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歷史軍事

逆鱗 第八十六章、黑火燃燒!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創造了這渡劫劍法,傳授於世人,助其斬斷困果,棄肉身成佛。 隨著內力的澆灌,那火勢不停地上升蔓延,呈現星火燎原之勢。 那把長劍為火把,把這一帶的天空都給點燃。 黑色的火焰在燃燒...

?

第八十六章、黑火燃燒!

聰明一世,愚蠢一次。

這是崔照人對自己的定位。

崔照人決定做一次傻事,做一個瘋一樣的男子。

崔照人不是第一次殺人,甚至可以說,因為他處在那樣一個位置,殺人這種事情對他來說就是家常便飯。

他為了權勢殺人,為了利益殺人,為了上司殺人,為了家族殺人。為了陰謀詭計殺人,為了奉承討好殺人,為了一言不和殺人,為了想殺人而殺人

這一次,不為其它,只為鬥技。

古人有言:習得屠龍記,賣與帝王家。

這句話天生就有利益因素的存在,好像所有人地努力修行就是為了那個『賣』字。

可是,也應該有不一樣的目的。

有人求長生,有人求大能。有人求千古留名,還有人求內心喜好。

縱觀整個星空史,那些因為內心喜好而習武修行的人們才能夠真正地站在星空之巔,成為整個世界的最高主宰。

譬如李秋白,也譬如杜若甫。

崔照人是一個極度驕傲的人,對自己的才學有信心,對自己的智慧有信心,更對自己的家傳絕學有信心。

這一次,他為《渡劫劍》而戰,也為《十萬八荒無意訣》而戰。

為自己的多年苦學而戰。

他要竭盡所能地斬和李牧羊拚鬥搏殺一次。

你死,或者我亡。

看起來很公平。

李牧羊明白了崔照人的心意,說道:「我很不喜歡你。」

「我也是。」

「但是現在倒是有些欽佩你了。」李牧羊沉聲說道。「豪門公子,卻臨危不逃,遇險不懼,不惜死戰,倒是有了一股英勇之氣。」

「我也是。」崔照人看向浮在高空之中的李牧羊,說道:「草根之身,卻能夠喚風喚雨,顯大威能雖然我還不清楚這裡面到底發生過什麼事情。但是,我仍然對那些身懷神技的人相當尊重。寶劍鋒從磨礪出,磨礪二字說起來簡單,卻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夠堅持下去的。」

優秀的人總是能夠得到同樣優秀的人的肯定,那些愚蠢者只會指著他們的背影說:他們就是靠運氣。

李牧羊和崔照人閑聊兩句,倒是有了一種相知相惜的感覺。

他們終於從彼此的身上找到了一絲絲閃光點。

「那麼,就讓我領教你的第二劍吧。」李牧羊出聲說道:「劍名為斬因果?」

「是的。斬斷因果,方能到達彼岸。」崔照人笑著說道:「這一劍我還沒掌握好,這次是第一次完整地施展開來。所以,希望不會讓你失望。」

「好,我會記住這個名字。」李牧羊說道。「倘若以後有人再對我使出此劍,我會記起來,也會記起你。」

崔照人的心裡又有些不舒服了。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啊?

戰鬥還沒有開始呢,就說以後會記起我說得就跟我這次一定會死掉一樣。

「我也會懷念你的,在心裡。」

崔照人不再說話,實力是最好的語言。

他的臉色平靜,右手抬腕,高舉長劍。

身上的黑袍激蕩起來,那是被勁氣灌注而難以承受的模樣。

嘶啦

裂錦聲音傳來,崔照人的黑袍下擺被撕扯下來。

但是那脫離的布片並沒有離開,而是和崔照人一樣懸浮在空中。

以崔照人為核心形成了一個氣旋,那塊布料也處於氣旋之內。

崔照人的身體化身十萬,天空密密麻麻地都是崔照人舉劍的身體影。

然後又瞬間十萬歸一,十萬個崔照人又變成了唯一的崔照人。

崔照人的左手手捏劍訣,五根手指頭瞬間變幻十幾個手印,看起來繁瑣華麗,讓人眼花燎亂。

高舉的長劍開始閃爍出光芒,那是黑色的光芒,是來自地域的幽冥之火,是是死亡的顏色。

傳言是地藏菩薩見地獄眾生受苦,感同身受,遂發願下地獄救度眾生『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地獄不空,誓不成佛』。地藏菩薩以菩提之心,取地獄冥火,添加大智大慧,創造了這渡劫劍法,傳授於世人,助其斬斷困果,棄肉身成佛。

隨著內力的澆灌,那火勢不停地上升蔓延,呈現星火燎原之勢。

那把長劍為火把,把這一帶的天空都給點燃。

黑色的火焰在燃燒,你卻感受不到任何的熱浪,反而有一種讓人心悸脊背生寒的涼意。

寒冷!

冷入骨髓!

