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七十四章、鐵壁將軍!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1-18 10:02  |  字數:3660字

?

第七十四章、鐵壁將軍!

樓船漸行漸遠,楓林渡口都成了一道暗色的光線,不覺間淚水模糊了雙眼。

李牧羊不喜歡哭泣。

越是在他軟弱的時候,越是在他被人欺負的時候,他越是不會流淚。

別人欺負你,只能夠證明你是個弱者。

但是當你在被欺負的時候流眼淚,那就是骨子太懦弱了。

所以,李牧羊總是咬緊牙關去堅持,去忍耐。

但是,在他看到母親羅琦一邊流眼淚一邊努力地微笑著對他揮手,父親李岩那麼內斂剛硬的漢子也眼眶泛紅難以出聲,李思念拚命地從人群中間跳起來希望李牧羊能夠看到她------

李牧羊就再也忍耐不住了。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離別處。

「牧羊兄,好男兒志在四方,此去天都正是我等鯤鵬展翅之良機,怎麼如此傷心?哭哭啼啼的,倒是有些小女兒姿態了。」一個身穿青色生員服的年輕生員拱了拱手,看著李牧羊說道。

李牧羊用衣袖擦掉眼角的淚水,看著這個男人問道:「我們認識?」

「嘉縣張林浦,我想牧羊兄應當有所耳聞。」嘉縣屬於江南城下屬富縣,張林浦雖然在縣裡考試,但是成績異常優秀。江南是生員大省,張林浦能夠從數千考生中脫穎而出進入西風大學深造,本身就是一件相當耀眼的事情。張林浦在嘉縣的地位正如崔小心在江南城的地位一樣。

所以,他自信滿滿地認為李牧羊一定知道自己是何方人物。

「沒有。」李牧羊乾淨利落地說道。

他以前沒有好好學習,所以不知道各城府州縣的才子佳人。等到他好好學習時,那就真得是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聖賢書了。

「--------」

李牧羊拱了拱手,說道:「我還有點傷心,再回去哭一會兒。你隨意。」

說完,轉身朝著船艙走去。

「此子狂妄。」張林浦指著李牧羊的背影大發雷霆,臉紅脖子粗地吼道:「此子狂妄,根本就不把我等看在眼裡。仗著自己考了個文試第一,仗著有江南城主撐腰,簡直是目中無人-----」

「就是,文試第一又如何?每年都有個文試第一,但是最後有大前程的又有幾人?倒是榜單上面排在後位的反而更加被人看好一些------」

「入閣拜相者有幾人是文試第一?更何況他連西風都沒有進,進了一所勞甚子的星空學院------」

------

在張林浦的率先發難下,眾人紛紛附和,炮轟文試第一李牧羊。

旅途無聊,有點兒事情做總是好的。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再說,他們確實對李牧羊百般不滿啊。他憑什麼考帝國文試第一啊?他憑什麼能夠得到江南城主的親自送行啊?

文試第一又如何?

他們這些人抱團取曖,把李牧羊給排斥在外,到時候他到達天都無同窗揚名,無親友相助。孤身寡人,就是考得再好又能有何出息?

「井底之蛙,安知星空之浩瀚?」一個戲謔的聲音傳了過來。

眾人轉身,看到甲板角落站著一個身穿錦袍的矮胖男子。

他豪不掩飾自己的鄙夷,滿臉臉嘲諷地看著那些正對李牧羊挖苦打擊的眾多學子。

「你是什麼人?你有什麼資格對我們說出這種話?」

「我等都是金榜題名的生員,你又有什麼不凡之處?」

「嘉縣張林浦,本次文試榜第一百七十九名,不知道這位兄台-------考了第幾?」

---------

「我又不是生員。」胖子笑呵呵地說道。「我一讀書就頭暈犯困,實在做不得那個。不過,人各有志嘛-------」

「那你又有什麼大志,說出來讓我們也漲漲見識?」

「不可說。不可說。」錦衣胖子搖頭晃腦地說道。「不過,我對你們攻擊那個李牧羊的行為實在不敢苟同。鐵血殺戮只能成就一方名將,但是那些在星空史上記下濃墨重彩的大人物,哪一個沒有悲天憫人的心腸?遇大善而不喜,遇離別而不哀。你們的良心都被狗吃了?」

「放肆。你是什麼人?有什麼資格評論我們?」

「一無是處的廢物,還有臉和我們談星空史上留名的大人物?」

「等到你比我們強,再到我們面前張狂-------」

---------

胖子笑笑,說道:「難怪那李牧羊不願意搭理你們,大家原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想起來就傷心,都說百年修得同船渡,我修了一百年,就修了你們這群廢物?怎麼著也該給我幾個傾國傾城的大美人讓我邂逅一回才對-------」

胖子說完,也不再搭理這些生員,轉身就朝著船艙走去。

「你別走,把話給我說清楚--------」

「欺人太甚,今天我非要讓你嘗嘗我家傳的迷心拳---------」

「吃我一劍---------」

--------------

樓船三層是貴賓艙,在那些學子們上船之前,整個樓層都已經被神秘人物包下。羅琦為了給兒子拿下一個好房間讓他路上住得舒服一些,一再加碼都沒辦法讓船行鬆口。最後只能拿下一個二層的單間。

整個樓層戒備森嚴,除了樓梯口位置站著兩個身穿黑衣的勁裝大漢把守不讓任何人擅入之外,每一個艙室都有高手守護。

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堪比宮殿帥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