋值十萬金幣,只要趁自己睡熟或者沒有防備的時候一刀砍下,就能夠這輩子衣食無憂。而且他自己的腦袋也值五萬金幣,他也從來沒想過讓自己砍下來拿出去賣掉

還有這通天劍星石粹煉,名師打造,價值何只十萬金?由始至終,他都沒有多看一眼。

這樣的好兄弟,世間少有,絕世無雙埃

李牧羊心中暗自決定,這個兄弟自己是交定了。

解無憂看著李牧羊,勸慰說道:「神州浩大,自有相見之時。」

「希望如此吧。」李牧羊看著胖子遠去的背影,心裡微微嘆息。這一路走來,兩人飽受磨難,但是兩人背靠背對敵。同吃同睡,嘻笑打鬧,已經建立起極其深厚的感情。看著好友遠去,李牧羊地心裡很是難受。

「胖子,神州浩大,自有相見之時。」李牧羊想著解無憂地那句話,輕聲說道:「我在星空等你。」

解無憂知道李牧羊離別傷感,轉移話題說道:「牧羊學弟可知此山何名?」

「無名山。」李牧羊答道。他剛才聽胖子說過,此山名為無名山。這麼高大的山竟然沒有名字,也著實是一樁奇怪的事情。

「原來牧羊師弟已經知道了。」解無憂輕笑出聲,說道:「外界稱此山為無名山,因為此山無人命名。但是學院師生都喜歡稱此山為斷山。」

「斷山?」李牧羊一臉疑惑,仰臉抬頭想此山到底是什麼模樣。

但是山體龐大,山脈連綿千里。高聳入雲,不見其深。猶如擎天巨柱般屹立眼前。只能夠看到山之一角,難以勘測此山之真實面目。

「不錯。此山原本無名,所以名為無名山。但是,一位屠龍仙人遊行於此,看到此山地貌,極為心喜。騰空而起,一劍揮出,將此山山頂斬斷。削圓頂為平地,然後化緣九國,在山頂之上建造星空學院。那位屠龍尊者便是星空學院的第一任院長。」解無憂說到那位屠龍尊者時滿臉仰慕,一幅追思先賢的崇拜表情。「因為此山被削斷,所以此山又名斷山。」

李牧羊聽得目瞪口呆。

一劍揮出,斷山為崖,耗費九國財力建造這星空學院這到底是多大的神通啊?

屠龍尊者,那就是傳說中的仙人吧?

在李牧羊的心中,只有仙人才能夠做出這種讓人想想就覺得熱血沸騰的事情。

李牧羊簡直激動地不能自已,很為自己能夠成為星空學院的一份子而感到驕傲自豪,恨不得立即登上山頂跪倒在學院院長的面前拜其為師。

他不求一斷斬山腰,他只要一劍斬賊寇就無比地滿足了。

他要是有那樣的屠龍之技,何愁殺手來襲啊?

「斷山原來這就是斷山的由來。」李牧羊臉色潮紅,雙眼放光。說道:「無憂師兄,是不是只要進了這星空學院,以後也有機會成為院長那樣的屠龍尊者?」

「那是自然。」解無憂一臉傲然地回答著說道。「星空學院就是為了培養人族精英而存在的。」

「這樣的話」李牧羊抿嘴微笑。此時此刻地他心花怒放,如果不是擔心被無憂師兄看輕,擔心讓人家覺得自己沒見過什麼大世面的話,他早就咧嘴大笑躺在地上打滾了。「我有個問題想請教無憂師兄,星空學院出現屠龍尊者的頻率是多高?平均一下,大概多少年能夠出一人?」

「一萬年吧。」解無憂再次仰臉看天。

「」李牧羊臉上的笑容凝固了。這個世界並不如自己所想象的那麼美妙。

擔心自己的答案會打擊到這名年輕的小師弟,解無憂趕緊給李牧羊打氣,說道:「成神易,屠龍難。就算成不了屠龍尊者,能夠踏足神遊之境也可以傲遊星空,縱橫神州,天地之大,何處不能去得?」

「當然,只要牧羊師弟刻苦努力,永不放棄。成為凌駕於星空之上的屠龍尊者也是有可能的。畢竟,有些東西不是看年輪,而是看天份。天份到了,一年出現三五個屠龍尊者也是常事。或許,奇就顯現在師弟身上呢?」

