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九十一章、君前對峙!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1-18 10:02  |  字數:3550字

?

第九十一章、君前對峙!

「李牧羊?」西風君主楚先達感覺這個名字頗為熟悉,好像在哪裡聽過一般。

每年都有文試第一,每年都要『親筆御批』。有時候是楚先達自己批,更多的時候是由內廷司代批。

或許在哪裡看過一眼,但是記憶卻是不夠深切的。

「正是李牧羊。」陸行空對著楚先達拱手,沉聲說道:「恭喜皇上,賀喜皇上。」

文王楚先達的眉毛挑了挑,問道:「國尉大人,朕何喜之有?」

「喜得國家棟樑之才,難道這還不是大喜嗎?皇上親筆御點的文試第一,果然非同凡響。有勇有謀,忠貞正義。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倘若不是那個李牧羊不惜生死冒險把許將軍給救出來,我西風將要痛失大將。所以,還請皇上嘉獎此英雄少年,以彰天威浩蕩。」

楚先達若有所思地看著陸行空,說道:「國尉大人,你一再說監察司誣陷忠良,刑審重將你可知道,監察司是朕的監察司?是西風的監察司?」

「臣知道。」陸行空躬身行禮。

「現在只是你一面之辭,我沒辦法確定事情真相到底為哪般。等到監察司長史崔照人回都,我會召他前來詢問。倘若事實正如國尉大人所言,我必會還許達將軍一個公道,也會對李牧羊那個勇於救人的少年給予表彰。」

「皇上」

楚先達擺了擺手,說道:「國尉大人,你是國之重臣,這般身披重甲面君,別人會怎麼想?這滿朝文武會怎麼想?國尉大人,你這是打朕的臉啊。」

陸行空躬身道歉,說道:「臣知罪。臣只是心憂碎龍淵軍情,擔心我國土有失。還請皇上治罪。」

「國尉大人為國為民,我怎會治罪?那樣的話,我不就成了昏君嗎?」楚先達笑容和藹地看著陸行空,說道:「國尉大人先回去吧,等到事情真相大白,朕自然會做出公正裁決。」

「是,皇上」陸行空目的達到,準備轉身走人。

「皇上,崔大人求見」內侍李福站在太和殿門口,躬身彙報。

「嗯?」楚先達看了陸行空一眼,笑著說道:「他是和國尉大人約好了吧?怎麼也趕在這個時候過來了?」

楚先達揮了揮手,對李福說道:「來得正好,人多熱鬧,就去請崔大人進來吧。」

崔洗塵大步進殿,看到侍立在一旁的陸行空,怒聲喝道:「陸行空,你出手如此狠毒,難道就不怕遭到報應嗎?」

「我不知道崔大人此話何意但是說起心狠手辣行事狠毒,無人敢和崔大人比肩吧?」陸行空面無表情地說道。

「我確實和你政見不和,但是你也不能對家族晚輩下此狠手陸行空,你就沒有兒子孫子嗎?你就不怕斷子絕孫嗎?」

「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陸行空一臉傲然。

「好,我倒是你有沒有做虧心事,看看你怕不怕鬼敲門」崔洗塵眼露殺機。自己死了一個孫子,總是要在陸行空這個老匹夫的家人身上討還一個公道才行。

「兩位大人」楚先達打斷兩人的爭吵,說道:「朝堂之上爭吵,有辱國體。還有,哪位大人能夠告訴朕,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崔洗塵撲通跪倒,哀聲求道:「請皇上為老臣作主。」

「崔大人,你又有什麼委屈要訴?「

「西風帝國監察司長史崔照人緝拿朝廷重犯許達進京途中遭人劫殺,數十名監察史不幸戰死。」崔洗塵深深低頭,悲傷逆流成河的樣子。

「大膽。」崔先達暴跳如雷,在太河殿裡面走來走去,厲聲喝道:「實在是無法無天監察司是朕的監察司,是帝國的監察司。那些監察史也是朕的監察史,是帝國的監察史。何人敢劫殺他們?敢對他們下此毒手?」

崔洗塵抬頭,眼睛惡毒地看向陸行空,說道:「就是此人。」

「陸行空」楚先達怒目而視,說道:「崔大人所說都是真的?」

「崔大人這是誅心之詞,犯下了欺君之罪。」陸行空冷笑連連,說道:「具體詳情我剛才已經向皇上稟報過了,句句屬實。皇上只需派遣內廷司前去查證,自然就會水落石出。」

「陸行空,難道監察司長史崔照人不是你派人殺的?難道那數十名監察史不是你的人屠盡的?」

「不是。」陸行空當場反駁。「殺崔照人者乃少年英俠李牧羊,李牧羊是皇上親筆御批的帝國文試第一李牧羊在求學路上偶遇此事,這能算是我派去的人嗎?」

「再說,崔照人身為帝國監察司長史,不奉君令,不顧國體,陷害忠良,誣衊邊疆重將許達」陸行空霍然轉身,看著楚先達問道:「皇上可有授予崔照人的文書密詔?」

「這個沒有。」

「皇上可對崔照人刑拘許達致使碎龍淵要塞不穩的事情事先知曉?」

「朕並不知曉。」

「國之利器,卻成為某些人打擊異已政敵的工具,難道這不是欺君之罪?」

「陸行空」

「崔大人,難道我說得有什麼不對嗎?」

「夠了。」楚先達出聲喊停。他的視線在陸行空和崔洗塵的臉上掃來掃去,說道:「監察司長史崔照人與數十監察史被殺,此事非同小同。是非曲直,定要查個水落石出不可。但是現在只有你們倆人的片面之詞,朕沒辦法做出判斷。國尉大人,許達將軍何日進京?」

陸行空看了崔洗塵一眼,說道:「還有數日就能夠抵達天都。」

「那個李牧羊呢?」

「據說和崔照人一番惡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