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六十一章、明辯兼聽!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應有的眼神嗎?你聽到他和妹妹說的話嗎?兄慈妹賢,遇到危險和有可能到來的責罰時拚命地想把對方推出去這種對親人如此呵護照顧的人,人品又能夠差到哪裡去?」 「倒是你,輕易拿父母長輩的健康安危起誓,動...

?

第六十一章、明辯兼聽!

真理是個不知廉恥的妓#女,總是站在人多勢眾或者財大氣粗的那一方。

或許你也有這樣的感受,很多時候不是誰說的話有道理誰就是正確的,而是說話人的語氣大說話人的身份重地位高才是正確的。

李思念天真爛漫,孩子心性。美麗、聰明,性子也有些驕縱。總以為同學之間打打鬧鬧你欺負我一場我再欺負你一場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這不就是校園嗎?這不就是青春嗎?

別人欺負了她最愛的哥哥,所以她就要替自己的哥哥欺負回來。因為她擔心自己的哥哥沒有自保能力,擔心自己的哥哥心裡憋屈。

最簡單也最單純地想法。

可是,她卻低估了人心之邪惡,低估了世道之危險。

當她還在用孩子們的手法在和人玩復仇者遊戲的時候,那些即將走入名門高校的學長們已經在用另外一種更加成熟也更加兇殘的方式逼迫她成長。

他們以自己的影響力來操縱輿論,形成一股摧枯拉朽讓人難以抗衡的言語風暴。

三人成虎,在這人人都言李牧羊是差等生的時刻,李牧羊出手打人的嫌疑也就越來越真實確定起來。

這樣一來,處於風暴中心的李牧羊又當如何自解?處於輿論壓力的林正因校長又將做出怎樣的判決?

李牧羊其實不想解釋。落榜了就是落榜了,解釋一千句一萬句仍然會被那些看不起你的人看不起。

他現在的身體越來越好,學習能力越來越強。他只需要再補習一年,好好地努力拚搏一年。帝國名校,何處不能去得?

至於和崔小心的那個約定,雖然他很放在心上,但是崔小心在離開江南的時候已經提前向他毀約那件事情反而是無關緊要的了。因為就算是輕輕想起也只是徒增煩惱惹來一陣心臟抽搐而已。

李牧羊想要更加從容一些,更加鎮定一些。

贏要贏得光彩,輸也要輸得漂亮。

正如他瀟洒地揮手對崔小心說『不要擔心,我就算到了西風也不會追你的隘那樣。

可是,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他們這是做什麼?他們這是要將自己毀滅。

毀掉自己的名聲,毀掉自己的形象,毀掉自己的前程。

看到李思念哭喊著想要拉他離開,想要讓他脫離這場風暴的可憐小臉,李牧羊心中的戾氣洶湧狂沖,一股熱血直達腦際。

那戾氣在身體裡面流竄,那熱血在血管裡面沸騰。

它們衝擊著李牧羊的肉體,衝擊著李牧羊的神經,它們想要掀開他的頭頂天靈蓋,或許那樣才能夠輕鬆自由呼吸一口新鮮空氣。

心底有一股子毀滅一切的慾望,他不知道那種感覺從何而來,但是他卻沒辦法將其撲滅。

手背上的那塊鱗片漆黑如墨,但是他的眼睛卻再一次被紅雲包裹。

他將李思念擋在身後,然後迎向將他們團團圍攏的人群。

「大家快跑,他又要打人了」吳漫出聲喝道。他實在是被打跑了。後退想跑,但是身後人潮太多,根本就退無可退。

「你們看他眼睛都急紅了,這種人一看就很兇狠」

「李牧羊,你想幹什麼?」張晨大聲喊道:「你還想對校長動手不成?」

張晨這麼一『提醒』,林正因身邊的護衛們立即醒悟過來。

這傢伙竟然還敢傷害校長?他們立即沖向正大步向他們走來的李牧羊。

兩個護衛一左一右地抓住李牧羊的胳膊,李牧羊根本就不管不顧,身體大步前行的時候,雙手用力一拉,兩人的身體就摔飛了出去。

更多的護衛撲了過來,還有一些自恃身手不錯的學生也想在校長面前表現一番前來幫忙。

「讓他過來。」林正因挺直腰背站在那裡,厲聲喝道。

「校長,你可不能讓他近身」張晨擋在校長前面,擔憂地說道:「我和他同學多年,這個人什麼事情都能夠做出來。」

「讓開。」林正因偏偏不信這個邪。他眼神凌厲地盯著李牧羊,沉聲喝道:「李牧羊,你到底想要幹什麼?你還是不是這所學校的學生?你還要不要復讀?還要不要高考?還要不要以後的前程?」

