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七十三章、再見江南!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騰地把大碗裡面的酒給飲荊 更有一些聽多了俠怪小說的傢伙甚至學起了那些江湖大盜,喝完酒後大力地把碗給砸在了地上到身邊的同學一個個莫名其妙地看著他時,他才臉色潮紅羞愧不已。 「我自掏腰包讓...

?

第七十三章、再見江南!

「這傻孩子不敢過來」羅琦眼眶濕潤,輕輕嘆息著說道:「從小到大,你們兄妹倆幾乎都沒有分開過。你這次出遠門,怕是一年半載都見不著。她哪裡捨得?」

「我明白。」李牧羊看著小姑娘輕微抖動的肩膀,鼻腔酸嗆,聲音也有些哽咽起來,說道:「不會那麼久,我很快就會回來的。思念不是說過了嘛,我們學校有可以坐人的仙鶴到時候我自己也養一隻鶴,每天都飛回來看你們一趟。在家裡吃完早飯再去學校。」

羅琦在李牧羊的肩膀上打了一記,說道:「胡說。哪能天天回來啊?最關鍵的是保重身體,好好學習,不能讓別人看不起。」

「媽,我會的。」李牧羊鄭重點頭說道。

「登船了登船了。再不登船就要開走了。」身穿短衣的船夫在船板上面大聲喊道。

這艘船是客船,除了少數前往天都的旅人客商,大多數都是像李牧羊這種要遠去天都讀書的學子。

子女遠行,父母親友紛紛趕來送別。

楓林渡口熱鬧非凡,寒暄笑鬧及哭泣聲連成一片。

李牧羊擺了擺手,說道:「爸,媽,你們回去吧。我要登船了。」

「牧羊」羅琦強忍著眼淚不要落下來,鬆開了兒子的手,說道:「你本來應該過更好的生活,是爸媽沒有能力給你。你一定要保護好自己,不要被人欺負了。要是在外面受了委屈就回來,爸媽可以一輩子養著你。」

「媽,你說什麼話呢?」李牧羊笑著說道。「我很慶幸我是你們的兒子,我覺得自己現在就過得挺好的。而且以後會越來越好。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

李牧羊知道自己不走父母就不可能離開,他看了李思念一眼,小丫頭仍然站在原地背對著這邊。

「李思念」李牧羊對著遠處喊道:「我會想你的。」

他對著李思念的背影揮了揮手,轉身朝著船板走去。

「李牧羊」有人大聲喊道,一匹快馬朝著這邊奔來。

岸邊所有人的視線全都被那匹快馬上的人所吸引,一個身穿武士服的年輕男人坐在馬上大聲吆喝著。

「李牧羊,請稍等片刻。」男人打馬徑直衝到李牧羊的面前,從馬背上面跳了上來,對著李牧羊拱了拱手,一臉恭敬說道:「城主大人要來為你送行,此時已經到達石林谷。」

此言一出,全場嘩然。

「城主大人要親自來給李牧羊送行?」

「城主對那個李牧羊也太好了吧?就因為考了個帝國第一,竟然就賞賜了兩千金幣這筆錢夠他用一輩子了吧?」

「那個李牧羊不會是城主的乾兒子吧?說不定是私生子」

李牧羊也是微微詫異,說道:「城主大人日理萬機,實在不用特意跑來一趟。」

不僅僅別人懷疑城主和自己的關係,就是李牧羊自己也都開始懷疑了。

成績公布之後,城主府就命令江南教育司特意送來了兩千金幣的賞格。當時聽到這個消息后整個戶部巷都沸騰了。住在那裡的很多人一輩子都賺不到這麼多錢,但是李牧羊僅僅通過一場考試就得到了這大筆的金錢。難怪人家都說『書中自有』,這不就在李牧羊身上應驗了嘛?

現在城主又要親自趕來送行,實在是讓李牧羊感動不已。我是和你兒子有些交情,但是你這優待的也實在太過份了些吧?

「此言差矣。」一匹棕色大馬朝著這邊奔跑而來。馬背上的是一個身穿褐紅色文士服的中年男人,濃眉大眼,寬臉美須。

一群身穿黑色武士裝腰配長刀的軍士緊隨其後護衛在兩側,馬蹄陣陣,卻整齊劃一。聽起來訓練有素,不是凡兵。

奔馬未停,中年男人就已經從馬背上躍了下來。

他地雙腳踩在地面上,給人一種將大地跺出一個大窟窿的感覺。

「為國家選才是頭等大事。今日眾多考生遠赴天都求學求仕,作為一城之主,燕某理應趕來送行。」中年男人說話的時候故意提高音量,讓岸邊送行的眾人全部都能夠聽見。

「你是江南城主?」李牧羊打量著面前這個身材不高但是卻極具威嚴的男人,聲音怯怯地問道。他還是頭一回和這樣的大人物打交道呢。

而且這個男人身上有一股子讓人望而生威的壓迫感,普通人根本難以和他眼神對視。

「我是燕伯來。」燕伯來笑著說道。他也同樣在打量著李牧羊,高挑俊美,膚色也不像大家說得那麼黑嘛。眼神清澈,和自己對視時不避也不怯。自信坦然,卻又帶有一點點的戒備之心。

「城主大人親自趕來送行,牧羊實在感激不荊」李牧羊深深鞠躬。

其它的學生也紛紛圍攏而來,誰不想找個機會和城主拉上關係埃就算他們現在出去求學,求學歸來不也得找一份好活計不是?諾大江南,還有什麼事情是比在城主大人身邊工作更好一些?

