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九十二章、一路追殺!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真實的。但是聽他們商量地那麼認真,而且氣氛也相當的沉悶。我覺得應該有九分是真實的吧?」 「」崔小心眉頭緊皺,起身在院子里走來走去。 「李牧羊那個傢伙是有些奇怪,說他實力深厚吧,但是大多...

?

第九十二章、一路追殺!

「小姐」丫鬟聽到瓷器破碎的聲響快速跑了過來,急切地問道:「小姐,你沒事吧?」

「我沒事。」崔小心輕聲說道,阻止了丫鬟要檢查她手掌的動作,聲音虛弱地說道:「把地上的碎片收拾一下就好了,小心別扎到手。」

「小心,你沒傷著吧?」燕相馬也沒想到崔小心的情緒會如此激烈,趕緊說道:「你也不要擔心,李牧羊暫時還沒事」

燕相馬在心裡想道,自己一提到李牧羊的名字,崔小心就會緊張地把手裡的杯子摔破了,看來他們倆人之間的感情還是相當深厚的。可惜啊,李牧羊那黑炭是沒辦法成為自己的妹夫了。

更可惜的是自己也沒辦法成為他的妹夫。

崔燕兩家是一體的,崔家興,燕家興。崔家衰,燕家也要敗。自己以後想要娶李思念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我沒事。」崔小心搖頭。「照人哥哥的實力我是清楚的,閑雲上品,天都年輕一輩又有幾人能夠勝得了他?李牧羊怎麼可能殺了他?他怎麼可能會死?你這消息到底是從哪裡來的?有幾分真實性?」

「我也覺得奇怪啊,聽到這個消息時我比你還要震驚。」燕相馬一臉疑惑地說道:「不過這是我在家裡聽到的,爺爺他們正在商量對策。我沒有列席資格,所以只能偷聽幾句據說不僅僅是照人表哥出事了,整個監察司數十名監察史全軍覆滅。聽起來不是真實的。但是聽他們商量地那麼認真,而且氣氛也相當的沉悶。我覺得應該有九分是真實的吧?」

「」崔小心眉頭緊皺,起身在院子里走來走去。

「李牧羊那個傢伙是有些奇怪,說他實力深厚吧,但是大多數時候表現出來的是一幅手無縛雞之力的樣子。說他軟弱可欺吧,他又時不時地說出一些驚人之話做出一些驚天之事。以前我查他的底時,發現他是全校倒數第一。沒幾個月的時間,就考了個文試第一。說他武力不行吧,他殺了烏鴉,就連照人表哥也栽在他的手上」

燕相馬的疑惑也正是崔小心的疑惑,她比燕相馬更了解李牧羊,他們同學數年,她清楚地知道他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男人。

李牧羊幾乎是她看著成長和優秀起來的,日新月益,他吸收知識的速度和拼搏努力的精力簡直讓人感覺到震驚。

就像他今天再次讓自己震驚一樣。

「照人哥哥他現在在哪裡?」

「不知道。」燕相馬搖頭,說道:「據說連屍體都沒有找到。」

「表哥,我有些累了。」

「啊?這就累了?」燕相馬不願意走,說道:「你再堅持一會兒,我還有事要和你商量呢。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你和李牧羊是不可能了。甚至他能不能活著能夠活多久都是一個未知數我們的立場是什麼?李牧羊要不要救如何救」

「燕相馬。」崔小心厲聲喝道,表情冰冷地打斷了燕相馬的話。

燕相馬知道表妹這次是真地生氣了,舉起雙手投降,說道:「行行,你別生氣如果打我有用的話,我就讓你罵幾句?」

「」

燕相馬輕輕嘆息,看著崔小心說道:「我知道你很難過。我也很難過。一方是我的生死兄弟,一方是你的哥哥現在只能期待我聽到的消息是假得了。就算做不成朋友,也沒必要成為敵人。」

