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逆鱗 第五十九章、不見英雄!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於是所有人便都後退一步,滿臉警惕地盯著隨時都有可能動手的李思念。 「大家有話好好說」一個傢伙說道。 「就是,怎麼能隨隨便便就動手打人呢?」另外一個傢伙補充。 「太粗魯了,這裡可...

?

第五十九章、不見英雄!

「吳漫大哥,話可不能這麼說說不定李牧羊當真上了英雄榜呢?對不對?」

「就是,那個時候李牧羊一飛衝天可就亮瞎了我們的眼睛」

「喂喂,你們怎麼能這麼欺負李牧羊同學呢?你讓他上英雄榜,那不是比母豬上樹還要困難嗎?李牧羊,你別聽他們的,我是相信你一定上不了榜的」

李思念擋在李牧羊的身前,惡狠狠地盯著吳漫,說道:「混蛋,你是不是又想挨揍了?」

吳漫還真是有些害怕李思念,上次他們欺負了李牧羊之後,在下學回家的路上,李思念把他們一群男生給攔截下來。他們歡天喜地得意洋洋囂張跋扈有種小白兔主動投懷送抱跳到大灰狼嘴邊的狂喜感覺。

結果一群大灰狼被一隻小白兔給揍得鼻青臉腫,他們好些時日不敢出現在李牧羊的面前。

「李思念,我可告訴你,這裡是學校,你要是敢動手動腳的話,學校是不會放過你的」吳漫盯著李思念說道。

他又將視線放在李牧羊的臉上,說道:「李牧羊,你要一輩子都靠個女人保護嗎?」

李思念又想伸手打人,被李牧羊給攔截住了。

李牧羊看著吳漫,說道:「她是我的妹妹,她維護我是理所當然的。」

吳漫哈哈大笑起來,說道:「李牧羊,這麼不要臉的話你也能夠說得出來?」

「她被人欺負的時候,我也會做同樣的事情。」李牧羊看了李思念一眼,笑著說道。李思念回以一個嬌滴滴地微笑。

「這句話更好笑。李牧羊,你連你自己都保護不了,還怎麼有資格說要保護別人?」吳漫一臉鄙夷地說道。

「我現在變得很厲害了。」李牧羊一臉認真地說道。

「白痴。」吳漫覺得自己看到了一個瘋子。哪有人會說自己變得很厲害的?「你有本事打我一拳試試?」

砰!

李牧羊一拳打在吳漫的鼻子上。

鼻樑發出脆響聲音,滿臉鮮血直流。

吳漫傻了,吳漫身邊的朋友也全都傻了。

他們沒想到李牧羊當真敢動手,要知道,上次他們把他按在地上當羊騎的時候他也沒有任何反抗

「李牧羊」吳漫終於反應過來,他伸手捂著鼻子,手指縫隙間鮮血淋漓,怒聲喝道:「你敢打我?」

李牧羊聳聳肩膀,看著吳漫說道:「是你讓我打的」

「我讓你打你就打?」

「雖然你欺負過我,但我也不能太不給你面子。」

「兄弟們,給我揍他」

李思念搶先一步,讓自己的身體擋在李牧羊前面,喝道:「誰敢動手?」

於是所有人便都後退一步,滿臉警惕地盯著隨時都有可能動手的李思念。

「大家有話好好說」一個傢伙說道。

「就是,怎麼能隨隨便便就動手打人呢?」另外一個傢伙補充。

「太粗魯了,這裡可是學校門口,有辱斯文」第三個傢伙很是鄙夷這種動手行為。

「白痴。」李思念冷冷地笑著。

正在這時,人群突然間變得喧囂起來。

只見在學校護衛的保護下,學校校長林正因正大步朝著英雄台走去。

所有人都知道,這是要開始張英雄榜了。

「我知道你們都很期待,我和你們一樣期待。你們不僅僅是自己的驕傲,也是我的驕傲,是學校的驕傲。」校長林正恩站在高台之上大聲喊道:「我由衷地希望每個考生都能夠學有所成,金榜題名。」

