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逆鱗 第七十五章、替友揚名!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樓船進入雞鳴澤,是湖路最兇險也最容易出湖盜的地方。就算那偷兒偷了各位公子的錢財,也不會在這裡下船的。」 「樓船一路航行,沒有在任何地方靠岸。所以,我敢肯定,那該死的小偷一定還在這樓船之上。各位...

?

第七十五章、替友揚名!

「啊,我的錢袋我的錢袋不見了」

從某個船艙里,發出如殺豬一般的尖叫聲音。

這聲音刺破樓船的寧靜,無數的客人從睡夢中驚醒過來。

「我的也是,我的錢袋也不見了」

「船上有賊,快去報官」

砰砰砰的艙門被推開聲音,衣衫不整的學子們滿臉憤怒大聲嚷嚷著些什麼。

「船家,船家,快讓你們負責的人給我過來」張林浦系著腰帶腳步踉蹌地跑了出來,大聲吆喝著說道:「我袋子裡面的一百金幣全部都被盜了,你們趕緊給我找回來。不然不然我們和你們沒完。」

「就是,還有我的五十金幣」

「我的一百二十枚」

李牧羊睜開眼睛,聽明白外面的喊叫聲音之後,第一時間就是摸向自己的褲襠。

還好,金幣和精庫都在。

於是,他閉上眼睛準備再睡一會兒。第一趟出遠門,第一次離開父母家人,昨天晚上躺在床上想著各種各樣的心事,竟然是到了下半宿才睡了那麼一會兒。

外面天色尚且昏暗,月亮還有一個淡淡的影子掛在天邊,竟然就被人吵醒了?

突兀地,他猛地從床上跳了起來。從艙板下面拉出行李包裹,在裡面一陣翻找。

什麼也沒找著。

藏在這包裹裡面的金幣全部消失不見了。

羅琦把金幣分成好幾小份,一包包地藏在衣服或者一些食物書盒裡面,竟然全都被人給尋了出來。而包裹留在原處,就像是從來都沒有人移動過一般。

是個神偷!

李牧羊推門而出,外面已經吵成一團。

張林浦等丟失錢袋的江南生員大聲地嚷嚷著,一個戴著三角帽的中年男人正在努力地向他們解釋什麼,但是他們根本就聽不進去,拉著中年男人的手臂衣襟讓船家賠償損失。

「各位公子,各位公子請聽我一言,請聽我一言。」三角帽男人不停作揖,說道:「現在樓船進入雞鳴澤,是湖路最兇險也最容易出湖盜的地方。就算那偷兒偷了各位公子的錢財,也不會在這裡下船的。」

「樓船一路航行,沒有在任何地方靠岸。所以,我敢肯定,那該死的小偷一定還在這樓船之上。各位寬裕一些時間,我們組織人手到各個艙室搜索一番。你們被盜的錢財不是小數目,就算小偷想藏也不是一樁容易的事情。我們把錢給找到,不就可以找到小偷了嗎?那個時候就可以給各位一個交代了。」

張林浦聽了覺得有理,鬆開了船家管事人的衣領,轉身看著同鄉生員問道:「你們覺得怎麼樣?」

「搜。一定要搜。」眾人滿臉悲憤,高聲說道。錢財雖然是身外之物,但也是救命之物。他們這才剛剛出門呢,身上的全部家財就被小偷偷走。這到了天都喝西北風去嗎?

張林浦看到從艙室裡面出來的李牧羊,問道:「李牧羊,你有沒有被偷?」

「被盜走兩百一十枚金幣。」李牧羊出聲說道。

眾人咋舌,沒想到李牧羊出門讀書竟然帶了這樣大的一筆巨款。

「真的假的?」張林浦不信。

「這次僥倖考了個文試第一,城主大人獎勵了兩千金幣。原本母親是想讓我直接帶一半出來的,免得我在外面受累吃苦。我覺得用不了那麼多,所以就只帶了兩百一。」李牧羊解釋著說道。褲襠里的那一小包是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人知道的,那是他的保命錢。

「」

眾人盯著李牧羊又想,這混蛋憑什麼考帝國第一啊?

