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十章、天不饒之!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1-18 10:02  |  字數:4059字

?

第六十章、天不饒之!

有人得意,有人失意。

一張普通地紅綢榜單,在它出現的一瞬間簡單粗暴地將那些原本在同一所學校生活學習的學生分隔成兩種人生。

吳漫正在和小夥伴們慶祝自己考上大學的時候,無意間看到了淚流滿面地李思念和一臉笑意細心勸慰的李牧羊,他愣了一下,瞬間便明白了什麼情況。

李牧羊落榜了!

李牧羊根本就沒有資格上英雄榜!

吳漫實在是太高興了,他指著李牧羊對自己身邊的小夥伴們說道:「你們看看,你們看看,我們好心提醒他,讓他不要往前面擠,最好躲在家裡不要出門結果呢?他自己不識趣,非要厚著臉皮衝到最前面。前面是看得清楚一些,但是落榜了打擊是不是也重一些?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竟然動手打人結果呢?現在被我們說中了吧?真是活該落榜。」

「吳漫哥,我們一會兒要到哪裡慶祝呢?桂花坊如何?今天我請客」

「桂花坊不如狀元巷從今天開始,咱們都是名校生了,那就是上古時期的狀元是慶祝的話,自然是要找一個應景的地方。今天晚上狀元巷,吃的喝的全算我的」

李思念原本就滿腔怒火,哭得傷心。聽到他們的話更是暴跳如雷,握著拳頭就要衝過去,厲聲喝道:「你罵誰是狗呢?你才是狗,你們全家都是狗,你們這些狗東西」

李牧羊一把拉住李思念,笑著說道:「走吧,我們回去。爸媽還在家裡等著呢,回去晚了他們擔心。」

「哥,他們罵你」李思念氣憤不過,仍然衝過去想要動手。

「我知道。」李牧羊點了點頭,說道:「所以我剛才打破了他的鼻子。」

「這些混蛋」李思念銀牙緊咬,惡狠狠地盯著吳漫等人,說道:「別再讓我看到你們,見一次我打一次。」

「哈哈哈,李思念,你放心吧,除了你那個廢物哥哥,沒有人再會讓你見到我們很快就要離開江南,去別的行省讀書。只有你那個廢物哥哥死守著江南不肯離開,也離開不了」

李思念眼睛血紅,伸手從英雄台的台階上面摳出一塊磚頭,就要朝著吳漫的腦袋拍過去。

吳漫趕緊逃跑,他可是領教過李思念的厲害。

李思念哪肯罷休,看到吳漫想跑,抓起手裡的磚頭就朝著吳漫的腦袋丟了過去。

「啊」吳漫一聲慘叫,然後捂著腦袋撲倒在地上。

他的腦袋被磚頭給砸了個正著,後腦勺破出一個口子,黑色的頭髮迅速被鮮血染紅。

「救命啊,殺人了救命啊」吳漫狀若豬嚎,趴在地上大喊大叫。

這邊動靜鬧大,自然驚動了其它的學生和還沒有走遠的校長林正因。

「快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林正因眉頭微皺,對著守護在身邊的護衛們喊道。

學校每年張貼英雄榜都是即神聖又喜慶的日子,還從來沒有發生過在英雄台前打架鬥毆的事情。

校長有令,護衛們莫敢不從。他們分開人群,把趴在地上哭叫的吳漫給圍攏在中間。

林正因快步走來,踢了一腳地上的吳漫,神態威嚴地喝道:「英雄台前,哭哭啼啼地成何體統?給我起來說話。」

護衛們把吳漫給架了起來,出聲說道:「校長問話,趕緊回答。」

吳漫的腦袋流血,鼻孔裡面塞得布條消失不見,鼻子也開始流血。

前面流血,後面也流血,讓人看起來簡直是慘不忍睹。

「校長」吳漫指著李牧羊,說道:「他用磚頭拍我腦袋」

吳漫倒也聰明,知道李思念是一個女孩子,就算把罪責算到她頭上,學校也不會把她怎麼樣的。更何況這個女孩子長得好看,學習也好,聽說年級裡面的一些老師把她當寶貝一樣地捧著。遇到這樣的事情,學校能夠為自己做主?

所以,他索性把罪狀全都推到李牧羊的頭上。

李牧羊不是想要重新補習一年再考嗎?對不起了,我今天就把你的後路給堵上。回去種地賣烤地瓜吧,一輩子窩在田地里抬不起頭來。這才是你應有的人生。

林正因地視線轉移到了李牧羊的臉上,沉聲問道:「你用磚頭拍他?」

「校長,他們冤枉我哥。」李思念小臉通紅,指著吳漫說道:「用磚頭拍你的人是我,你瞎了啊?」

「校長,他們都可以替我做證。」吳漫指著身邊的朋友們說道。

「對,我親眼所見,就是他拿板磚拍吳漫」

「因為落榜,所以心生妒忌」

「校長,這樣的落榜生還是不是學校的學生?這樣的學生就可以無法無天,什麼事情都可以做出來嗎?」

吳漫一隻手捂著鼻子,另外一隻手捂著腦袋。

後來自己也察覺這個姿勢太滑稽,就只用一隻手捂著鼻子,後面的傷口任由其血水縱橫。

「校長,你要替我做主啊我的鼻子是他打的,我的腦袋也是被他打的」吳漫哭喊著說道。

「放肆。」林正因怒了,眼神凜冽地盯著李牧羊,說道:「你以為高考過後,我就治不了你了?就算你這次落榜,難道你以後就不準備考了?信不信我一份通告下去,剝奪你永遠考試的資格」

「校長,不是我哥打的,是我打的是我」李思念的眼眶再次紅了。她難過的不行,怎麼這些人總是欺負自己的哥哥,總是和自己的哥哥過不去啊?

為什麼?難道僅僅是因為哥哥膚色漆黑?因為哥哥身體孱弱?因為哥哥沒有力氣反抗?所以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