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九十五章、一個滾字!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1-18 10:02  |  字數:3605字

?

第九十五章、一個滾字!

如果還是原來的自己,是不是比現在生活的更加輕鬆愜意?

一路走來,李牧羊總是情不自禁地想起這樣的問題。

如果沒有落日湖邊的那場爭鬥,如果沒有和崔小心的那番聊天,如果沒有殺死烏鴉,甚至如果沒有這次的文試第一-----

自己仍然是那個昏昏噩噩又軟弱膽怯的漆黑少年,上課發發獃睡睡覺,回家聽李思念唱唱歌撒撒嬌,混吃等死,碌碌無為。

一生最大的成就也可能就是接管家族產業成為一家店鋪的小老闆------那樣應該也生活的很幸福吧?

這一段時間,李牧羊覺得自己生活的很辛苦。他頭一回意識到,僅僅是為了活著,就是如此艱難的一件事情。

一路走來,他和胖子擊退了六撥刺客。現在好不容易來到了星空腳下,卻沒想到又遭遇了這樣的一場合圍剿殺。

李牧羊心裡很委屈,很憤怒。

他看過的那些俠怪小說之中,高手都自有一番風骨傲氣,他們殺人的時候是不允許別人幫忙的。

丟一幅白手套出去,然後兩個人就舉劍戰在了一起。勢均力敵,公平正義。

李牧羊看著騎著大馬從頭頂上方壓迫而來的劍客古漠,看著從左右兩邊持著大鏟和木魚奔來的兩個酒肉和尚,還有穿的花枝招展奔跑起來滿頭小辮隨意擺動的七名二#逼中年------這他媽的算是什麼?還講不講江湖道義了?

故事裡都是騙人的。

「哈哈哈,李牧羊-----你吃洒家一鏟-------」持著大鏟子的胖和尚後發先至,手裡重逾千斤的半月鏟揮舞起來虎虎生風,一鏟子下去能夠碎金裂石,半座山頭能夠給削沒了。

胖和尚想要拿那十萬金幣的賞格,所以這一鏟子是朝著李牧羊的腦袋鏟過來的。

一鏟下去,李牧羊的腦袋高高地揚起,那十萬金幣就是他自己的了。

手持木魚的瘦和尚速度慢一些,不是直直地朝著李牧羊奔來,而是沿著戰團轉圈,在奔跑的過程中還拿著木錘敲擊魚頭。

梆-------

梆-------

梆-------

----------

每重擊一次,李牧羊的腦袋就感覺到一陣昏眩。

身體發軟,站立不穩。

「李牧羊,這是木魚鼓-------是一種很厲害地音波攻擊,快把耳朵閉上。」胖子公輸垣身體靈海地躲開了鬼寡婦的一次蛇拐攻擊,趕緊出聲提醒自己的小夥伴不要被那聲音所迷惑了心智變成痴呆。

七個二#逼中年啊啊啊大叫著撲了過來,因為他們的人數太多,沒辦法一次排開地攻擊李牧羊,所以只能排成長龍。

大羅剎手持雙刀,第一個朝著李牧羊劈來。一擊不成,立即閃去,然後二羅剎的雙刀就已經從中路或者下三路刺來。

他們步伐詭異,刀法凜冽,而且配合極其默契,進退間都暗合玄門陣勢,形成一波波很流暢地擊殺狂潮。

躲無可躲,避無可避。

李牧羊唯一能夠選擇的就是迎頭反擊-------

李牧羊咬了咬牙,握拳轟出。

砰-------

他蓄勢已久的那一記破拳轟在了馬腹之上。

噗-------

一聲悶響傳來。

棗紅大馬的腹部被破拳擊中,護體的皮革被打地爆裂開來出現一個大洞,從那個大洞裡面流敞出鮮紅色的血水汁液。

李牧羊全力出手,那一拳竟然把古漠的座騎給打出了一個窟窿。

嗷---------

大馬吃痛,拚命地嘶嚎慘叫著。

他的身體拚命地掙扎,想要逃離戰場跑到一個安全的地方。

但是它的身體被古漠的雙腿給夾住,它的鼻空里還拴著控制它命運的韁繩。即便想走,也根本就動彈不得。

古漠死死地按著座騎,讓它變成了自己身體的一部份。

他把那匹馬當成自己的肉墊護盾,讓它的身體朝著李牧羊的腦袋壓去,而他手裡的巨劍呼嘯而來,挾裹紅色火焰去收割李牧羊的腦袋。

他和胖和尚的目地一樣,也是搶腦袋而來-------

當然,他這一劍是由上至下斜劈而來,如果李牧羊被他砍中的話,損失地就不僅僅是一顆腦袋,身體也會被斬成兩半。

「死吧。」古漠眼神如電,寒聲說道。

他自小在崔家長大,受崔家培養訓練,是崔家老爺子崔洗塵的近身侍衛。

就是因為他一直跟在崔洗塵的身邊,所以他清楚崔照人在崔家有著什麼樣的角色定位。特別是這次針對相位之爭,崔照人在其中處於一個關鍵的位置-------他是刺向陸行空的先鋒軍,是擊潰陸家的發動信號。

一旦許達被運送到天都並且成功開口咬死陸行空,不開口也行,畏罪自殺留下一份指證文書,那麼他們後續的手段就會層出不窮地襲來。直至將陸家給打入谷底。

宋家的那位『星空之眼』也不喜歡陸行空,到時候他們崔家發動了總攻,想必其它家族也不會坐以待斃吧?

結果呢?

天都的陸家還沒有出手呢,倒是他們這邊的一個重要人物崔照人被面前這個小子給殺了。

局勢變幻,勝敗轉變。

現在陸家反咬一口,陸行空跑到君王面前去告御狀,崔家賠了夫人又折兵,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崔老爺子面聖回家之後砸了不少名貴的瓷瓶寶器---------

就連皇上都被李牧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