現場氛圍更加熱鬧,無數的考生以及考生家長鼓掌叫好,神情亢奮地等待著榜單公布。

林正恩揮了揮手,喊道:「張榜。」

十幾米長的巨型紅綢被人展開,然後朝著那面黑色大牆上面掛去。

等到英雄榜固定,所有人都朝著榜單上的頂端看去。

排在首位的就是西風大學的錄取學生名單:崔小心,李浩明,張碧。

崔小心一直是學校裡面的優等生,在年級考試中從來就沒有獲得過除了年級第一名之外的成績。雄霸榜單多年,幾處無人可以撼動。

看到崔小心的名字高居榜首,李牧羊由衷地為她高興。

雖然所有人都知道她應該在這樣的位置,雖然她也不只一次地說自己一定會去西風大學可是,英雄榜將這一切給定格下來,也仍然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李浩明一直是年級的第二名,他能夠被西風大學錄取也在大家的意料之中。

張碧這個名字看起來有些陌生,不過李牧羊知道是一個相當斯文低調的小女生,以前考試成績從來沒有進入過年級前十。她取得這樣的成績有點兒黑馬性質,應該是考試的時候臨場發揮極佳所以才一鳴驚人。

「天啊,我考上了西風我考上了西風」

「啊,我在江南大學」

「我在石嶺學院」

吳漫的雙眼放光,在英雄榜單上面尋找自己的名字。

當他在名單的中間部份找到自己的名字時,顧不得鼻子正在流血,揮舞著手臂大喊大叫起來:「我考上了東南學院,我考上了東林學院」

東南大學也算是一所不錯的學院,看來吳漫在高考中發揮得也相當不錯。

周圍的人此起彼伏地尖叫,為自己考上了理想中的名校而高興。也有人哭喊出聲,為自己的此次落榜而傷心。

李牧羊的眼睛一直盯著榜首,他想要去西風大學,但是西風大學的招錄名單上面沒有他的名字。

也就是說,他去不了天都,他去不了西風大學。

李牧羊的眼神煥散,臉色也越發的蒼白。

「要失約了。」李牧羊喃喃說道。。

「哥,你別著急」李思念滿臉急色,一邊安慰著李牧羊,一邊飛快地在巨大的榜單上面尋找李牧羊的名字。「沒關係的,就算去不了西風大學,也可以去其它的學校埃你那麼努力,一定會考上一所很不錯的學校的,一樣可以去天都,一樣可以去找小心姐姐」

李牧羊輕輕搖頭,笑著說道:「算了,這樣的結果我也想到過」

李牧羊知道自己不能傷心,因為他如果傷心的話,那些真正在乎自己的人會更傷心。李思念會更傷心,他的父母也會更傷心。

他用手指頭揉了揉鼻子,做出一幅很不在意的模樣,笑著說道:「這次沒考上也沒關係,反正我現在有了學習能力,大不了再考一年你不是說過嗎?我最好複習一年,明年和你一起考西風。好不好?」

「好。」李思念眼眶紅了,眼淚大顆大顆地流敞出來。她知道哥哥雖然嘴上這麼說,心裡一定難過得不行。

他總是這樣,從小到大就是這樣,他總是擔心自己會因為家裡人的負擔,他很不願意成為家裡人的麻煩。

他被同學欺負了,從來不在家裡提起一聲。

他被人打得頭破血流,也只是說是自己不小心撞到牆角。

他覺得自己生下來就是一個累贅,所以他儘可能的想讓家人少為自己擔心。

他為了考上西風那麼拚命那麼努力,結果卻仍然鎩羽而歸。

更糟糕的是,李思念找遍了整個英雄榜單,竟然都沒有發現李牧羊的名字。

也就是說,李牧羊沒有被帝國任何一所名校錄齲

英雄榜上,不見英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