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歷史軍事

逆鱗 第六十五章、智者同行!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星空,定要再接再勵,取得讓世人矚目的成績。」 「謝謝校長教誨。」 「我看你那師兄不是凡人,更像是傳說中的那些修仙人物,或許你的際遇在此也說不定無論是求仕途還是求長生,關鍵在於本心。你想...

?

第六十五章、智者同行!

餘震的次數多了,大家也就懶得跑了。

驚訝的次數多了,大家也就懶得說了。

李牧羊還有什麼大招就一起發出來吧,反正他們就當今天是提前過年了

「我考了第一?」

李牧羊滿臉震驚。別人不相信也就罷了,現在連李牧羊自己都沒辦法相信了。

他的學習時間太短,學習的知識點也非常的有限。幸好腦海里那似曾相識的感覺幫助,不然的話很多大題和難題他根本就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兒。

他只是想要拚命努力一回,他只是想要盡量考好一些,因為只有那樣才有機會去西風大學。

可是,怎麼就成了文試第一了?

李牧羊瞪大眼睛,覺得這個世界相當的荒謬這種事情就像是一個胸大膚白的極品美女跑過來對他說李牧羊你真帥我好喜歡你一樣。

「哥,你真帥,我愛死你了。」李思念撲到李牧羊的懷裡,用腦袋拱著他的胸口說道。「你考了西風第一,你考了帝國第一天啊,你太厲害了。哥,我要回去告訴爸媽,他們一定高興壞了不可」

李思念很高興,比自己考上了西風大學還要高興。

因為她考上西風大學是很正常的,但是李牧羊考了文試第一是很不正常的。有人會奇怪崔小心佔據英雄榜首考上了西風大學嗎?

自己一直以來費盡心思關心照顧拚命維護的哥哥,那個漆黑孱弱總是被人欺負的哥哥,一旦認真起來竟然能夠爆發出這樣的能量,竟然能夠取得這樣耀眼的成績,這實在太讓人驚喜,也實在太過瘋狂。

李牧羊能夠感受到李思念的欣喜,當你取得成績時,那些真正關心你的人比你自己還要更加高興。

李牧羊伸手緊緊地抱著李思念,笑著說道:「我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

「千真萬確。這種事情做不得假。」解無憂看著陷入狂喜狀態的李牧羊和李思念兄妹,笑著說道:「喜報送達,我也要回去交差了。望牧羊師弟準時入校,切莫讓大家久等。」

「謝謝無憂師兄。」李牧羊再次躬身道謝。

「不必客氣。」解無憂擺了擺手。

「小丑。」解無憂伸手一招,那名叫小丑的白鶴便鳴叫一聲衝天而起。

解無憂看了李牧羊一眼,身體便拔地而起,長袍舒展,獵風激蕩,雙腳穩穩地站在鶴背之上。

一人一鶴乘風而去,瞬間便隱沒在白雲深處不見蹤跡。

所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

這代步工具實在是太拉風了,誰不願意做一個騎鶴少年啊?

這到底是什麼學校培養出來的學生啊?難道以後的李牧羊也會和那個解無憂一樣騎鶴下江南?

想到李牧羊以後回家的場景,在場的不少人都滿滿的憧憬和羨慕。

這才是人生啊!

林正因走到了李牧羊的身邊,一臉欣喜地看著他,說道:「恭喜李牧羊同學了。文試第一,這是本校從來都沒有過的榮譽。就是放眼整個江南,也只有十二年前的天才少年杜若甫獲得過這樣的殊榮」

「謝謝校長。」李牧羊笑著說道:「還要感謝學校和諸位老師的栽培。」

趙明珠面露尷尬之色,說道:「雖然我也很想沾一點帝國第一的光輝,但是說起來心裡當真是慚愧不已我來到學校第一天就和牧羊同學產生了一些矛盾,後來也一直對牧羊同學懷有敵意,覺得李牧羊是故意在和老師作對,沒能好好地給予關心和教育。」

「趙老師,事情都過去了。當時也確實是我不對,不過我也不是有意如此,實在是身體太不舒服了。」李牧羊出聲安慰著說道。

「是埃過去的事情都過去了,大家也不都要放在心上。」林正因在中間打著圓常「牧羊同學可願意去我書房坐坐?我還想和你多聊幾句。」

「是我的榮幸。」長者邀請,不敢推遲。李牧羊爽快答應。

林正因看了緊緊抓著李牧羊衣角不肯鬆開的李思念一眼,笑著說道:「小姑娘一起來吧。」

「謝謝校長。」林思念甜美地笑著,說道

「趙老師也一起來。牧羊是你的得意高徒,想必你也想和他多聊幾句。等到牧羊去了星空學院,這樣的機會可就不多見了。」

「謝謝校長。」趙明珠面露喜意。

林正因的書房在學校東北角的獨立小樓裡面,木製結構,古典雅緻,書香味道十足。

林正因邀請幾位客人就座,有侍者及時送來茶水。

「牧羊,嘗嘗我這裡的明前龍井,獅山特產,茶不名貴,但是勝在味道清新。」林正因做了一個邀請的手飾。

「校長請。」李牧羊端起茶杯,細細地品嘗。

李思念也不喝茶,坐在旁邊不停地笑,就像是一個開心地小傻瓜似的。

林正因疑惑地看了李思念一眼,說道:「小姑娘在笑什麼?」

「我很高興。」李思念臉上的笑意更濃。「我沒想到有一天校長會請我哥哥到書房喝茶。」

「人生際遇,變幻莫測。誰也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不過,我堅信,是寶玉終究是會發出璀璨光芒的。」林正因也無比感嘆地說道。原本的一個差等生卻成為帝國文試第一,這個學生的命運將因此發生巨大的變化。他們學校的命運又何償不是如此?

