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八十四章、嚴肅殺人!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 崔照人眼神也冰冷,這是他一貫的態度。 除了冰冷之外,更多的是疑惑和殺意。 狹路相逢,勇者勝。 崔照人已經看出來了,這次和李牧羊要來一個不死不休了。 「你是李...

?

第八十四章、嚴肅殺人!

蘇榮飛了出去,蘇榮飛了回來。

活著的蘇榮飛了出去,死了的蘇榮飛了回來。

一息之間。

在這個過程中,那些準備和蘇榮一起去搏命的監察史才剛剛拔刀,他們向崔照人行禮,也算是告別

可是,蘇榮就死了。

一招斃命。

他們甚至都沒有看到李牧羊出招,蘇榮就已經死了。他們甚至都來不及去支援,蘇榮就死了。

這讓他們這些都已些戰意飽滿做好了必死準備的監察史有點兒進退兩難不知所措。

上?還是不上?這是個問題。

蘇榮是崔家放在崔照人身邊的智慧型人物,雖然他所提的建議很少被崔照人給採用。因為崔照人覺得自己比蘇榮要聰明數百倍。

但是,為了照顧家族的顏面,也為了顯示自己的謙虛謹慎,他還是願意把蘇榮放在身邊。因為在他有一些事情照顧不過來的時候,就可以託付蘇榮來處理。畢竟,監察史們大多擅長舞刀弄劍殺人刑偵,還真不適合干那種事情。

蘇榮只是高山上品的實力,在一座小城算是高手,但是在龍蛇混雜的天都那就只能算是低手低手低低手了。

可是,一個高山上品的實力被李牧羊給一拳轟死這十幾名實力還不如蘇榮的監察史又夠李牧羊轟上幾拳?

崔照人看到了李牧羊出手。

他是現場唯一一個能夠在這黑雲壓頂和暴雨傾盆的狀況下仍然能夠準確捕捉到李牧羊蹤影和行動的高手。

蘇榮急速朝著李牧羊撲過去,他使出來的是他最擅長的《搬山拳》。

一拳轟去,如若搬山。

拳影綽綽,六名蘇榮同樣朝著李牧羊揮拳砸去。

現在的蘇榮只能夠幻出五道幻影,五虛一實,組成了這次的攻擊陣型。

蘇榮以命相搏,戰意自是最濃烈之時。

就算是以崔照人挑剔的眼光,也能夠看出來這一拳是他超常水準發揮。

這是蘇榮最燦爛也是殺傷力最大的一拳。

想必蘇榮自己當時的心情也是激動的、亢奮的,天下之大盡在我手的自信心

六個蘇榮衝到了李牧羊身邊,分為上中下三路搶攻。

李牧羊反擊了。

他那隻一直垂下來的右手突然間揮拳,就像是早就準備好的一拳。

也只是揮出去那一拳。

然後,蘇榮就飛了。

真的蘇榮飛了。

李牧羊根本就不受那些幻影的影響,由始至終就一直在盯著蘇榮的真身。

這也從一開始就註定了蘇榮的慘劇。

「深不可測。」這是崔照人對李牧羊的評價。

「沒氣了。」一個黑衣監察史蹲下來探了探蘇榮的鼻息,狠聲說道:「兄弟們和他拚命,替軍師報仇。」

崔照人伸手阻攔,輕聲說道:「你們不是他的對手。」

「我們不惜戰死。」

「那就只有一個死字了。」崔照人手按劍柄,出聲說道:「你們都是我的心腹,好好地活著吧,也算是給監察司留下一些種子」

在那些魚蝦的持續瘋狂撞擊下,樓船的入水區域被撞裂出一條大口子。

下艙開始灌水,樓船開始傾斜。

那些魚蝦撞擊不停,它們以那道口子為突破口,更加用力地撞擊樓船。

嚓嚓

更多的地方被撞裂,原先的裂縫不停地加大。

一聲巨大的聲響傳來。

樓船四分五裂,轟然倒塌。

「救命啊,我要死了救命氨

「賊老天啊,你快把雨停了吧收了神通吧」

「別搶我的木板,這是我先抱上的木板」

船上生員商旅們痛哭流涕,有人哀求,有人詛咒,更多的聰明人早就在船塌之前選擇好了漂浮物。一旦樓船倒塌,他們就可以抱著漂浮舞不至於跟著一起沉江。

雖然在這暴雨籠罩的大江上面也很難活命,可是終究還有一線生機不是?

在樓船倒塌的瞬間,崔照人已經衣衫飄蕩,身體凌空而起,再次出現在李牧羊的對面。

一白衣少年,一黑袍菩薩。

一個瞳孔漆黑如墨,一個瞳孔艷紅如血。

好像他們註定就是天生的對手。

相同的是,他們都有著冰冷的眼神。

李牧羊的眼神冰冷,滄桑,還有難以掩飾的殺意。

崔照人眼神也冰冷,這是他一貫的態度。

除了冰冷之外,更多的是疑惑和殺意。

狹路相逢,勇者勝。

崔照人已經看出來了,這次和李牧羊要來一個不死不休了。

「你是李牧羊?」崔照人沉聲問道。他不是第一次問出這個問題,甚至他已經在心中無數次地問出這個問題。

他的心中已經有了答案,是的,他就是李牧羊。

可是,他怎麼會是李牧羊?

一個帝國新生就有這樣的實力,那他還跑到星空學院去做什麼?

他更相信這不是真的李牧羊,或者說現在的李牧羊被什麼怪物給控制了身體只有那樣才能夠解釋眼前發生的這一切。

難道說,他的體內有什麼高貴生物的血統,在被自己擊落沉江之後突然間覺醒?

「我是李牧羊。」李牧羊聲音平靜地回答著說道。不疾不徐,也沒有任何感情注人。聽起來就像是之前崔照人的聲音。

現在的李牧羊比崔照人更像是以前的崔照人了。

「看來你是不願意暴露自己的身世來歷了?」崔照人的嘴角微揚,帶著一抹殘忍的冷笑。

「說又如何?不說又如何?」李牧羊看向崔照人的眼神充滿了憐憫和同情。

他竟然在憐憫崔照人,同情這個帝國最強大家族之一的嫡系子。

崔照人不喜歡他的眼神,甚至他有些被激怒了。

「反正你都要死。」李牧羊添了添嘴唇,冷冰冰地說出這幾個字。

「那麼」崔照人嘴角的那一點點笑意收了起來。他是一個嚴肅的人,也是一個認真的人,嚴肅的場合就要認真地做一樁事情。譬如這裡,譬如殺人。「我也是這麼想的。」

長劍出鞘的聲音。

可是,當你聽到這聲音之時,崔照人已經化身十萬虛影,朝著懸浮在空中的李牧羊劈了過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