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九十章、少年英俠!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1-18 10:02  |  字數:3313字

?

第九十章、少年英俠!

蒼山。

山風吹拂,白霧翻滾。

懸崖之上,有一樓亭,名為望月亭。

涼亭石几,一身穿錦袍的老者正和一個身穿道服的老道正在下棋。

「三痴老道,都說你痴茶,痴葯,也痴棋。但是你卻困守深山,從來不主動出去和人下棋。這棋痴之名名不符實,不要也罷。」錦袍老人說話的時候,重重地將一粒黑子落在棋盤邊角。

羚羊掛角,無跡可尋。這一手『三邊刺』是老人的成名絕技。

「老道出去找人下棋,倒不一定能夠尋著棋手。費時費力,也費了一天的大好心情。但是只要老道在這深山守著,就一定會有棋手主動找過來-----我久困深山不願意離開這蒼山一步,也正是怕錯過那些不怕遠路登山而來的真正對手啊。這才是真正的痴棋之人。」三痴老道一臉笑意地說道,將一粒白子放在中空部位,悄無聲息間就做活了一條大龍。

「老道為自己的懶惰找得借口真是別具一格,崔某佩服。」老人哈哈大笑起來。

正在這時,一隻彩色蝴蝶從遠處的天際翩翩飛來。

守在涼亭身後的一員青衫大將手握巨劍,眼神犀利地盯著那彩蝶飛翔的軌跡。

蝴蝶識主,徑直飛到了崔洗塵地面前。

夢蝶急報,自然有非同尋常的事情發生。

他任由那隻蝴蝶飛到自己的耳朵邊,一陣竊竊私語之後,然後化作一團白光燒為灰燼。

這只是一縷靈念而已,用完之後瞬間銷毀,難以再次復用。

崔洗塵的臉色變得陰沉起來,怒目而視,鬚髮皆張。

砰-------

錦袍老人一掌拍擊几案,那支撐棋盤的石頭桌面連同四根石腿瞬間化成一片灰塵。

「牧羊小兒,我必將你挫骨揚灰,碎屍萬段。」

山風吹拂,那些粉沫便沸沸揚揚消失地無影無蹤。

底下支撐的石案沒了,眼見著這棋盤將要落地翻倒,三痴老道衣袖一拂,那棋盤便再次飛躍到空中,每一顆棋子都堅持在之前的位置上,就像是被用大力給鑲進了石頭棋盤上面一般。

「孫兒慘死,家門蒙難。三痴兄,這局棋下不下去了。」崔洗塵歉意說道,眼裡殺機瀰漫。

「崔先生切莫悲傷,生死之事,皆由天定。萬望保重身體。」三痴老道衣袖一揮,那棋盤就朝著山澗滑落。「我將此局封存,等到崔先生塵緣事了,再來收宮。」

崔洗塵拱了拱手,喝道:「告辭。」

身形如大鵬展翅,朝著蒼山萬丈懸崖跳躍而去。

守護在涼亭之外的青衫劍客對著三痴老道躬身告別,也緊隨其後跳了出去。

三痴老道走到懸崖邊沿,看著飄蕩在山澗間的無數棋盤。

那些棋盤都是他和無數棋士對決未完的棋局,有人下著下著就走了,有人下著下著就死了,然後被他封存於此等待對手歸來或者新的對手重新開啟戰局。

這些棋盤承受山澗狂風,頭頂烈陽。卻不失其肅殺靈動之氣,隱隱有金戈鐵馬之聲。

「都是好棋啊。」三痴喃喃自語地說道。

---------

---------

西風皇宮。逐鹿台。

西風帝國國君楚先達正在欣賞自己最寵愛的妃子靈妃畫《君王夜宴圖》的時候,內侍李福趕來不合時宜地打擾,說道:「皇上,國尉大人求見。」

「陸行空?」楚先達正值壯年,英姿勃發地儒雅模樣,一心想要效仿先祖開疆裂土成就不休帝業,所以處理朝政還算勤勉。聽到是當朝資歷最老地老傢伙來了一尊,笑著說道:「國中無事,他跑來做什麼?」

「國慰大人沒說。」內侍李福躬聲回道。

楚先達看了靈妃的畫板一眼,再過一會兒這幅畫就要完成,他想第一時間大飽眼福實在不願意離開,就說道:「去告訴國尉,就說我此時有要事在忙,不便接見。」

「皇上--------」內侍李福一臉為難地站在門口不肯離開,小心翼翼地勸道:「皇上,你還是去見一見國尉大人吧-------

楚先達怒了,喝道:「你這條老狗,還敢教育本王為君之道?」

「奴才不敢。」李福趕緊跪了下來,為難地說道:「國尉大人披驚龍戰甲,持天王戰槍上了太和殿。」

「你這老狗------」楚先達的臉色難堪之極,喃喃說道:「你這老狗--------」

靈妃聽到李福的話,握筆的小手一抖,萱紙上面就壓上去了黑黑地一大團。

「呀-------」靈妃驚呼出聲,數日辛苦之作就此毀於一旦。「此畫毀了。」

楚先達一看,更是憤怒,喝道:「老而不死是為賊,你們這些老狗盡給本王添麻煩-------擺駕太和殿。」

楚先達帶著一群護衛趕到太和殿的時候,身披陸家家傳重寶驚龍甲的陸行空正站在大殿之中,他地天王槍在門口力士地手裡,面君之時,怎麼可能讓人帶著武器走入朝堂?

陸行空昂首挺胸,威嚴赫赫。

這讓楚先達心中更加不喜,這老傢伙的威勢太重,還有沒有把自己這個皇帝放在眼裡?

不過,楚先達表現出來的卻是另外一番景象。

他滿臉驚詫地看著陸行空,一臉關切地說道:「國尉大人這是何意?身披重甲前來面聖,難道是有什麼人想要加害國尉不成?」

「皇上,老臣前來辭別。」陸行空跪倒在君主楚先達的面前,沉聲說道。

「辭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