李牧羊是一個非常簡單很好忽悠的人,聽了解無憂師兄的鼓勵后熱血又沸騰起來,他眼神堅定,握緊拳頭說道:「謝謝無憂師兄,我一定會努力的。為了我自己,也為了我的家人」

想起自己的家人,李牧羊又開始擔憂起來,他再次對著解無憂深深鞠躬,說道:「無憂師兄,牧羊還有一事請求。請無憂師兄一定援手相助。」

沒辦法,胖子說李牧羊只要進了星空學院就好了。到時候多抱大腿,請求高人保護。這樣的話,他遠在江南城的家人就可以平安無事。

李牧羊還沒跨入星空學院的大門,現在認識的大腿不是,認是咳艘倉揮薪抻且蝗恕2槐他能抱誰?

雖然人家才剛剛幫助自己趕走強敵,算是救了自己一條小命。再次開口實在有些不知過退不知廉恥。

但是,就算被人罵作無賴也認了。這是他必須要解決的事情。

「但說無妨。」解無憂很是爽快地說道。

「正如無憂師兄剛才所見,我得罪了很厲害的家族,一路走來,屢次被他們派人追殺。我歷盡磨難才來到星空腳下,以後有師兄和眾多同校師兄弟庇護,自然高枕無憂。可是我擔心我遠在江南的家人,我擔心那些仇人沒辦法找我報仇,就去報復我的家人每想到此,心急如焚。如果家人的事情不解決,牧羊恐怕也沒辦法一心向學。無憂師兄能不能幫我照顧一下我的家人?拜託了。」

李牧羊再次對著解無憂鞠躬。言詞誠懇,態度急切。

這件事情緩不得,慢不得。要是家人出現什麼變故,他這輩子都沒辦法原諒自己。就是成為屠龍尊者又當如何?

解無憂眉頭微挑,說道:「按道理講,我們一般是不理俗事的不過,既然牧羊師兄有此請,那我就讓人幫忙照應一下吧。此為私誼,不易與其它師生講起。」

「牧羊明白。」李牧羊大喜,高興地說道。倘若有無憂師兄幫忙照應,或者他找來人幫忙照應。不管找得是什麼人,想必可以保自己家人安全。

雖然李牧羊不知道無憂師兄到底是什麼境界,但是看到他剛才斬殺那名大和尚的能力實在是太過驚世駭俗。自己遠遠不及。

「那就上山吧。」解無憂笑著說道。對於這個師弟,他實在是太過優待了。

李牧羊抬頭看了看那高不可攀的山頂,朝著仙鶴的鶴背爬將過去,說道:「又要麻煩無憂師兄了。」

在他想來,山高路險,無憂師兄騎鶴而來。如果載他一程的話,一會兒的功夫就能夠爬到山頂。他就可以以最快的時間登上山頂辦理入學手續了。

解無憂站在原地不動,一臉笑意地看著騎在鶴背之上的李牧羊。

李牧羊一臉茫然,看著解無憂問道:「無憂師兄,還有什麼事情嗎?」

「牧羊師弟需要自行上山。」解無憂笑呵呵地說道。「其它人不可代勞。」

李牧羊面紅耳赤,趕緊從鶴背上面爬了起來,連連對著解無憂抱歉,說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以為我以為師兄可以載我一程。」

「山易斷,路難行。」解無憂衣衫一展,人便已經站在了鶴背之上。那隻大白鶴昂首挺胸很是溫順。不像是李牧羊往它身上爬時它一臉嫌棄的模樣。「不知斷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牧羊師弟,前面還有酒色財氣四關需要你去勘測破解祝你好運。」

白鶴髮出嘹亮地清鳴聲音,然後揮動著巨大的翅膀朝著那雲霧之中飛行而去。

李牧羊被勁風吹地蹌後退,衣服頭髮沾滿草沫,灰頭灰臉極是狼狽。

「星空學院」李牧羊咬牙切齒地想著:「這輩子到底能不能走到啊?要是自己爬上山去,卻發現已經鬚髮皆白垂垂老矣怕是娶不到媳婦泡不到妞了吧?」

李牧羊很憂傷。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