崔小心站在院子裡面的天都櫻下面,看著那血紅色的花瓣久久不語。

燕相馬嘆了口氣,轉身離去。

「李牧羊這一定不是真的,對不對?」崔小心心亂如麻。

重物從高空落下,如隕石般砸來。

這個馬臉男人隱藏在紅河峽谷的上方,等到馬車經過時突然間發動襲擊。

事發突然,幾乎不給人任何思考的餘地。

「跳車。」胖子吆喝了一聲,肥胖無比的身體就已經機靈地滾到了車輪下面。

馬車向前狂跑,他的身體卻在向後狂滾。

李牧羊地反應也相當的靈敏,在胖子喊話以前就已經感覺到了那霸道地殺氣。想要一腳把胖子踢出去時,卻發現自己踢了個空

踢出去的腳尖向廂板借力,身體朝著窗口鑽了出去。

馬車車廂被那把巨大無比的子母流星錘給砸地稀爛,車廂木板四處飛濺。

就連那前面拉車的兩頭烈馬也承受不住這一錘之威,身體踉蹌著向前栽倒過去,連續翻了好幾個跟頭才停下。

駿馬躺在地上嘶鳴慘叫,卻難以起身。全身骨頭全都斷掉了。

李牧羊跳車之後,身體也同樣在地上翻滾。

滾著滾著,就發現有什麼東西在朝著自己滾了過來。

那是殺手的母子流星錘。

他把那流星錘當成暗器丟了出來,朝著李牧羊所在地方向碾壓過去。

轟隆隆

大鎚拖著小錘,錘面的尖刺不停地帶出新鮮的紅土,一路翻滾,呈摧枯拉朽的姿態。

李牧羊急了,他身上還當真沒有能夠和這巨錘相抗衡的武器。

如果被這巨錘給撞上,他的身體怕是先要被它給撞癟然後又扎出無數個窟窿出來。

呼呼呼

巨大的風輪聲音傳了過來。

只見胖子不知道什麼時候跑過去搬起了一隻被砸散的車輪,將那精鋼打造的車輪朝著子母錘砸了過去。

車輪被彈開,子母流星錘也被撞偏了方向。

李牧羊沒有逃跑,這個時候他不能逃跑。

他從地上爬了起來,手持長劍朝著那個長臉男人刺了過去。

馬臉男人連續兩次攻擊失敗,氣得啊啊大叫。

他看到李牧羊這隻小爬蟲竟然還敢轉身反擊,手腕一抖,手上的金圈便將那隻右手右臂變成了堅不可摧的『金臂』。

通天劍砍在了他的金臂之上。

「無知小兒,自尋死路。快把你的腦袋給爺爺拿回去領賞錢。」馬臉男人用金臂擋下了李牧羊的劍鋒,然後一拳朝著李牧羊的面門砸了過來。

他要砸碎李牧羊的腦袋。

李牧羊也同時出拳。

蓄力丹田,力發瞬間。

《破體術》之破拳施展出去。

李牧羊的身體被打飛了出去。

拳頭的骨頭幾乎都要碎裂了一般。

馬臉殺手修的是橫練功夫,一身《金剛大翻身》極有功底。掌劈如飛刀,拳出如撞山,實力不可小覷。

馬臉殺手也後退了兩步,大笑著說道:「小子有兩下子」

他說不下去了。

在他的胸口,出現了一道帶著血跡的長劍劍尖。

那是李牧羊剛才丟出去的劍。

胖子站在馬臉殺手的身後,猛地將手裡的長劍拔了出來。

撲通!

馬臉殺手一頭栽倒在地上,滿臉不甘心地模樣。

胖子癱倒在地,看著被砸到遠處的李牧羊,喊道:「你沒事吧?」

「沒事。」李牧羊從地上爬了起來。才說了兩個字,嘴巴里就嘔出了一大口血。

早知道這個馬臉殺手的拳頭那麼結實,他就不去和他以拳碰拳了。

可是,如果他不以拳碰拳來吸引他的注意力的話,又沒辦法和胖子默契配合把他給刺出一個透心涼

殺敵一千,自損八百。說得就是自己這種人了。

胖子在懷裡一陣摸索,找出一個灰色的小瓶子丟了過去,說道:「補氣丹,應該只剩下最後一顆了。你吃了吧,有舒筋活血,調氣順脈的作用。」

李牧羊接過藥瓶,問道:「你怎麼辦?」

「嘿」胖子用力地拍打著自己的胸口,說道:「胖爺這身體咳咳咳」

胖子捂著咽喉劇烈地咳嗽起來,幾乎把肝肺都要咳出來的模樣。

李牧羊從地上爬了起來,走到胖子的身邊。把瓶子裡面的補氣丹倒出來,然後用手指甲給掰成兩半。一半塞到胖子的手裡,另外一半自己吃掉,說道:「咱們一人一半。」

胖子又把補氣丹吐了出來,放到李牧羊手心,說道:「吃一半沒用,藥效發揮不出來你把我這一半也吃掉吧。」

李牧羊看著那口水漣漣地半顆黑色藥丸,下了好久的決心,無論如何也沒辦法把它喂到嘴裡。

他又把那藥丸還了回去,說道:「我小的時候,母親就經常教育我說好東西就要和大家一起分享你我同樣受傷,憑什麼我能一個人吃掉一顆補氣丹你卻什麼都沒有?這不是相處之道。就算這半顆補氣丹什麼用處也沒有,我也要和你共同分享。」

胖子又把手心裡的那半顆補氣丹丟進嘴巴里吞了,感動地說道:「好兄弟以後只要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你一口喝的。有我一顆補氣丹,就會有你一半。」

李牧羊實在不願意再和這胖子分吃一顆補氣丹了,入嘴奇苦不說,吃了還沒什麼用處。他轉移話題,說道:「我們快走吧還有多遠的路?」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