「城主識才愛才,實在是我們江南生員之福埃」

「感謝城主,我等自當勤學苦思,磨礪心性,將來好為城主大人效死力」

「城主,請受學生一拜」

一個送行的動作,幾句簡單地話,就將眾多生員給感動折服。

燕伯來深不可測。

燕伯來豪爽大氣,攙扶起那些叩拜學生,大笑著說道:「你等皆是我江南明珠,是代表我江南形象最優秀的人物。此去天都,正是鯉魚躍龍門之勢。只盼諸位勿忘故鄉,學成歸來和我共建這江南盛城。」

燕伯來大手一招,喝道:「酒來,我要和諸位年輕俊傑共飲一杯。」

自有侍者將準備好的酒水分送到每一個考生手裡,燕伯來也端起一大碗,揚聲說道:「祝各位一路平安,前程萬里。」

燕伯來將碗里的烈酒一飲而盡,其它學生也受其言語和氣勢所感染,每個人都情緒亢奮熱血沸騰地把大碗裡面的酒給飲荊

更有一些聽多了俠怪小說的傢伙甚至學起了那些江湖大盜,喝完酒後大力地把碗給砸在了地上到身邊的同學一個個莫名其妙地看著他時,他才臉色潮紅羞愧不已。

「我自掏腰包讓家人為各位準備了一些筆墨之物,還請各位大才不要嫌棄。」燕伯來擺了擺手,那些士兵便將馬車之上早就好的一套套文房四寶送給那些考生。

「謝城主賞賜。」

「城主實在是厚愛我們」

「城主,三年之後,我必當到城主府報道,任君驅使。」

燕伯來和眾人寒暄幾句,然後將視線放在李牧羊身上,說道:「星空學校非一般學校可比,牧羊應該有所準備吧?」

「準備?」李牧羊一愣,說道:「要準備什麼嗎?」

燕伯來看到李牧羊表情不似作偽,看來確實不知道未知的事情。他哈哈大笑起來,拍拍李牧羊的肩膀說道:「無妨。無妨。也不過就是路難走了一些而已,沒有大礙。既然牧羊能夠考上星空,自然能夠登上山頂那麼,一路平安吧。」

「謝謝城主。」

「你和相馬兄弟相稱,就叫我叔伯吧」

「謝謝叔叔。」李牧羊猶豫了一下,還是順應了他的意思。反正有一個城主伯伯自己也不吃虧。

「好好學習,莫要讓大家失望。」

燕伯來又勉勵了大家幾句,然後躍到馬背,帶領著一群護衛風馳電掣地朝著來時道路奔去。

李牧羊再次和父母告別,當他看向李思念的時候,小丫頭也正向他看過來,發現被李牧羊看穿后,對著他揮了揮小拳頭,然後又迅速轉過身去。

李牧羊笑笑,帶著包裹和燕伯來新送的文房四寶朝著樓船走去。

因為羅琦捨得花錢的緣故,李牧羊在這大船之上有一個二等艙位。

據說最頂層的一等艙位已經提前被人承包了,不然羅琦無論如何也要花錢給兒子拿下一間。

房間不大,但是勝在單人單間。有一張小床,然後有一扇小窗。窗口對著落日湖的方向,可以看到那裡的綠波蕩漾。

李牧羊把行李安排妥當,摸了摸母親縫在內褲裡面的金幣這是羅琦強烈要求的。李牧羊的強烈反對無效。

你能夠想象李牧羊褲襠裡面沉甸甸的叮噹作響的感覺嗎?

幸好羅琦也考慮到走路不便的問題,只縫了一部份進去,其它的被她分成幾小份放在各個極其隱蔽的地方。就連李牧羊自己都擔心會找不到。

收拾結束,李牧羊走向前艙甲板。船即將開了,甲板上面站滿了人對著岸上的親友喊話告別。

李思念終於轉過了身,她和父母站在一起朝著甲板上面張望。

因為沒有看到哥哥李牧羊,所以她的表情看起來有些著急。

「思念,我在這裡」李牧羊站在一個胖子身後,大力地對著李思念揮手。

「哥哥」李思念終於看到了李牧羊,大聲地喊叫著。「我不能保護你了,你要保護好你自己。」

纜繩被解開,樓船開始向湖心遊動。

李牧羊站在甲板上面,看著那漸漸遠離的家人,看著他們鮮活的表情最後變成一個個黑點,有種心臟被人挖去了一角的感覺。

「再見江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