「校長說得對,我哥哥是寶玉。」李思念連連點頭。「石頭再努力也是沒辦法發光的。」

「」

趙明珠看向李牧羊,很是認真地請教,說道:「牧羊,你能給老師講講你的成功秘訣嗎?你的學習方式是什麼樣的?你每天用多長時間來讀書?作息時間如何?有沒有快速提高學習成績的絕招?我是替你的學弟學妹們問的,我希望他們也能夠和你一樣,一鳴驚人,成為整個帝國最耀眼的存在」

這個問題還真是把李牧羊給難住了,每天睡覺算不算是絕招啊?被雷劈了算不是算是秘訣?

「我覺得」李牧羊眼神躲閃,不好意思地說道:「只要永不放棄,就一定會有機會。」

李牧羊突然間想起了崔小心,因為是她第一個對李牧羊說』只要永不放棄,就一定會有機會』。也是她不耐其煩地給李牧羊補習,一個無比簡單地問題翻來覆去的解釋好幾遍。

倘若她知道自己的成績,倘若她知道自己帝國文試第一,她也一定會為自己感到高興吧?

林正因擺了擺手,說道:「因材施教,哪有通用的成才法則?」

「校長說的是,是我太急迫了。」趙明珠點頭附和。

林正因一臉慈祥地看著李牧羊,笑著說道:「牧羊同學獲得帝國第一,這是我們學校近百年來獲得最高的榮譽,也是我林正因這輩子獲得的最高榮譽帝國名校雲集,這第一名實在是太難太難了。幾乎是難以想象的事情。」

「校長,我只是」

林正因擺了擺手,說道:「牧羊無需自謙。我也做過學生,理解其中的酸苦和不易。我雖然不知道星空學院到底是何來歷,但是想必是一所很了不起的學院文試第一的成績才能夠被他們錄取,已經足見其不凡之處。你入了星空,定要再接再勵,取得讓世人矚目的成績。」

「謝謝校長教誨。」

「我看你那師兄不是凡人,更像是傳說中的那些修仙人物,或許你的際遇在此也說不定無論是求仕途還是求長生,關鍵在於本心。你想什麼,便去求什麼。我們自然是支持你的。」

「謝謝校長教誨。」李牧羊只能不停地點頭。

「每年的英雄榜首,學校都會給予重大獎勵。崔小心是今年的榜首,理應獲得大獎。我今天就私自做主,將你的獎勵和崔小心同學的獎勵提到等同位置。等到帝國的文試榜單發到各行首行城府,行首總督和城主府必然也要重獎」

「謝謝」

林正因擺了擺手,示意李牧羊不用再謝。

他看著李牧羊說道:「牧羊,你將成為本校的一枚銘牌,一道難以逾越的里程碑,後來學生定然要向你看齊,每個人都應當力爭帝國第一的榮譽我知道你很快就要去讀書了,不妨趁這個機會給本校的學弟學妹們題一副字,我好讓人刻在學校門口的校訓石上面。這樣大家日日瞻仰,用以磨練激勵自己求知上進。你覺得如何?」

「林校長,我覺得還是不要了吧?」李牧羊趕緊拒絕,說道:「我不太習慣這個。」

「牧羊,此事萬望不要推辭。」林正因一臉嚴肅地說道:「為了我,為了學校,也為了你的學弟學妹們,如何?」

「哥哥,寫吧。」李思念鼓動著說道:「以後我每天到學校都能夠看到你的字,多親切啊?」

「是啊牧羊,這是刻石記功的大事。你為學校爭得如此大的榮譽,理應讓大家知道你的功績。」趙明珠也在旁邊勸慰著說道。

「可是我實在不知道應該寫些什麼。」

「沒關係,慢慢想。」林正因表現的很有耐心,說道:「一邊喝茶一邊想。」

又對著外面喊道:「來人,筆墨伺候。」

李牧羊知道推託不掉了,只好起身說道:「那我就獻醜了。」

「此為萬千學子之福。」林正因說道。

李牧羊走到桌板之前,提筆蘸墨,久久地凝神不語。

眾人圍攏在身邊,滿臉笑意地期待著。

良久,李牧羊終於落筆,在白色萱紙上寫下第一行字:與智者同行!

「好字,好句。」林正因大讚。「字好,字的內容更好。和智慧者同行,必能深受其益,增漲見識,開拓眼界。牧羊識見不凡,可喜可賀埃」

「下句呢?」趙明珠笑著問道。「牧羊,快寫下句。我都有些著急了。」

「沒有下句了。」李牧羊擱下毛筆,搖頭說道。

「怎麼能沒有下句呢?」林正因也急了,說道:「牧羊,有一個驚艷的開端,也要有一個完美的收尾才行埃不然的話,簡直讓人遺憾終身」

「可是校長,我真的沒想到下聯。」

「再想想,再想想,我們不急,不急。」林正因急忙說道,一副你今天不寫出下聯就沒想走出這個門的架勢。

「校長,那我這次真的要獻醜了。」李牧羊硬著頭皮說道。

「不醜,不醜,一點兒也不醜,只有震憾和驚喜。」

「我有預感,這將成為百年名對聯」

「哥,你就寫吧,不要謙虛了」

李牧羊再次提筆,乾淨利落地在巨大萱紙空白處寫了下句:被傻逼否定!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