樓船管事叫做陳濤,他把船上所有船員以及一二層的住客全部都聚集在甲板之上,然後又組織了一批精裝護衛挨個進入每一個艙室進行搜索。

所有生員都跟在後面做監督,誰也沒辦法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做假。

可惜,讓大家失望的是,所有船艙都搜完了,並沒有大家所期待的看到大堆金幣堆在某個隱蔽角落閃閃發光的畫面。

「一定是小偷把金幣藏起來了」

「沒有錢我們可怎麼辦啊?去了天都難道要等死不成?」

「不行,我們的錢是在船上丟的,船行得賠我們的損失」

張林浦指了指三樓的樓梯口,說道:「陳管事,好像三樓還沒有搜吧?」

陳濤大急,連連擺手說道:「三樓不能搜。三樓是貴重人物,他們不可能偷你們這些學子的微薄錢財。」

張林浦的小心臟又受不了了,指著陳濤大喝,說道:「陳管事,你是什麼意思?樓上是貴重人物,我們就是草根土灰?現在整個一樓二樓包括船員艙全都搜查了,沒有找到小偷和我們丟失的金幣,自然是要到三樓搜檢一番」

「就是,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憑什麼住在三樓的就高人一等?」

「就算三樓有什麼貴重人物,難道那些傭人護衛也比我們貴重?誰能保證他們之中就沒有手腳不幹凈的?」

陳濤仍然拒絕,說道:「這事使不得,這可使不得,再說這事我也做不了主三層被這些貴客包下時我們船行就有過承諾,絕對不會打擾他們的休息。」

「那我們的錢就白偷了?」張林浦滿臉怒氣,說道:「你們船行要是把我們這些生員被盜的所有錢財全部賠付,這三樓我們就不搜了。不然的話,就算是天王老子我們也是要闖上去瞧瞧的」

「對,我們就是要闖上去瞧瞧」群情激憤,紛紛附和著說道。

「嚷嚷什麼?」一個倨傲的聲音從頭頂傳了過來。

披著黑色披風的崔照人在幾名監察司下屬的陪同下,表情不耐地出現在艙口,被人擾亂了一場美夢,著實是一件讓人鬱悶的事情。冷哼著說道:「你們的那幾百個金幣,我們根本就不放在眼裡。再敢隨口誣衊,看我不抽爛你們的嘴巴都給我滾開。」

「你」張林浦還想再硬挺一下,但是看到那些黑衣男人紛紛手按刀柄眼神兇惡一幅隨時準備拔刀傷人的架勢,到了嘴邊的話卻怎麼也說不出來了。

「還是讓我們上去看看吧。」一個清淡的聲音傳了出來。

站在最前頭的張林浦趕緊避開,為的就是向那群黑衣人表明自己不是說話之人。這件事情和自己沒有關係。

人群散開,一直跟在人群後面走過一個又一個艙室神態看起來有些悠然自在的李牧羊就被『眾星拱月』般的推到了崔照人的眼前。

「原來是這個二百五。」大家在心裡想道。

「你是什麼東西?」崔照人嘴角微揚,毫不客氣地說道。

「我是李牧羊。」李牧羊笑呵呵地說道。

「李牧羊又是什麼東西?」

「李牧羊不是東西,是一個活生生的人。」李牧羊一幅笑容可掬的模樣,說道:「江南城主燕伯來是我大伯,城主之子燕相馬是我的生死兄弟燕相馬是江南城最有名的紈大少,可是什麼壞事都能夠做得出來的。所以,還請這位少爺慎重埃」

李牧羊在這裡耍了一個心眼兒。他想,既然這些人全都是從楓林渡上船的,那麼大多數都是江南人。哪個江南人不知道城主燕伯來的威勢?哪個江南人不知道紈燕相馬的大名?

燕伯來剛才趕來為自己送行,樓船之上的這些人應該也都瞧在眼裡。不管他們是什麼人,總要顧忌一些城主府的面子吧?

至於燕相馬既然他經常說自己什麼壞事都能夠做得出來,做為他的生死兄弟知交好友,李牧羊是不吝嗇給他揚名的。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