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逆鱗 第七十六章、雞鳴匪盜!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二狗,你他媽傻了,這是大湖,哪裡有海盜」 「湖盜,發現雞鳴澤湖盜」之前的聲音再次吆喝起來。 雞鳴澤是青海、紅河和太湖這三方水域的彙集地,又遠接古梁山和十八子山。所以湖盜極多,局勢極亂。...

?

第七十六章、雞鳴匪盜!

兩百一十枚金幣,對李牧羊來說是一大筆錢。

按照以前父母的收入,忙活一年下來也不過有幾十個金幣的盈餘。不說以前他們家的生活條件,即便是自己文試第一獲得一大筆賞格之後,也仍然沒有奢侈到隨手就丟棄兩百多個金幣的地步。

這也是李牧羊一直跟在這搜索隊伍後面不肯離開的原因。

那些生員需要找到自己的金幣,不然的話他們即使到達學校也難以生存。

李牧羊也需要找到那些金幣,那些錢是自己辛苦賺來的,是父母擔心自己吃苦小心翼翼地藏進來的。

是他們準備讓李牧羊吃肉食加新衣有能力請同學朋友吃飯喝酒而不至於中羞澀被人笑話的,甚至羅琦還隱晦的表示,到了天都一定要請崔小心吃頓飯,畢竟大家同學一場,李牧羊能夠獲得文試第一崔小心功不可沒。

李牧羊也是這麼想的如果有機會的話,是應該請崔小心吃頓飯表達一下謝意。

當然,僅此而已。

假如崔小心沒有拒絕的話。

與這些金幣的重要性相比,被這個模樣俊美但是神態高傲看著他們就像是看著一坨狗屎的傢伙罵幾句反而不是多麼重要的事情了。

雖然李牧羊也覺得心裡非常不舒服,有種被宵小冒犯的感覺。

不過他自己都覺得莫名其妙,明明就是一名聰明可愛的小花貓,那種高不可攀的高冷感覺是從哪裡來的?

崔照人很無語。

崔照人覺得自己遇到了天字型大小的大傻逼。

竟然有人跑來用江南城主的權威來壓迫自己?竟然有人用自己那個白痴表弟的惡名來嚇唬自己?

如果讓他知道燕家和崔家的關係,燕伯來燕相馬父子和自己的關係想必他的表情一定會相當精彩吧?

「你當真要看?」崔照人越想越覺得有意思,嘴角浮現一抹笑意。

「剛才陳管事說三樓上面住得都是貴重人物。貴人自然有貴人的心胸,貴人自然也有貴人的氣度。我們也不需要全部進去,只需要選派幾個代表上去,讓你們的人陪著四處查看搜檢一番」

「倘若什麼也沒有查到,那自然最好。但是如果大少的手底下有什麼人的手腳不幹凈,取走了我們這些窮困學子的求學費用,還請大少能夠替我們作主,把那些金幣還給我們。我們必當感恩於心,將大少的美名義舉傳遍天下。」

崔照人笑得更加開心了,眼睛彎曲地看著李牧羊,說道:「我要是不願意呢?」

「那我們自然也是沒有什麼辦法的。大少出身高貴,背#景不凡。手下護衛眾多,實力強悍,我們這些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是遠遠不如的不過讀書人嘛,多少都有一些記仇。我們閑暇無事的時候喜歡寫寫詩寫寫文章什麼的,為賦新詞強說愁,生活中經歷的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都會被我們無限誇張放大。譬如有人抽我們一巴掌,我們就把他寫成捅了我們十幾刀的流氓惡霸。有人摸了人家姑娘一把,我們就把他寫成跟著三五狗奴才當眾非禮良家婦女的無良惡少」

