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八十二章、百萬雄兵!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1-18 10:02  |  字數:4951字

?

第八十二章、百萬雄兵!

距離太遠,聽不到李牧羊到底在喊些什麼。

但是,看到他站在鼉龍之上手舞足蹈的模樣,看起來就像是在炫耀和挑釁

「你來啊,有本事你來打我啊你不來打我你就是我孫子。你們都是大傻逼」

這是崔照人和樓船之上所有人對李牧羊行動的解讀。

「那個混蛋是在做些什麼?他是想要讓我們去打他嗎?」

「那條怪物為什麼要幫他?難道他和那隻怪物是一夥的?」

「李牧羊不僅僅通敵,還通怪,實在是罪不可赦」

「少主」蘇榮擔心崔照人憤怒之下衝動用事,趕緊提醒著說道:「我們還有更加要緊的事情要做。不如我讓他們把樓船駛進支流,我們加快速度向天都那邊追趕。和那個李牧羊相比,我們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處理。貨物丟失,那邊肯定會做出瘋狂的反撲,我們提前一天回去,也可以早些做出一些準備還請少主三思。」

「更加重要的事情」崔照人看著鼉龍頭頂的李牧羊,臉色變得越發的冷峻起來,說道:「你覺得李牧羊還不夠重要嗎?」

「就算他文試第一,就算他考上了星空回到天都,我們也有更多的機會難道他還能夠一步登天不成?」

「剛才那一劍沒有劈死他。」崔照人說道。

「那是少爺被其不懂功夫沒有修為的假象蒙蔽疏忽大意」

「這個世界上沒有蒙蔽,也沒有大意。沒有幸運或者不幸我那一劍沒有砍掉他的腦袋,這是大家都能夠看到的事實。」

「可是」

「還有,你看看那鼉龍你看看它的眼神你從它的眼睛裡面看到了些什麼?」

蘇榮用力地看過去,說道:「眼屎還有溫順。」

蘇榮心頭微震,看著崔照人說道:「少主,你的意思是說李牧羊降服了這頭鼉龍?在他落江之後,在那麼短的時間裡?」

「除此之外,你還有什麼理由來解釋我們看到的這一切?」崔照人的嘴角浮現一抹冷意,說道:「剛才你才說過,鼉龍速度奇快,一日千里。而且生性殘忍好鬥,喜好殺戮可是,它卻把李牧羊從大江裡面救了出來。」

「他用那種神奇的拳路來擋下了我的渡劫劍,又在重傷入江之後被鼉龍相護帝國文試第一,被星空學院錄取這樣一個人,你還覺得他還不夠重要嗎?」

「少主」

「此子不除,我心難安。」崔照人手提長劍,暴喝一聲:「殺。」

十幾名守護在四周的黑衣監察史得到命令,立即長刀出鞘,一個個單腳借力身體騰空而起,朝著遠處那屹立在大江中間高聳入雲的鼉龍飛去。

那些黑衣監察史避開攻擊性最強的龍頭部位,朝著它那仿若山川大地一樣高大寬厚的腹部和背後砍去。

即便鼉龍有鱗片護體,但是當那些黑衣監察史直接停留在它的身上,雙手握緊刀柄高舉頭頂然後用力地向下刺過去的時候,它還是難以招架感覺到了疼痛。

「嗷」

鼉龍發出讓人毛骨悚然地嚎叫。

它的身體開始搖動,但是擔心把頭頂上的那位帶有王者氣息的主人給甩到大江裡面去,盡量保持著身體的平衡。

一刀又一刀,刀刀兇狠,也刀刀致命。

鼉龍地身體在江水中起起伏伏,它想要把身體上面的那些渺小地人類給甩掉,它想要把它們給帶進大江裡面,因為他們就像是那該死地龍虱一樣讓它痛苦癲狂。

李牧羊看得呆住了。

這到底玩得是哪一出?

這隻怪物不是監察司用來嚴刑逼供的道具?他們現在是想殺了它?

敵人的朋友就是我的敵人,同理可證,敵人的敵人就是我的朋友。

也就是說,這隻醜陋無比而且看起來還相當兇殘地大傢伙是自己的小夥伴?

李牧羊實在是激動壞了。

他又發現了一線生機。他覺得自己有救了。

難怪這隻怪獸一直沒有傷害自己,把自己頂在頭頂就像是乖乖地在做自己的坐騎。原來大家是好朋友。

可是,自己的小夥伴在被人砍殺,被人欺負。

李牧羊憤怒極了。

他盯著那個距離自己最近地黑衣男人,氣蓄丹田,力發瞬間。

一拳轟出。

《破體術》之破拳!

那名黑衣監察史甚至都來不及呻吟一聲,身體突然間就爆裂開來,化作塊塊殘肢陣陣血水朝著雞鳴澤揮灑下去。

同伴受傷,其它的黑衣監察司仇恨不已難以接受。

做為帝國的特殊部門,平時都是他們欺負別人,哪有人敢欺負他們?

幾名黑衣人彼此對視一眼,然後三面夾擊,朝著站在鼉龍頭頂的李牧羊圍攏而去。

他們現在已經見識過李牧羊的厲害,但是,三方同時進攻的話,就算李牧羊一拳打死他們其中一個,另外兩個同伴也能夠趁機出刀,在那一瞬間把他的身體給斬成三百多段。

「嗷」

鼉龍感覺到了危險,猛地張嘴吐出大量的黃綠汁水出去。

正前方的一名黑衣人躲閃不及,完全被那黃色骯髒物給包裹,密密麻麻的,根本就難以呼吸,身體沉甸甸地朝著那大江跌去。

鼉龍搖晃著腦袋,用它那尖利地牙齒去撕咬一名黑衣人手裡的長刀。

還有一名黑衣人從李牧羊的背後殺來,長刀灌力,刀光大熾,閃發出青色的光芒,整個長刀連帶著刀柄都嗡嗡震動,看起來就像是要脫手而出一般。

近了。

黑衣監察史在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