嚓嚓

空氣被凍結成霧,天空中的活物,包括那飄落下來的暴雨在被冥火燃燒之後也瞬間結凍,落在大江之上時就變成一顆顆的黑色冰球。

啪啪啪

冰球拍打在江面,對於那些還浮沉在江上的生員商旅是一場毀滅性的打擊。

江面開闊,一眼望不到邊際。想要憑藉自己的體力游到岸邊幾無可能。

他們現在等待的就是雨後天睛,有其它的樓船行來把他們打撈救援起來。

卻沒想到樓船沒來,卻等來了一場冰雹。

張林浦的內心都已經開始咆哮了。

「天地良心,萬千神佛,你一會兒烈日高照一會兒暴雨雷鳴,一會兒魚蝦撞樓船,現在又來一場冰雹你這是要把我們這些人玩死才甘心啊?我不去天都了,我想回家」

李牧羊也感覺到了寒冷。

那股冷不是冰冷,而是陰寒。

有人問地藏菩薩,世間何物最熱何物最冷何物最霸道?

地藏火菩薩答地火最熱,冥火最冷,天火最霸道。

冥火是世間最冰冷之物,它能夠凍住人的肢體,凍住人的血脈,凍住人的思維和一切

也能夠凍結因果。

天空為綢緞,黑色冥火為翻倒在綢緞上的顏料,迅速無比地朝著李牧羊所在的方向蔓延燃燒。

嚓嚓

冥火未至,寒意侵人。

李牧羊不躲不避,正面迎敵。

他知道,崔照人劍勢已成,自己稍有舉動就是他揮劍之際。

引而不發,只是他還沒有找到破綻而已。

人若不動,自然是沒有破綻的。但若稍有行動,破綻也就出現了。

當然,雙方都是絕世高手才行。倘若一方力弱,動不動都是一劍被秒的命運。

李牧羊的頭髮被白霧包裹,濕淋淋的衣衫瞬間結冰。

就連睫毛上的一滴雨水,嘴角那未乾的血漬都凝固起來。

嚓嚓

李牧羊的身體僵硬起來,就像是一尊冰做的雕塑。

冥火未停,崔照人那隻正在捏動印訣的左手突然間停止。

左手握著劍柄,以雙手高持大劍。

然後高舉著那黑色的火焰朝著李牧羊劈了過去。

簡單地一劍。

隨意地一劍。

普普通通地一劍。

可是,卻是崔照人有生以來的最高劍道成就。

他地速度不快也不慢,力道不重也不輕。

一切都剛剛好。

看起來讓人賞心悅目,看起來唯美和諧。

和諧,和諧才是世間至高法則。

崔照人一劍襲來,朝著那被黑色冥火凍結地李牧羊斬了過去。

天空出現一道黑色的火焰,那火焰仿若火龍一般劃破長空,朝著高空的另外一端劈過。

整個天空被冥火籠罩,黑火燃燒,天地失明,就像是一塊黑色的巨布籠罩住了頭頂日月。

天空陷入了長久的黑暗,暴雨未停,那些黑色的冥火一時半會兒也不會熄滅。

黑暗之中,有無限惆悵地聲音傳來。

「為什麼會是這樣?」那是崔照人的聲音。崔照人還活著,但是聲音里卻有著沉重地疲憊和讓人無限惋惜地遺憾。

聽得出來,很多問題他想不明白。

「我說過,你殺過我。」李牧羊地聲音也從黑暗之中傳來。「當然,那不是你,是這劍式。不過,那人用得不是這一劍,不是斬塵緣,也不是斬因果,而是另外一劍」

「那就是斬天道了。」崔照人苦笑出聲,說道:「渡劫劍有三大劍招,斬天道是最高劍意,千百年來家族無人領悟沒想到你卻知道這斬天道。而且斬天道還沒能殺掉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那一劍沒能殺我,卻讓我發現了一個秘密。」李牧羊說道。

「什麼秘密?」

「你的前兩劍都有破綻斬天道才是完美無缺的。我見過它們完美無缺的狀態,所以你斬出來的這一劍我發現了破綻。」

「這真是」崔照人劇烈地咳嗽起來,咳得撕心裂肺般的難受。

這個時候,他已經顧不上維持貴族的優雅,保持不了唯美的形象了。

黑色火焰漸散,天空再次恢復如常。

暴雨停了,黑雲散了。

驕陽再一次重照大地,天空再一次恢復了讓人心動的蔚藍。

江中游泳的小夥伴們紛紛抬頭,臉上的笑容還沒來得及綻放開來,就陷入了更加驚恐的狀態之中。

來得快去得也快,這一切都是人為操縱?

「弄巧成拙。」崔照人咳出大口大口地鮮血,出聲說道。

「倒也談不上。」李牧羊說道。「恰好想起了一段往事而已。」

「你說你見過斬天道?」

「不錯。」

「有一個請求,雖然沒有立場說這些但是不說就再也沒有機會了。能否,讓我見識一番那第三劍?」

「我只得其形,不得其神。」

「有一個形態我已十分滿足。請不吝賜教。」

李牧羊稍微猶豫,說道:「好,我可以給你比劃一遍。」

「謝謝。」崔照人無比感激地說道:「就拿我這殘體喂劍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