「如果我不讓你們上去搜檢,在你們的文章中就成了以強權強搶進京學子錢財欺辱進京士子的惡棍?」崔照人打斷了李牧羊的話,笑著問道。

「這樣寫也不錯。看來大少也是愛好詩文的雅緻之人,來日咱們好好切磋切磋」

「放肆。」崔照人暴聲喝道。從笑臉相迎到惡臉相對在一瞬間完成,快得讓人難以接受。「你以為我們是什麼人?」

「你們是?」李牧羊問道。你倒是快些報出借我的來歷埃你報出來我才好知道江南城主和那個跑到天都的無良大少能不能壓得住你吃得死你。

崔照人的嘴巴張了張,終究沒有說出他們是什麼人。

他們的行蹤極其保密,為了完成這一系列的布局,前前後後有多少人參與其中?

倘若為了這幾個廢物學生暴露身份,那麼被有心人聽去自然會擴張出去。到時候陸家或者陸家爪牙沿路追殺救人,以他身邊的這些人力當真是難以抗衡。

好不容易才把鐵壁將軍拿下,這是刺向陸家陸行空的骨中劍,也是陸行空爭相的攔路石。和天都的那些大人物相比,這船上的幾個學生算得了什麼?

忍耐!

必須要忍耐!

「你說你叫李牧羊?」崔照人出聲問道。現在時機不對,但是總有對的時機。到了天都,他要讓這些人生不如死。

「是的。」李牧羊拱了拱手,說道:「敢問貴姓?」

「你不配知道。」崔照人聲音冷傲地說道。「這三樓你們上不去,這船艙你們也搜不了都回去吧。」

他冷眼對視著眼前的眾多生員,卻對身邊的人喝道:「倘若有敢冒進者,格殺勿論。」

「」

全場死一般的安靜。

那些嚷嚷著『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的傢伙嚇得一句話也不敢說了。

公平和正義這樣的事情,也不過是嘴上說說而已。難道有人會把它當真嗎?

「這就是欺負人了。」李牧羊有些不滿地說道。我都報了我的後台,我都說了燕伯來是我伯伯,燕相馬是我兄弟,你怎麼一點兒面子也不給?難道他們的來頭還不夠唬人?「燕伯父經常說,寧肯背後捅刀,不要當眾打臉。你這麼做可就是當眾打我們的臉了?」

「你說是」崔照人很是洒脫地聳聳肩膀,說道:「那就是吧。」

「」

「海盜。發現海盜」有人大聲吆喝道。

「張二狗,你他媽傻了,這是大湖,哪裡有海盜」

「湖盜,發現雞鳴澤湖盜」之前的聲音再次吆喝起來。

雞鳴澤是青海、紅河和太湖這三方水域的彙集地,又遠接古梁山和十八子山。所以湖盜極多,局勢極亂。他們時不時出來騷擾一番,轉眼間就消失在那大湖之中。

帝國屢派官兵剿匪,屢戰屢勝,但是也屢剿屢不滅。

官兵一來,他們就一洪而散變成漁民。官兵一走,他們又彙集成團變成湖盜。這讓帝國高層也對此傷透了腦筋。

「湖盜來了?」有人驚呼出聲。

這些學子大多數都是嬌生慣養,很多人更是第一次出門。

他們的人生順風順水又波瀾不驚,沒想到這才剛剛準備出門就遭遇湖盜金幣被盜了,終究是能夠想到辦法的。但是要是被這些匪盜給一刀砍了腦袋,那就誰也沒辦法想辦法了。

李牧羊兩腿一夾,感覺到褲襠處那沉甸甸的布包還在,心裡稍微踏實了一些。

心想,就算那些湖盜上船,自己也是可以用這些金幣來買一條命的。

「少主,雞鳴澤湖盜有三艘大船聚攏而來,看來是盯上了這艘樓船。」軍師蘇榮快步朝著這邊趕來。

崔照人眼神冷洌,聲音帶著殺伐之意,說道:「這些混蛋全部該死。」

「可是少主」

崔照人猛然轉身,喝道:「看好貨物,不許有任何閃失。」

「是。」一群人躬聲應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