李牧羊腳步停頓,眼裡的紅雲散去,黑色地瞳孔仿若一汪寒潭緊緊地盯著林正因。

「一次失敗並不可怕,可怕地是你因此氣俀一蹶不振,甚至妒忌怪罪他人。成大將者,誰沒刀鋒入骨?成大事者,誰不經歷磨難?」

「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我一次又一次地給你們講這句話,還把這句話奉為學校校訓你是不是從來都沒有讀過?從來都沒有好好深思它裡面蘊涵的深意?」

「校長,別和這種人多說廢話,他根本就聽不進去」張晨『友善』地提醒著,希望林正因速戰速決做出一個判斷。

林正因掃了張晨一眼,表情嚴厲地說道:「他和你有何怨何仇,你要如此毀他?」

張晨大驚,急忙解釋著說道:「校長,我沒有要毀他我和他雖然有一些小小的仇怨,但是我說的每一句話都是事實。你也看到了,作弊的事情是大家說的,不是我一個人說的。」

「人有眼,不僅僅是讓你看,而是讓你明辯是非。人有耳,不僅僅是讓你聽,同樣讓你兼聽側明。你看到他的眼睛了嗎?他的眼睛里充滿了悲憤,這是一個拿磚塊拍人的差等生應有的眼神嗎?你聽到他和妹妹說的話嗎?兄慈妹賢,遇到危險和有可能到來的責罰時拚命地想把對方推出去這種對親人如此呵護照顧的人,人品又能夠差到哪裡去?」

「倒是你,輕易拿父母長輩的健康安危起誓,動輒以父母高堂不得善終這樣的毒誓來迷惑於人,反而讓人心生懼意。父母尚且不尊不愛,對待外人又該是何其的涼薄寡淡?」

「可是校長」

「剛剛聽到你們說他人品敗壞出手打人的時候,我也信以為真。但是仔細看來,發現事情越來越是可疑。你們眾口一詞,想要掀起風潮,形成風暴,讓李牧羊有口難言,辯無可辯話越說越清,理越辯越明。你們想要堵住他的嘴,堵住那個小姑娘的嘴,證明你們心中有虛,說話有鬼。這樣的小伎倆,你們用來欺負一群孩子還行,難道連我也想蒙蔽?」

「校長,你誤會了,我們根本就沒有想要欺負他,我們只是只是說了一些實話。」張晨心裡發虛。這個老傢伙怎麼不按常理出牌呢?

林正因掃視全場學生,抬起手腕衣袖橫掃,額頭青筋直跳,大聲喝道:「《國語》所言:吾聞之,唯厚德者能受多福,無福而服者眾,必自傷也。你們這些人小小年紀,心性便如此歹毒,德性何在?何以載物?你們在學校學習多年,禮、儀、廉、恥,這四個字你們可曾學到了其中一個?」

「還有你們,你們你們以為你們一句話不說,只是旁觀看熱鬧就可以心安理得了?見善而不思齊,見惡而不阻攔,你們也同樣是兇手,是他們這些儈子手的幫凶。」

「」

全場寂靜無聲,落針可聞。

張晨吳漫等人臉色脹#紅,眼睛躲閃。更多的學生卻羞愧難當,不敢和林正因眼神對視。

「這是我的罪過。」林正因看向李牧羊,雙手作揖對其深深鞠躬,嘶聲說道:「俗話說,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我身為他們半個老師,一校之長,卻沒能夠把他們教育好。讓他們做出這等沒有良心,不知廉恥地事情,是我這個校長沒有做好,是我這個校長無能此番事了,我就向教育部門辭去校長一職。以示對自己的懲戒。」

「校長,這不關你的事」有人驚呼出聲。

「校長,我要作證。」趙明珠從人群後面擠了過來,因為跑得太急而顯得氣喘吁吁。

趙明珠站在校長的身邊,看著對面的李牧羊說道:「曾經我也對他心存偏見,在他取得了好成績之後懷疑他是靠作弊行為獲得學校里之所以有他考試作弊的傳聞,也是因為我的懷疑武斷所導致的。所以,我要當眾向李牧羊道歉。」

「經過我的後期考證,李牧羊當時考試沒有作弊。他確實是依靠自己的努力獲得那樣的成績。知不足而奮進,雖然他此番沒有出現在英雄榜單上面,但他仍然是我心目中的好學生。」

趙明珠一臉真摯地看著李牧羊,說道:「李牧羊同學,倘若你願意繼續留在我的班級,我必當全力以赴助你明年登上英雄榜。」

是的,是這樣的。

這就是自己想要的認同,這就是自己想要的尊重。

這是他為之努力而苦苦不得的正視,不是特別優待,也不是特別的關懷,像是看其它學生那樣的看待自己。

李牧羊心中的戾氣盡失,熱血卻仍然沸騰。

他的拳頭鬆開又握緊,握緊又鬆開。

鼻腔酸嗆,有種想要飆淚的衝動。

「謝謝老師。」李牧羊深深地鞠躬,低下了他一直高昂的頭顱。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