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八十七章、朝聞夕死!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1-18 10:02  |  字數:3444字

?

第八十七章、朝聞夕死!

崔照人手指一彈,手裡的長劍便漂浮到了李牧羊的面前。

李牧羊伸手一抓,劍便到了李牧羊的手裡。

劍柄漆黑,劍刃銀白。

烈陽之下,有流光浮影閃爍其上。

是把好劍。

「此劍名曰通天,乃用海外神鐵由天都鑄劍名師曹冶子冶煉而成。當時取此名意為早日通達天道,使出渡劫劍的第三劍斬天道-----此時看來,倒是有些自取其辱了。」崔照人的聲音帶著無限的遺憾。

神州浩大,世間繁華,奇人異物數不勝數。倘若能夠多活一天,就能夠多見識一些。可惜啊,可惜啊----

「如若牧羊兄不嫌棄的話,就以這把通天劍作為謝禮。雖然禮物輕微,卻也是一番拳拳心意。好劍若就此沉江,實在不是雅緻之事。」崔照人一臉誠肯地看著李牧羊說道:「我看牧羊兄還沒有配劍,就先隨身攜帶。等到它日覓得好劍,將其贈予名主便好。總要讓其有出頭之日。」

李牧羊感受到了崔照人對生命地不舍以及對此劍的憐惜之意,心想:早知今日,何歸當初呢?

不過,對於崔照人的人格倒是高看了一眼,出聲問道:「還沒請教尊姓大名。」

「崔照人。」崔照人心裡微喜,能夠被人在這個時候詢問姓名,證明對方是想把你記住。記住,這兩個字對他們這些武者來說有著特殊的意義。因為你獲得了對手的尊重,不然的話,別人為什麼要記住你的名字?他們經常說得那句『報上你的姓名此劍不殺無名小卒』便是如此。「崔氏崔照人。」

「崔照人?」李牧羊眉頭微皺,沉思良久,問道:「你姓崔?」

「正是。」崔照人不明白李牧羊臉上為何變色,露出如此為難的表情,說道:「天都崔家。」

這一次,李牧羊思考地更加長久了。

「可有問題?」崔照人有些擔心。這傢伙不會聽到自己的背#景來歷之後不敢使劍了吧?要是那樣的話,自己可就見不到斬天道了。不僅僅現在見不到,或許一輩子都見不到。實在是人生一大憾事啊。

「沒有。」李牧羊出聲說道。「你可想好了,倘若我以你的身體喂劍,你便會當場肢解再無生存可能。」

「倘若我不以身體喂劍,你便會放過我嗎?」崔照人笑著問道。

李牧羊這次回答地很乾脆,說道:「不會。」

在樓船上之時,崔照人不給李牧羊任何辯解和準備的機會,一劍斬來,意欲強殺。

也幸好李牧羊身懷《破體術》之奇學,而且一直在凝神戒備,這才只是被打入大江被鼉龍所救。不然的話,現在的李牧羊早就成為一具被魚蝦吞噬的屍體-----

那樣的話,李牧羊還有機會和崔照人戰鬥?還有機會感受他對武道的追求和對名劍的愛惜?

死人是沒有資格說寬容的。

正如崔照人的第二劍那般,有善因,結善果。有惡因,那麼結得也自然就是現在的惡果。

李牧羊不會原諒崔照人,不管他現在變成了一個什麼樣的人。

「所以-----」崔照人對李牧羊的回答一點兒也不意外,笑著說道:「能夠以身殉道,而且是我崔家千百年來無人可以觸及的斬天道---死而無撼。」

李牧羊點了點頭,說道:「那你看好了。」

崔照人閉上了眼睛。

對於他這樣的高手,對手的一舉一動都能夠『察覺』的到。留心之下,甚至連他的每一次呼吸都能夠有所感應。

眼睛有時候反而會帶著欺騙性質,讓他不能清楚直接地感受那神技之奇天地之威。

李牧羊動了。

手裡長劍高舉,一條金色閃電跳躍在劍刃上面。

和崔照人第二劍的起手勢一樣,但是在中途卻發生了變化。

崔照人的斬因果先蓄力再泄力,用自己體內的《十萬八荒無意訣》來催動冥火將其做為攻擊源。

威力強大,燃燒一切,寂滅空間。

卻也將自己體內的勁氣給泄掉了,將根基給摧毀了。

困果劍倒是有點兒欲殺人,先殺已的決絕之風。

當然,大多數人都被這霸道無匹的這一劍給殺死了。所以得有所償。

而且印訣繁瑣,一般人根本就難以掌握。

李牧羊的這一劍沒有多餘的變化,高舉空中,似斬非斬,引而不發。

除了有閃電飛躍其間,他就像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舉劍式。

遠處有悶雷響動,仿若遠在九天之外,又好像近在眼前聲聲叩擊耳膜。

但是,就是這樣一個舉劍式,卻讓崔照人眼界開闊,有種瞬間明悟的感覺。

「去蕪存精,化繁為簡。」崔照人在心間喃喃自語。「第二劍比第一劍繁瑣複雜,所以家人也都以為第三劍會比第二劍更繁瑣複雜。《渡劫劍》劍譜之上也只有這一個舉劍式,家人還只當是一本殘譜,後面的沒有描述清楚-----其實不然。精華就在這舉劍式的『引而不發』四字之上。」

「傳言《渡劫劍》為地藏菩薩所創授予世人的,那麼這集大成者的第三劍自然應當包括至高無上的佛門智慧。佛門有拈花一笑的典故,有一次大梵天王在靈鷲山上請佛祖釋迦牟尼說法。大梵天王率眾人把一朵金婆羅花獻給佛祖,隆重行禮之後大家退坐一旁。佛祖拈起一朵金婆羅花,意態安詳,卻一句話也不說。大家都不明白他的意思,面面相覷,唯有摩訶迦葉破顏輕輕一笑。佛祖當即宣布:我有普照宇宙、包含萬有的精深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